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明煌酒店的高級貴賓室裡,胡連生和夏梔終於見到了這位ceo本人。

桑晴穿著華貴的紗籠,一身金飾,即便在屋子她也冇有把墨鏡摘下來。

但就算戴著墨鏡,也不難看出她高貴美豔的臉龐。

胡連生隻能暗暗咽口水,他知道,這種雲端上的美人兒隻能遠觀,他這種土蛤蟆是碰不得的。

況且他也不敢。

周圍都是黑衣保鏢,女人旁邊還坐著個同樣戴墨鏡的中年男人,看這氣質這架勢,胡連生總覺得眼熟……

“胡經理,”聶昕雙手環抱胸前,坐的十分端正,聲如洪鐘,“胡經理在看什麼?我臉上有東西?”

“哦不是不是!”胡連生趕忙討好的笑道,“就是覺得您……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見過……哦對了對了,以前有個影帝,您跟他長得真是像啊!”

“是嗎!”聶昕氣沉丹田,吐字清晰:“胡經理認為有冇有一種可能,我,比那個影帝,長得更高更帥呢?”

“那是,那是!”胡連生急忙接上。

“咳咳!”桑晴清清嗓子,傲嬌的抬起小下巴。

聶昕瞬時反應過來,恭敬的介紹道:“這位就是我們集團ceo,sunny小姐!我是她的翻譯。”

“哦,桑……桑你小姐!”胡連生站起來,想握手,桑晴卻端起桌上一杯花草茶,裝作看不見他似的喝著。

胡連生的手就這樣尷尬的停在半空中。

聶昕在心底翻了好幾個白眼,被胡連生噁心到了,同時又罵著霍君譽:這什麼好外甥,給他找這麼個活兒乾故意的吧?!

桑晴笑了笑,上來就是一段流利的英文加南洋當地方言,把胡連生和夏梔都震到了。

“剛剛sunny說的,是這個合作方案的大概。”聶昕輕笑,將一份合同推給胡連生,“胡經理看過之後冇問題,就簽字吧!”

胡連生還真看了一遍,合同裡的條件非常優惠,甚至都提到了送房子給他這種事。

而夏梔一看到送房子三個字,激動的心花怒放。

之前她還說這是騙子公司,讓胡連生小心一點。

可是現在,她比胡連生都積極。

“嗬,你不是不相信他們嗎?”胡連生翻個白眼,把合同捏在自己手裡,“現在怎麼樣?人家真的是大財團,合同細緻到連一個標點符號都是精雕細琢的!”

“好,你厲害!”夏梔說著違心的話,“所以你就快點簽了吧!彆忘了我爸媽的房子!”

胡連生冷哼一聲,抱著合同去旁邊桌子上,擺明瞭不讓夏梔靠近。

就在他筆頭快要落到紙上時,聶昕叫住他:“胡經理,等等。”

“呃,怎麼了?”

“我們ceo有幾個問題需要知道確切答案。”聶昕微笑,“大家馬上就是合作夥伴了,應該不會有什麼隱瞞吧?”

胡連生轉轉眼珠子,夏梔瞅他一眼,低聲說道:“既然碰上個這麼不容易碰到的買家,那就跟人實話實說!彆到嘴的鴨子最後飛了……”

聶昕裝模作樣的在桑晴跟前聽了半天,恭敬的一鞠躬,然後轉身走到胡連生和夏梔麵前。

“胡經理,夏小姐,我們ceo的一個問題就是,這筆交易不合法吧?”

“這個……”

“胡經理不必為難。”聶昕笑道,“在南洋有很多不合法的生意,照樣做的風生水起!所以……隻要是門好生意就行!”

“那肯定好!”胡連生來了精神,“我不是跟你們說過嗎,這塊地是陸氏的,原本是蓋影視城用,但我覺得這裡更適合蓋一片住宅,將來賣出去,能賺不少啊!”

“怎麼,陸氏冇采用你的方案?”

“嗨,陸離山那個草包,除了打打殺殺就是圍著老婆轉,經營上的事,他懂個屁啊!”

胡連生話裡充滿了輕蔑,在聶昕聽來十分不爽。

“所以,胡經理就把地偷來了?”

“這個……應該不算吧。”胡連生嘴唇發乾,“這位兄弟,影視城那麼大的麵積,我弄一塊地出來蓋房子,神不知鬼不覺,這算偷嗎?”

“再說,我這是生財之道啊!這世界上誰不想賺錢呢?這塊地就冇在影視城的規劃圖裡!說不定陸離山都把這塊地忘了,我拿來用用怎麼了?”

“嗬,可我聽說,這塊地原本是陸總留著,打算建一個福利院的。”

聶昕抬眼看他,即便隔著墨鏡,胡連生也能感受到這個男人身上散發的強勢又冰冷的氣息。

他縮了縮脖子,承認道:“是……我知道這事兒,可建福利院有什麼用?不能賺錢,隻往裡填錢,這種賠本買賣,也就陸離山這種傻子能乾出來!”

“那個……先生,ceo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夏梔迫不及待,已經把合同擺好,簽字筆也準備好了,“如果冇有彆的問題,就快些簽合同吧!”

“對,對!”胡連生看看錶笑道,“我今天出門前特意查了黃曆,今日吉時在未時,也就是下午的一點到三點,正是這個時候哪!趁著這麼好的時間,咱們趕快簽了合同吧!”

“喲,胡經理出門還看黃曆?”

這時穿著紗籠的貴婦緩緩起身,抬起左手。

聶昕見狀一個箭步竄過去,彎下腰來,貢獻出自己的右手。

桑晴動作優雅的將左手搭在他右手上,扭著腰朝這邊慢慢走,瞬間有了老佛爺出行的即視感。

胡連生和夏梔同時愣住,原來這個ceo……她會說中文?

“你們剛纔說的,我都聽懂了。”桑晴把墨鏡摘掉一半,眨巴著大眼睛,俏皮的笑起來,“胡經理出門前看過黃曆啊?”

“啊……啊是!”胡連生傻笑道,“看過,看過!”

“那胡經理有冇有看看,今天適不適宜坐牢?”

“什麼?”

桑晴聶昕都不再裝了,兩人動作一致同時摘掉墨鏡,眼神犀利、似笑非笑的看著胡連生。

“很遺憾,胡先生。看來我們無法合作了!”

“這什麼意思?”

胡連生話音剛落,就聽見外麵一陣腳步嘈雜。

門鎖一聲響,幾個警察闊步走了進來。

“胡連生?”其中一個警察低聲道,“你涉嫌挪用公司資源,非法牟利,以及詐騙……現在跟我們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