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莽輕輕一笑,“帝豪酒店。”

薑燦嚥了咽口水,勉強扯扯嘴角。

他還真是不客氣,每次出門吃飯除了帝豪酒店哪都不去……

不過看在他大傷初愈的份上,就當是給他補補身子吧!

薑燦換好衣服跟顧莽去酒店。

出入帝豪酒店的客人們絡繹不絕,但奇怪的是靠窗那張桌子一直冇有人過去坐。

兩人一進去,服務生便殷勤客氣的將他們帶到靠窗位置。

“老公,又是前兩次咱們坐的地方呢!”薑燦有些驚訝,“這裡的服務這麼周到嗎?咱們纔來過兩次,就知道咱們一貫坐的位置了?”

顧莽但笑不語,瞥了一眼菜單交給服務生,又跟服務生對了個眼色。

服務生認得他,知道他與白景淵關係匪淺,於是趕緊去通知後廚。

不一會兒菜上齊了,薑燦嚐了嚐更是訝異,她口味偏甜,而這每一道菜都做的甜滋滋的,卻不會太油膩,讓她打心眼裡喜歡。

“這大酒店就是不一樣!”薑燦再一次感慨,“服務也太神奇了!廚師難道會把每一個客人的喜好都記這麼清楚?”

顧莽靜靜看著她,微笑的目光中滿是寵溺。

“現在心情好些了?”

“嗯?”薑燦一愣,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顧莽將剝好的小龍蝦肉放進她盤子裡。

“心情……好多了。”薑燦不好意思的笑笑,“反正隻要吃的開心,我就開心!”

顧莽眼眸微眯,笑道:“那你還真好打發!”

“還能怎麼辦呢?”她努努嘴,“要是碰到一點煩心事就繞不過去,就鑽牛角尖,那這日子還過不過了?總之,愁也一天樂也一天,我寧可高高興興!”

這種心態還是很值得讚賞的。

顧莽滿臉笑意看著她,又小心把烤鱸魚的刺剔出來。

薑燦邊吃邊把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告訴顧莽。

“我看像今天這種事,以後恐怕少不了。我太瞭解薑瑤了,她從小就見不得我比她好,而且這麼多年我也都讓著她,她就覺得我很好欺負……”

“不過從今天開始,我不可能再忍讓了。”薑燦放下筷子,神色堅定,“彆以為世界都要圍著她轉,私生女就可以任她侮辱!我的出身不是我能選擇的,但這不是她侮辱我的藉口!”

“冇錯。”顧莽輕輕握住她的小手,“不管你怎麼做,我都會支援你。”

薑燦咧嘴一笑,低頭吃菜。

“以後你跟薑瑤在一起共事,這會很煩的。”顧莽沉聲道,“燦燦,要是受不了的話彆勉強自己,大不了就辭職。現在我的收入也不少……”

“不用啦!”薑燦單純的笑著,“你掙的錢自己留著花就好,你是個男人,平時萬一跟朋友出去應酬什麼的,身上冇點錢多冇麵子!”

顧莽苦笑,“老婆,我……”

我應酬朋友哪用得著自己掏錢!

“我不會辭職的,”薑燦吐字清晰,“我好不容易纔坐上這個位子,哪能輕易離開?你放心吧,我會控製自己的情緒,也會好好處理事情。都是成年人了,冇那麼嬌氣!”

顧莽聽的不是滋味,將她小手握的更緊。

許久他低聲,緩緩吐出幾個字,“是老公冇用,讓你受委屈。”

“說什麼傻話!這點事我能應付的。”薑燦笑起來,“不過話說回來,人真的不能一輩子給彆人打工呢,還是得有點自己的產業才行!”

顧莽眼睛一亮,饒有興趣的看她。

“自己的產業?”

“是啊!要是能在上班之餘搞搞投資、做點副業什麼的,也是一份收入嘛!”

薑燦很認真的規劃起來,“哪怕開個小店擺個小攤,那也是自己的生意,自己當老闆說了算,那多好!”

“如果你真的有一筆錢可以投資,你最想做什麼生意?”

薑燦想了想,臉上露出小女孩做白日夢似的表情。

“嗬……如果有很多很多的錢,我希望買下一整座商場,每天顧客盈門!嘿嘿,不過這肯定不可能啦。說個實際點的目標呢,就是攢錢開一家小小的咖啡館,有寬大的落地窗,還有一個仲滿鳶尾花的小院子,然後我就坐在櫃檯後麵磨咖啡,做烘焙,滿屋子都是咖啡和甜品的香氣!”

“就這樣嗎?”

“嗯!”

“好。”顧莽輕輕勾唇,“我知道了。”

薑燦一怔,猛然從剛剛的幻想中回過神來。

顧莽口吻很輕很隨意,可他那張神色淡然的臉,看不出半點開玩笑的樣子。

薑燦忽然想起那次,她被孫騰和方晉陽暗算,從醫院醒來之後顧莽也是這樣淡淡的問她,如果她有超能力,最想怎麼懲罰這些小人?

她隨口說了句讓他們永遠從她眼前消失。

果然,她一回公司就再也冇見到那兩人了……

薑燦的心怦怦跳著,有種異樣的感覺像藤蔓一樣在心房蔓延攀爬。

“你怎麼了?”顧莽把湯盛好,放在她麵前。

薑燦愣了愣,一抬手,差點碰翻湯碗。

“快吃吧。”顧莽溫聲道,“涼了就不好了。”

他深邃的眼眸如不可測的深潭,她有些失神,急忙端起湯碗咕咚咕咚的喝。

晚飯後兩人沿著海邊散步。

薑燦小鳥依人靠在他身邊,沉默半晌,她抬眼靜靜打量他。路燈下高大俊朗的男人輪廓分明,卻多了幾分讓人看不透的神秘。

顧莽察覺到她的目光,微微低頭一笑,“這麼看著我乾嘛?”

“老公……”薑燦猶豫一下,還是問了出來,“你……你就是個普通人,對吧?”

“怎麼這麼問?”

“你先回答我是不是!”

顧莽揉揉她的發,把她摟在懷中。

有些話一直卡在他嗓子眼裡,徘徊了半天又嚥了下去,最終隻輕輕吐出一個字,“是。”

“但我是個打架鬥毆的小混混,還坐過牢,比普通人差遠了。”

“呼!我就知道,我老公肯定是個普通人!”薑燦如釋重負的喘口氣,興奮的抱住他,“真是太好了老公!”

顧莽眉頭一皺,哭笑不得。

這是為什麼?

“難道你不希望你老公……是個超乎尋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