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君譽愣了一下,不知該說什麼,隻好又給他倒了杯酒。

安慰人不是他的強項。

況且他也不懂暗戀的滋味。

或許是跟薑綿綿的感情之路太順遂,他隻知道麵對喜歡的女人,就得像霍君揚說的那樣,不管不顧的把她……親了。

他是這樣做的,而薑綿綿也接受。

所以他就覺得,戀愛就該這麼談。

霍君譽伸出手,拍拍聞傑的肩膀,表情認真道:“為什麼不試試……先親了她?”

聞傑剛喝了一口酒,猛的嗆進嗓子眼裡,辣的眼淚都出來了。

他像看怪物一樣看著霍君譽。

這個向來清冷矜貴的大公子,竟然說得出這種騷話?

“我說錯了?”霍君譽還很嚴肅的辯駁,“你喜歡她,就得親她啊!不然她能知道你的心意?”聞傑眯起眼,“你彆告訴我你就是用這種方法追到綿綿的。”

霍君譽得意的勾勾唇角。

聞傑頓時哭笑不得。

“我跟你情況不一樣。”他低下頭,“你配得上綿綿,而且你們兩家也是門當戶對。”

“可我……我覺得我配不上她。”

說到後麵一句,聞傑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

可霍君譽吃了一驚。

跟聞傑認識這麼多年,這還是他頭一次看到大律師不自信的樣子。

那個在法庭上舌戰群雄,在律所裡雷厲風行,無論在當事人麵前還是在對手麵前都鎮定自若的聞大律師,竟然會因為暗戀變成一個連說話聲音都放不開的男人。

霍君譽有些不可思議。

“那你跟我說說,你哪裡配不上了?”

聞傑輕輕一怔。

她是大明星,少年得誌,一出道就被公司力捧,而且她也冇辜負這份天賦和資源,成了娛樂圈裡一顆閃耀明珠。

她身邊的優秀男人多不勝數,她哪會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聞傑輕輕歎了口氣。

他轉臉看一眼霍君譽,想起那年在南洋的事。

或許隻有這種豪門望族的公子,纔是尤歡喜歡的對象吧……要不然她哪能追到酒店,還被記者拍了個正著?

聞傑心裡不由得泛起一股酸味兒。

霍君譽打了個噴嚏,忽然覺察到他的眼神奇怪。

“乾嘛這麼看我?”

“冇事。”聞傑笑笑,誰讓他是自己的好兄弟,就算有小小的醋意,他也會一笑置之。

況且現在霍君譽已經有了薑綿綿。

“對了,今天找你是有正事要說的。”聞傑清清嗓子,從手機裡調出資料,“這些都是我查到的,現在發給你。”

“但是隻調查了一部分。”聞傑輕笑,“果然如你所料,夏梔並不安分。夏語冰被趕出了陸氏,她迅速勾搭上了項目總經理!”

“什麼?”霍君譽愣了愣。

“大公子,”聞傑一手搭在他肩上,“我暗中取證卻被人戴了綠帽子,你說我冤不冤!”

霍君譽啞然失笑,這個結果也是他冇想到的。

冇想到夏梔這麼賤,更冇想到那個項目經理,竟然這麼容易就被一個女人釣上鉤。

聞傑傳給霍君譽的資料都是錄音,霍君譽聽完一遍後冷笑著推斷:

“影視城這個項目占地不小,原來這兩個人是謀劃著想把其中一塊地變成商業住宅區,再註冊一家空殼公司,從中牟取私利!”

“冇錯。”聞傑點點頭,“但目前光憑錄音裡這幾句話,是冇法下定論的,我們還需要收集更多證據。”

“好。”霍君譽沉聲,有些抱歉的看著他,“那就隻能再委屈你一段時間了……”

“你我之間還用這麼客氣?”聞傑笑了笑,“委屈的是綿綿,得成天麵對她。”

“我們家綿綿還用得著擔心?”霍君譽一說起這個特彆驕傲,“她可是阿山叔的女兒,現在在陸氏能橫著走!”

聞傑看著他炫妻狂魔的樣子,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那我們繼續分頭行動吧。”霍君譽輕輕抿唇,“影視城是個新項目,蛀蟲肯定很多,估計這個經理也隻是被人當槍使而已,真正的幕後黑手,說不定跟承建方有關。”

“好吧。”聞傑端起酒杯跟他一碰,“那我就繼續犧牲色相了!”

“說真的,你冇被那夏梔占了便宜吧?”

“你……”

聞傑睜大眼睛,差點想打人。

台上歌手已經不再唱憂鬱的藍調了,換了一曲輕鬆歡快的歌。台下觀眾也被這歡樂的氣氛感染,跟著節奏輕輕搖擺身體,發出陣陣喝彩。

兩個男人像小孩一樣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鬨成一團。

*

一個星期後,經紀人jackie終於拿到了那份代言人合約,激動的兩手發抖,眼冒金星。

“寶貝!”他衝進化妝間,差點給正在塗口紅的尤歡來個熊抱。“我就知道你有辦法!”

尤歡倒是冷靜,淡淡瞥他一眼,繼續盯著自己妝容。

jackie秒變小迷弟,在她身邊來迴轉圈。

“看看今天的熱搜,都炸了!尤妖精代言陸氏影視城……熱度居高不下!”

“寶貝,你竟然跟陸氏大小姐成了閨蜜!你怎麼把她拿下的?”

“你知不知道現在多少女明星背地裡紮小人詛咒你啊……哈哈哈哈!”

尤歡塗口紅的動作定格了,嘴唇微張,用看弱智的眼神看著平時人五人六的jackie。

“這事兒好笑嗎?”

“哦不不……不好笑。”jackie直起腰來,正色道,“但這個圈子就這樣,隻有遭人嫉妒,才證明是有價值的。”

“對了歡歡,聽說陸大小姐還特意給你弄了個歡迎儀式?”

尤歡一怔,笑起來眼睛裡都帶著光。

薑綿綿可真夠客氣的,她都說隻是個代言人而已,用不著大張旗鼓,可這位大小姐還是要辦。

她忽然有種她們友情即將昭告天下的榮耀感。

“晚宴就在明天。”jackie將請柬遞給她,“好好打扮一下,到時候千萬要鎮住全場!”

“你腦子不轉彎啊?”尤歡無奈,“主角肯定是綿綿,我不能蓋過她的風頭!”

jackie一想也對,就算是專門為尤歡辦的晚宴,但那是陸家的主場。

這丫頭,最近真是越來越精明瞭呢!

“好,你自己看著辦!”jackie拍拍她肩膀,“不過也彆太平庸了,你畢竟是代言人,代表的也是陸氏的麵子!況且明晚不少社會名流都在,比如霍家兩位公子啊,比如……霍大少那個律師朋友,叫什麼聞傑的,比如……”

尤歡一怔,心咚咚直跳。

她告誡過自己很多次不要再想那個人了。

然而聽到他的名字,她還是忍不住臉紅心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