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雨晴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還冇進門卻聽見客廳裡傳來熱鬨的歡笑聲。

她站在門口望了一會兒。

原來孩子們都在家。

霍君譽和霍君揚一趟一趟從廚房端盤子出來,素姨和幾個傭人麵露難色,想上前攔卻又不好攔。

再往廚房裡看看,裡麵已經成了“重災區”,一看就知道曾經戰況激烈。

薑綿綿和陸苒笑的特彆開心,一桌子菜都是出自兩位少爺之手,隻不過賣相有點慘。

兩人還強行解釋:“看上去雖然不好看,但味道絕對是南波萬(no.1)!”

林雨晴站在門口,一下子笑出聲來。

“敢情兩位公子懾於老媽的威力,不敢再在家裡禍害廚房,所以跑到我這來了?”

四個孩子同時一愣,目光轉向門口。

霍君譽和霍君揚不好意思的笑笑,趕忙把雨晴阿姨迎進來。

薑綿綿挎著她胳膊坐下,遞給她筷子,讓她也嚐嚐兩個男生的手藝。

“嗯……”林雨晴故作嚴肅,抬眼看他倆,“這算是提前孝敬丈母孃嗎?”

霍君譽一愣,誰知搶答機會又被霍君揚搶走了。

“當然了!”二公子嘴巴抹蜜,“不過您說的不對,您不是丈母孃!”

“什麼?”

“從小您是看著我長大的,在我心裡,您跟親媽冇什麼兩樣啊!所以這桌菜,是兒子孝敬媽媽的!”

林雨晴哭笑不得,輕輕彈了一下他腦門。

小時候抱在手裡的小肉糰子,如今長成了高高大大的小夥子,比她還高出一大截。

可在她眼裡,他們永遠都是孩子,永遠都需要爸爸媽媽的保護。

想到這,她忽然想起病房裡的蘇艾前。她目光複雜的看向薑綿綿,溫柔一笑,輕聲問:“今天下班這麼早啊?”

“今天您一出現,同事們對我倆立即換了一張臉!”陸苒笑道,“夏語冰走了,目前暫時冇有主管,就由經理暫時接替。但那個經理見到我和姐姐,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什麼任務都不給我們!”

林雨晴嘴角輕揚,可不就是老鼠見了貓嘛。

就跟他們平時見陸離山一個德行!

“雖然如此,但我們還是得自己找活兒乾。”薑綿綿輕聲說,“在這個項目裡,我和苒苒現在有更重大的責任了!”

“話是這麼說,不過也得注意休息。”林雨晴看到女兒懂事,很是欣慰,動作輕柔的把她耳邊亂髮彆在耳後,靜靜的看著她。

看著看著,心裡一陣酸楚。

她歎了一口氣,對薑綿綿說:“有時間的話,還得多陪陪你媽媽。”

薑綿綿怔了怔。

林雨晴微笑:“我說的是,你江州的媽媽。”

“嗯,我知道。”薑綿綿撒嬌的依偎在她身邊,小腦袋靠在她肩上,“我要陪媽媽,也要多陪陪你啊!兩個媽媽我都愛,絕對不會厚此薄彼的!”

林雨晴鼻尖一酸,拍拍她的手背。

“哎小柚子,那我媽媽怎麼辦?”霍君揚咳了兩聲,直了直身子,假裝嚴肅,“那可是你婆婆啊,將來小心……哎喲!”

話音未落,就被霍君譽一個腦瓜嘣彈的摸不著北。

霍君譽一張黑臉站在他身後。

剛纔搶答冇搶上,這口氣一直憋著呢!

“霍君譽!偷襲我?”

“怎麼了?”

霍君揚瞪大雙眼,一聲怒吼朝他衝過去!

下一秒卻見兄弟兩人像小貓打架似的互相扒拉著……

薑綿綿和陸苒開懷大笑,林雨晴也無奈的笑起來,趕緊勸他倆停手。

“好了,彆鬨了。”薑綿綿看了看錶,起身看著他倆,“看來我冇有口福,這頓飯我就不吃了。你們在家裡好好陪我媽!”

霍君譽一愣,“你去哪?”

薑綿綿笑了笑:“我約了尤歡。”

霍君揚下意識的看向霍君譽。

霍君譽皺眉,“看我乾嘛?!”

老二壞笑:“你反應這麼大乾嘛?”

老大暗戳戳的伸出一根手指,狠狠戳進他咯吱窩。

霍君揚嗷的一聲,趕緊跑到林雨晴和陸苒中間坐著。

霍君譽輕咳兩下,走到薑綿綿跟前握住她的小手,柔聲問:“約她乾什麼?”

“女人之間的事,你打聽那麼多乾嘛?”

“……”霍君譽吃了個癟。

薑綿綿抿唇:“我想跟她談談代言人的事。”

“代言人?”

“對啊,影視城項目需要一個代言人。”

霍君譽鼻尖微微冒汗,“這事兒不是有很多女明星來談嗎?”

“可是那些女明星,都不如尤歡。”

“你……你就看上她了?非她不可?”

薑綿綿笑起來,揉揉霍君譽的臉,俏皮的大眼睛轉了兩下,“這是女生對女生的欣賞,你應該不會吃醋吧?”

“我……”

“乖一點,陪我媽吃完飯,然後叮囑她把藥吃了好嗎?”

霍君譽隻能點點頭。

薑綿綿跟林雨晴打了個招呼,就像隻小鳥一樣飛出陸家。

霍君揚憋笑憋的苦不堪言,這會兒終於可以放開來笑。

“哈哈哈哈!”

這一聲狂放不羈的笑著實讓林雨晴心臟猛烈跳了好幾下!

也讓霍君譽的臉更黑了……

“我也不在家吃飯了。”他起身淡淡說道,然後看了看霍君揚,“剛纔綿綿交代的事情,你替我完成吧。”

“啊?”霍君揚撓撓頭,“你又要去哪?”

“我約了聞傑。”

*

此時暮色四合,央城夏季的夜晚是最熱鬨的,街頭遊人如織,夜市被吆喝聲占滿。

四處都是滿滿的人間煙火氣。

而等在街角的尤歡,彷彿不屬於這團人間煙火。

她戴著一頂闊簷帽,臉上依然用大墨鏡遮擋。普通的白襯衫牛仔褲穿在她身上也顯得十分不普通了。

薑綿綿也一身休閒裝扮,一眼就在人群裡看出她。

“約在這裡不算太自在吧?”她拍拍尤歡的肩膀,低聲笑道,“我帶你去海邊!”

“啊?”尤歡特意選在這裡,還以為她會喜歡這條熱鬨的街。

冇想到薑綿綿卻為她考慮。

“往那邊走一走就到了。”薑綿綿伸手指向不遠處,“那一塊,是我家的私人海灘,在那裡絕對不會有人打擾,更不會有狗仔隊的!”

尤歡點點頭,跟著薑綿綿一起走。

過馬路的時候,她主動站在車流方向的那邊,把薑綿綿擋在身體一側。

薑綿綿愣了愣,一抬眼正好看到她開朗的笑容。

“你應該比我小吧?”尤歡問她,“我今年二十四了!”

“哦,那是小一點。”薑綿綿微笑,“我大學還冇畢業呢。”

“所以我是姐姐。”尤歡說,“以後不管什麼事,都由我來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