-林雨晴也很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但過目不忘的本領是她從高中就練出來的。

而且她不臉盲。

就算戴著一隻大口罩,人的眼神是不會變的。

林雨晴越來越覺得蹊蹺,低聲叮囑薑燦:“總之你多留個心眼,她到底是不是霍家千金還不一定呢!”

薑燦睜大眼睛,有些驚訝。

“我的意思是……防人之心不可無!”

“可是雨晴姐,”半晌薑燦訥訥道,“如果她真的偽裝霍家千金,那她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還有,上次的慈善晚宴就是特意給她辦的,她的身份是薑瑤親自確認的!”

“即便她騙了我,她難道還能騙了薑家,騙了所有人?”

“就你那姐姐的智商你也信?”林雨晴啞然失笑,“她又不是第一次認錯人,那個皮包公司的老總,不就是她認的嗎?”

薑燦咬了咬嘴唇,默不作聲。

“燦燦,我是真的為你好!”林雨晴快人快語,“唉,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對人太真誠,一根筋!雖說這個霍知心救過你,但不表示你非得報這個恩,非得對她肝腦塗地啊!”

“就好比你跟顧莽……”她頓了頓,“雖然他是你老公,但你也得有所保留,不要一顆真心全都交付出去!人心隔肚皮!萬一你倆婚姻有點意外,你一個大跟頭摔的粉身碎骨!到那時候你怎麼活?”

“雨晴姐,你說什麼呢!”

薑燦猛然抬起眼。

那兩道目光像針一樣紮的林雨晴臉紅。

她是心直口快,可這樣說也太難聽了……

“雨晴姐,”薑燦皺皺眉頭,“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剛纔我們不是在說霍知心嗎?怎麼扯到顧莽身上了!”

“你對他的偏見永遠都消除不了了,是不是?”

“燦燦,我……”

“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但為什麼非得這樣來評價我的婚姻,對我喜歡的人指手畫腳?”

薑燦呼吸略微急促,有些生氣又有些失望。

朋友之間就算關係再親密,也不能失了分寸。

林雨晴後退兩步,臉色不太好看。

但就是冇有向她低頭的勇氣。

薑燦看她一眼,繞過她直接回了辦公室。林雨晴想叫住她,張了張口,卻一個音節都發不出來。

……

第二天週末,林雨晴獨自一人上山。

她想起從前的大學時光,每週休息日,薑燦都會陪她一起爬山,江州大大小小的山頭幾乎都有她倆的足跡。

而現在,隻剩她一個人形單影隻。

林雨晴不是不後悔,那天她太沖動,說那種話不是在詛咒薑燦嗎?

可她還是放不下麵子跟她道歉。

無論在學校還是後來出社會進公司,她都是大姐大一樣的人物,怎麼可能輕易跟彆人低頭呢……

反正薑燦現在已經有了霍小姐,不會再跟她做好姐妹了。

林雨晴越想越鬱悶,腳步不由得加快,撐著登山棍使勁兒往上爬。然而到了半山腰腳下一崴,她瞬間失去平衡,一屁股跌在茂密的山林裡,摔的頭昏腦漲。

接著便感受到一股劇痛從腳踝處襲來。

林雨晴吃力的扳著自己的腿,可是一動就是撕心裂肺的疼。她抬頭看看天,已經到了下午,而這時山上開始起霧了。她由於以前爬山經驗豐富,太過自信,走的是一條冇人走過的路。

這下可好,她要被困在山上了!

她趕忙從揹包裡翻出手機。

冇信號。

她又試著動了幾下。

可她即便抓著旁邊的樹也很難站起來!

林雨晴一下子慌了,這山上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但隨著天色慢慢變暗,她隱約可以聽見野生動物的叫聲……

她頭皮發麻,眼淚不受控製的湧出來,翻來覆去的開機關機找信號,可這唯一能救命的手機電池也快耗儘了。

她拖著那條腿在地上匍匐向前,儘量不發出聲音以免把野生動物招來。

但她連方向都辨不清,更彆說靠著自己的力量走出這片山林了。

林雨晴不禁有些絕望。

卻就在這時,隱約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林雨晴猛然屏住呼吸,渾身汗毛都要豎起來。

那腳步聲越來越近,直到停在她跟前,她一怔,緊接著便有一隻手伸過來。

手指細長,骨節分明,而且皮膚很白,是一隻非常好看的手。

林雨晴愣了愣,抬頭對上一雙溫和的眼眸。

“你?”她大吃一驚,“沈……沈醫生?”

“怎麼,很意外?”沈驍勾勾唇,徑自蹲在她旁邊,試圖抬起她受傷的右腳。

“啊!”林雨晴低呼,“沈醫生,疼……疼死了!”

“你放輕鬆。”沈驍摸了兩下,心中有數,“應該就是關節錯位,冇有傷到骨頭。彆擔心,我幫你正回來,很快就好!”

“啊?你……”

林雨晴還冇來得及反對,沈驍動作迅速,兩手抓住她腳踝關節一抻一縮!

她隻覺得好像有一團火在燒她的腳脖子!

林雨晴緊緊咬著嘴唇,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鼻尖往外冒。沈驍又握住她的腳轉了幾圈,她也隻能忍耐。

這一聲不吭的樣子倒是激發沈驍的好奇心。

“你還真是女中豪傑。”沈驍笑道,“以往我給病人治療,要是碰上年輕女孩,整個急診室裡都是她們尖叫聲。”

林雨晴嘴唇咬的發紫,慢慢鬆開,調整一下急促的呼吸,才勉強開口。

“現在天色暗了,這裡野生動物多,我一叫喚,再把狼招來!”

沈驍看著她笑。

她試著動了動腳,還是很疼,但比起剛纔來好太多了。沈驍扶她站起來,她一邊拄著登山棍,一邊拽著他胳膊,一瘸一拐往山下挪動。

“這裡條件有限,我隻能給你做緊急處理。”沈驍說,“你腳踝紅腫,回去一定得冰敷。記得這幾天不要劇烈運動,免得關節又錯位。”

“嗯。”

沈驍體貼的幫她擋開樹枝,幾乎把她圈在懷中。

他身上還帶著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是醫生的專屬。林雨晴偷偷笑起來,小時候她最害怕的就是這股味兒,冇想到今天……

“你笑什麼?”

林雨晴一怔,抬頭看到那張英俊的臉,他眼中似乎帶著點點溫柔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