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微微一怔。

那人?

她順著林雨晴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不遠處看到蘇辰的側臉!

雖然場內光線昏暗,但還是不難認出那就是他。

“怎麼,”林雨晴莫名道,“難道蘇總也是你老公的……拳迷?”

薑燦輕輕咬了咬嘴唇。

聯想起蘇辰前些日子總是打聽顧莽的反常舉動,薑燦越發覺得他出現在這裡,十分詭異。

難不成他以前真的跟顧莽結過什麼梁子?

這是拳擊比賽現場,拳手受傷是很常見的事,若是他想在這裡動動手腳,豈不是非常容易?

薑燦越想越不放心。

但現在場上已經人山人海,還有幾分鐘比賽就開始了,她又對這裡的路不熟悉,冇法去後台給顧莽報個信兒……

她猶豫一下,還是拿出手機,去外麵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撥通沈驍的電話。

……

比賽進行的如火如荼。

前幾個回合打的很順利,那人雖然也曾蟬聯過冠軍,但根本不是顧莽對手。顧莽越戰越勇,場上氣氛愈加熱烈,觀眾席上尖叫聲不斷,很多人舞動手中旗幟為拳台上的人加油助威。

顧莽如鋼鐵猛獸,光是凶悍的眼神便能把對手擊退。

幾記漂亮的勾拳動作乾脆利落,直中要害!

這一回合下來對手靠在鐵籠邊喘著粗氣,看他的眼神已然有了幾分膽怯。裁判喊了暫停,雙方稍作調整,就在這時顧莽往台下看去,卻冇找到那抹嬌小的身影。

他皺皺眉。

在後台的時候他分明看見薑燦坐在那裡的!

他的心忽然像空了一塊。

然而當鈴聲響起,他繼續麵無表情的投入比賽。餘光還是不甘心的往觀眾席上瞥,卻在此刻,蘇辰的身影猛然映入他眼簾!

他神情一滯,眸底閃過狠厲的光!

這個蘇辰怎麼又跟來了?他是怎麼知道他今天有比賽的?

而他跟過來的目的又是什麼?

一連串的問題盤旋在顧莽腦海中,電光火石之間,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剛纔那幾個回合不應該表現的那麼紮眼!蘇辰即便不是霍展鶴的人,也極有可能是跟他作對的,他更不可以讓蘇辰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

冇錯,他是顧莽……

不是霍知行!

他站在拳台上微微發愣,對手已經出拳,而他並冇有敏捷的躲開。

他故意僵在了原地,那一拳重重擊在他眉骨,頓時皮開肉綻,鮮血四濺!

“呼——”

觀眾席發出一陣噓聲,那些剛纔還興奮著加油的人此刻呆呆看著賽場。

“這是怎麼回事?他是睡著了嗎?”

“之前幾個回合不是好好的?”

“看來這人實力也就這麼點了!嗨,真冇勁!”

人群中的蘇辰也擰緊眉頭,疑惑的看著場上。

剩下的大半程比賽,倒是對手越發勇猛了,顧莽就像夢遊,被打的絲毫冇有還手之力,隻是雙手抱頭不停的防禦著。

“蘇總,這……這根本就不像霍三爺!”蘇辰身邊的人輕嗤,“霍三爺哪會這麼慫?”

“是啊,我看這小子前幾個回合打得好,說不定是吃了違禁藥品!現在藥勁兒過了,他就膿包了!”

蘇辰眼中的懷疑如同一片黑雲越來越重。

白景淵和葉琛為顧莽捏著一把汗,尤其白景淵急的要跳腳,不停問葉琛:“三哥這是怎麼了!”

葉琛將他按在座位上,環視四周,隱約看到蘇辰的身影。

“噓!”他示意白景淵安靜,“三哥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彆嚷!”

“難不成就是因為薑燦冇看著他?”

話音剛落,現場又是一陣刺耳的驚叫聲。顧莽半跪在地上,一隻手捂著左下方肋骨的位置,汗水混著血水從額頭上緩緩滴落。

“顧莽……”

卻在這時,薑燦快步回到場內,看到這一幕目瞪口呆!

她嚇壞了。

在她眼中顧莽一直是戰神一樣的存在,她從冇見過他被人打的頭破血流的樣子!

薑燦眼淚頃刻間湧上來,心急如焚。她往拳台方向衝過去,靠近的時候被安保人員攔了下來。

她焦急的呼喊聲湮冇在人群中……

薑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捱到比賽結束的,她越來越不敢往拳台上看,直到裁判哨聲響起,勝負有了判定,她才第一時間衝出人群往後台瘋跑。

“薑燦,你彆擔心!”沈驍及時趕到,“以我對顧莽的瞭解,他身體底子好,這點傷還不至於把他怎樣!”

“沈醫生,拜托你……”薑燦臉色蒼白,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我真的很害怕……”

“冇事冇事!你先帶我去後台!”

與此同時,蘇辰也帶著兩人往後麵走。

“蘇總,這還有必要嗎?”

“一定要去!”蘇辰陰沉著臉,“梁大夫,你帶工具了冇有?”

“工具倒是帶了,隻是……”

“趁這個可以接近他的機會,一定要從他身上弄到能做DNA檢測的東西!”

梁大夫眉頭輕蹙,但還是微微點頭。

蘇辰始終不相信那真的是顧莽。

儘管霍展鶴一再說明霍知行在英國,儘管拳台上那個人表現的懦弱慫包,跟霍知行相差千裡。

但他就是不信這個邪。

幾人步履匆匆往後台趕,卻在更衣室門口碰到了薑燦和沈驍。

“蘇總?”薑燦心裡咯噔一聲,但表麵還是淡然自若,“您怎麼來了?”

蘇辰嘴角抽動兩下,很不自然的笑笑。

“我……我以前說過,對拳擊運動挺感興趣的,正巧這裡有比賽就買票進來看了。嗬……冇想到這場比賽的選手竟然是顧先生!”

“嗯。”薑燦輕輕點頭,正要進去,卻被蘇辰一把攔住。

“薑小姐,顧先生好像傷的不輕。正巧我這位朋友是醫生,不如讓他給顧先生瞧瞧?”

“不必了。”薑燦淡淡拒絕,繼而挑眉看他,“蘇總您看比賽還要帶個醫生?”

蘇辰尷尬,一時接不上話。

“我老公不喜歡讓外人接近他。”薑燦輕笑,“巧了,我身邊這位也是醫生,而且是我跟我老公的朋友,有他在就夠了。”

“薑小姐……”

“謝謝蘇總的好意。”薑燦攔在門前,“隻是我老公真的不需要,蘇總請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