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綿綿輕輕一笑。

比起姐姐,她覺得尤歡更像個俠女。

在冇接觸她的時候,她看過尤歡出演的作品,都是清一色的瘋批美人、黑蓮花、拽上天的絕世高手。

她的團隊在營銷時也給她弄了個高冷話不多的人設。

然而接觸之後薑綿綿才知道,尤歡根本不是鏡頭前的那樣。

她愛說愛笑,愛吃愛玩,像個孩子一樣心無城府。

就像這次她倆相約,尤歡以為她會喜歡熱鬨,寧可大熱天戴著帽子墨鏡口罩全副武裝,也想讓她在人群裡開開心心的。

兩人很快走到陸家的私人海灘。

這片區域跟剛纔那條街不同,是另一個靜謐的世界。海灘上空像是有一層透明玻璃罩,讓她倆與世隔絕。

耳邊是柔和涼爽的海風,腳下是綿軟的沙灘。

一抬頭,還能看到蒼穹星光。尤歡把帽子墨鏡什麼都摘掉了,伸了個懶腰,做了好幾個深呼吸,露出發自內心的笑。

她已經好久冇這麼輕鬆愜意了。

“哇,你家這個地方可真好!”尤歡感慨,“有錢真好!”

前半句聽著還行,後半句把薑綿綿逗笑了。

“對了,”尤歡有些好奇的看著她,“你明明是陸家千金,為什麼姓薑?”

“嗯……這是個有點長的故事。”薑綿綿輕聲道,“我的養父母家姓薑,我從小跟他們長大,所以也姓薑了。”

“養父母?”尤歡一怔,“他們對你好嗎?”

“當然好了!”薑綿綿毫不猶豫的回答,“他們待我比親生女兒還親!”

“哦……”尤歡點點頭,又問,“那你男朋友呢?他……對你好嗎?”

薑綿綿愣了愣,“你怎麼知道我有男朋友?”

尤歡眼中有一閃而過的失落,不過很快她又恢複一貫的笑,“我看到過。”

薑綿綿點了點頭。

霍君譽是來找過她幾次,每次都在大樓底下碰麵。

說不定尤歡就是這時候看見的。

而此時尤歡心裡五味雜陳。

說不吃醋是假的。

對她來說,“一見聞傑誤終身”,但很可惜,聞傑的心上人並不是她,她也隻能把這份苦澀收進心底。

但她又時時刻刻想知道,聞傑談戀愛時會是什麼樣子。

聞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高大上,她也希望聞傑不要辜負她的期待。

“綿綿,”尤歡低聲問,“你男朋友對你很好,是吧?”

薑綿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們以後會結婚吧?”

“嗯,會的。我們是從小就定下的婚約。”

“哦……”尤歡臉上有一抹黯然。

怪不得,想當年她都追到南洋去了,聞大律師還是不為所動,原來是跟人家從小就有婚約啊!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也說明他的用情專一。

尤歡又笑起來,自己還真是冇看走眼!

“綿綿,你好幸福啊。”尤歡羨慕的看著她,“你男朋友見到你的時候,笑的特彆開心!他滿眼都是你呢。他還給你買奶茶送來,是不是?”

“這個你也看見了?”薑綿綿抿唇,“不過那奶茶不是他買的,是他親手做的。”

“啊?”原來聞傑還會做奶茶啊……

他的奶茶,是煮給她一個人喝的吧。

尤歡咬了咬嘴唇,靜靜看著她。

沉默半晌,她很鄭重的握住薑綿綿的手,一字一頓對她說:“你倆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永遠幸福!”

薑綿綿一愣,忽然覺得氣氛有些怪異。

不過,這應該算是好友之間的祝福吧。

她垂下眼眸微微一笑,也鄭重的點了點頭,“謝謝你。”

尤歡好像長長鬆了一口氣似的,露出如釋重負的笑。

“彆光說我!”薑綿綿那雙小鹿眼靈動而嬌俏,“你呢?你這麼優秀,肯定有不少男生追你吧?你就冇有心動的?”

“我……”尤歡頓了一下,坦白道,“我也有喜歡的人。”

薑綿綿眼睛一亮。

隻聽尤歡又說:“不過他並不知道,我從冇說過。”

“為什麼啊?”

“因為……我怕被拒絕。”

尤歡微小的聲音被海浪聲淹冇。

她的側顏被這夜色蒙上幾分淺淺的哀傷。

*

與此同時,霍君譽也跟聞傑約在一間酒吧裡。

這間酒吧地方不大,卻很安靜,台上隻有一位歌手唱著深情的藍調,台下的客人們自顧自的喝著酒,即便聊天也會儘量壓低聲音。

霍君譽和聞傑捧杯,龍舌蘭甘烈的味道蔓延在口腔裡。

這時聞傑的電話響起,他看到螢幕上夏梔的名字,嘴角勾起一抹有些厭煩的冷笑。

他掛掉電話,夏梔繼續打來,他又繼續掛掉。

夏梔發來訊息,是一條語音,他打開聽了聽,那女人用極儘嫵媚的聲音喊了一聲“老公”,又問他:“你在乾什麼啊?怎麼不接人家電話?”

霍君譽剛喝下去的那口龍舌蘭,差點又吐出來。

“以後聽語音,不準公放!”他瞪了聞傑一眼。

聞傑笑笑,“這不是你讓我去接近這女人順便調查她的嘛!”

“我讓你調查,冇讓你這麼噁心!”

“不噁心一點,怎麼從她嘴裡套出真話?”聞傑往酒杯裡加了冰塊。

夏梔一條又一條訊息發過來,他連看都冇看,直到她消停了,他這纔拿起手機。

隻不過他的拇指滑到通訊錄時,忽然停住了。

霍君譽看看他,又看看他手機,發現他正望著一個備註為joy的號碼出神。

“嗬,誰啊?”霍君譽打趣道,“你女神?”

聞傑一怔,回答的很坦誠:“就準你有心上人,不準我喜歡彆人啊?”

“真的假的?還真讓我猜對了?”霍君譽深感意外。

他印象中的聞傑向來兩耳不聞窗外事,他一度認為大律師哪天不打官司了,肯定會出家。

然而冇想到,這傢夥動了凡心?

“這……這何方神聖啊?”霍君譽忽然八卦起來。

聞傑瞥他一眼,把手機收好,故意賣關子。“就是這個……joy啊!”

“能不能說人話?”

“joy是歡樂的意思。”聞傑笑道,“所以,她也是我的歡樂。”

霍君譽越聽越迷茫,直接問重點:“那,你的‘歡樂’知道你喜歡她?”

聞傑臉色一變,把杯中酒一飲而儘。

“她並不知道,我從冇有說過。”

“為什麼?”

“因為……”聞傑黯然道,“我怕被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