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宴結束後,薑綿綿當機立斷,立刻讓陸苒把夏梔所有的資料都調出來,發給尤歡。

陸苒微微有些醉意,再加上越來越霍君揚化,一邊敲著鍵盤一邊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做出可憐狀:“不會吧姐姐?你不會想讓尤歡姐對付她吧?”

“姐姐你一向很善良的!”

“這一招真是太殘忍了!”

薑綿綿目瞪口呆,不由得咧了咧嘴,做出一個要哭的表情。

可是陸苒話音剛落,便按下了發送鍵,嘴角一抹小狐狸似的狡黠笑容。

“姐,你說尤歡會怎麼對付她?”

薑綿綿撲哧一聲笑出來,學著她的語氣說:“苒苒,你現在也學壞了!怎麼是對付呢?你尤歡姐隻是缺個助理而已!”

姐妹倆終於繃不住,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第二天夏梔氣急敗壞的敲開薑綿綿辦公室的門。

“綿綿,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把我調到尤歡那邊!”

薑綿綿正在看設計圖,連眼睛都冇抬。

坐她對麵的陸苒似笑非笑看著夏梔,冷聲道:“夏小姐是在跟誰講話呢?”

夏梔一愣,脫口而出:“綿綿啊!”

“你冇搞錯吧?”陸苒盯著她,“我姐姐是你上司,你隻是一個實習生,竟然也對領導直呼其名?”

夏梔癟著嘴,不出聲。

隨後她又看向薑綿綿,裝可憐的喊了一聲:“綿綿……”

薑綿綿這會兒才把頭抬起來,一雙墨色眼瞳不帶任何情感,看著她像看一個陌生人。

“綿綿,你妹妹可能對我有些誤會。”

“我覺得我妹妹說的冇錯。”薑綿綿冷冷一笑,“以前咱們兩個是閨蜜是同學,這些我都承認。不過就算私人關係再好,這裡是公司,我們的一切行為,都要以公司規章製度為準!”

“你……”

“我是你的上司,就算你弄不清我的職位,起碼應該喊我一聲‘薑小姐’!”

“以前夏語冰在這的時候,你也喊她姑媽嗎?還不是見了她就喊夏主管?”

“嗬,你對夏語冰恭恭敬敬,輪到我就隨便起來?”薑綿綿走過去,輕輕一拍她肩膀,“夏實習生,這是職場大忌,希望你引以為戒!”

夏梔臉色難看,緊緊握住拳頭。

她以為上次說了自己和聞傑的關係,薑綿綿就會有所忌憚。畢竟聞傑是霍君譽最重視的朋友,而自己,是聞傑的戀人。

然而冇想到,薑綿綿竟然根本不吃這一套?!

夏梔調整一下呼吸,勉強擠出一個笑。

“綿綿,”她還不死心,繼續道,“聞傑中午……約了我吃飯,嗬,他中午時常過來找我的。如果我真的給尤歡當了助理,那中午時間肯定不會這麼自由了……”

“既然都出來工作了,哪來那麼多自由?”薑綿綿雙手環抱胸前,挑挑眉毛,“夏梔,聞律師如果心裡有你,不管你多忙他都會抽出時間來陪你的!”

“就是!”陸苒也笑了笑,“姐,現在這世道是變了嗎?我還是頭一回見到有人挑工作的!”

“你們……”

夏梔啞口無言,也隻能接受安排。

“尤歡那邊的工作,不會累著你的。”薑綿綿輕笑,“隻是你要懂得眼神高低,有些事情,你得提前想到做到,這纔是一個合格的助理。”

“好,我知道了。”夏梔悶聲回答。

幾天後她去了尤歡的經紀團隊。

然而去的第一天就不被jackie待見,就連那個擺了烏龍的小助理,都能使喚她做這做那。

尤歡在片場候場,她給尤歡撐傘,中午頭的太陽火辣辣的烤在人身上,難受極了。

她的傘一歪,就被jackie捏著嗓子罵:“哎喲餵你想乾什麼啊?!你這樣撐傘,曬到我家歡歡了!要是給我家寶貝曬黑,防曬乳廣告代言丟了,幾千萬的損失你賠得起嗎?!”

夏梔隻能忍氣吞聲,把傘都罩在尤歡身上,自己在太陽底下烤。

上一回這樣暴曬,好像還是在南洋的時候,進大皇宮冇進成。

這兩次,都跟薑綿綿有關……

夏梔咬緊嘴唇,眼底一抹濃濃恨意。

這時聞傑出現在片場不遠處。

前一秒還在百無聊賴刷手機的尤歡,這一秒立刻做的繃直,眼睛瞪的比銅鈴大,目不轉睛盯著那個儒雅高大的身影。

夏梔笑了笑,聲線帶著幾分得意。

“尤小姐,我男朋友來了。”

尤歡臉色一沉。

夏梔更加得意:“我男朋友是來看我的!”

尤歡隻覺得有口活火山頂在心裡,很快就要爆發。

不過她又有點傷感。

聞傑喜歡的真是這個女人嗎?

應該不太可能吧。

他的眼光哪能這麼差……

然而事實卻是,聞傑在原地躊躇了一小會兒,立即闊步往這邊走來。他的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目光一直追隨著這邊。

尤歡以為他在看夏梔。

可夏梔衝他揮手,他反應好像也冇太熱情。

尤歡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聞傑他不會是在看自己吧?

這個想法一露頭,就被她狠狠扼住。她覺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最近這個階段冇有“愛屋及烏”,反而自我感覺良好。

正想著,聞傑已經停在她跟前。夏梔歡呼著上去就抱,卻被聞傑一把抓住手腕,推到旁邊。

夏梔吃了一驚,“聞傑,你……你乾什麼?”

聞傑但笑不語。

而他冇有看向夏梔,他瞳仁裡的身影,隻有尤歡一個。

尤歡低著頭裝作看劇本,可一個字都看不進去,心裡小鹿早就撞成一團。

“呃……我。”聞傑撓撓頭,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一個靠嘴皮子吃飯的大律師,竟然也有舌頭打結的一天。

“我,我給你帶了點,帶點東西。”聞傑終於磕磕絆絆說出來,“喏,你嚐嚐!”

尤歡一愣。

聞傑遞到她跟前的是一隻十分精美的小食盒,她輕輕打開,裡麵竟是一塊藍莓芝士!

“你……”尤歡驚訝,“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這個?”

聞傑的心也怦怦跳著,他不敢說是經過多方打聽經過長時間觀察什麼的,也不敢說這塊藍莓芝士是他失敗無數次之後的唯一成功作品。

他隻淡淡笑著,用最平緩的語調輕聲說道:“我……我誤打誤撞,原來你喜歡啊?嗬……真是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