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林雨晴笑道,“我們不想虧了女兒,可是她……”

“小柚,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陸鳴眯了眯眼睛,“爸爸媽媽給你的東西,你就該拿著!這也是作為晚輩的禮數!”

陸苒攥緊雙拳,又緩緩鬆開,沉默一下,輕輕接過那份檔案。

林雨晴眼睛一亮,露出欣喜的笑容。

“這個……我會簽的。”陸苒小聲道,“不過能不能讓我仔細看一下?”

“當然可以!”林雨晴連忙答應,“吃完飯你就回房間仔細看,想看多久就看多久,如果需要律師的幫忙,媽媽這裡也有合適的人!”

“嫂子,我這兒有幾個不錯的律師,可以……”

“不用了!”陸苒猛地抬頭。

陸鳴一怔,雖然她還是一臉膽怯的模樣,但剛剛對視那一瞬間,他明顯從她眼中看到一抹從未見過的決絕。

他有些驚訝,靜靜注視著她。

“不用二叔介紹,”陸苒深吸一口氣,看向林雨晴,“還是……還是用咱們公司裡的律師吧。畢竟都是一個公司的人,對業務很熟悉。”“小柚,”陸鳴眼露凶光,“你爸爸媽媽公司裡的律師,都是處理重要事務的!彆拿這點小事打擾人家!”

“這……應該不算小事。”陸苒從容道,“將來陸氏集團都是我的,我現在……當然應該對人事和業務有更多的瞭解。那就先從認識律師開始吧。”

“你……”

陸鳴變了臉色。

難不成這丫頭想私吞?

可他又不敢在林雨晴麵前表現出什麼。

他握了握拳,咬著牙冷笑道:“行,小柚說什麼就是什麼!那……你就好好研究這份檔案吧!”

*

幾天後,霍君譽在看店時收到一份掃描檔案,正是林雨晴想讓陸苒簽的那份。

他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發現有破綻。

就在這時霍君揚的電話打了進來。

“喂,哥!”

霍君譽開門見山地問他,“這檔案怎麼回事?”

“就是雨晴阿姨非讓陸苒簽字!”

“可這檔案……不對啊。”

霍君揚嘿嘿笑起來,“你眼神很好用嘛!纔看了一遍就看出不對來了。”

“到底怎麼回事?”霍君譽問道,“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把股份轉成海外資產,非要用美金支付?”

“這是苒苒想的辦法!”霍君揚回答,“苒苒要求以海外資產的形式繼承這部分股份,這是她簽字的唯一要求。”

霍君譽想了想,明白過來。

這種先例不是冇有,之前霍氏有個小股東因為要移民,也要求這樣做。

但這其中的過程很麻煩。

耗時久,程式複雜,弄個一兩年都有可能。

原來,陸苒是故意在拖時間!

“哥,現在你明白苒苒的用心了吧?”霍君揚很少用這種低沉又認真的語調說話,“苒苒她……真的是個好女孩。她不敢違逆陸鳴的意思,還一心想把自己的一切都還給小柚子。”

“所以,哥……”

“所以,是時候把真相告訴綿綿了。”

霍君譽聲音低沉,說完這句話之後,他輕鬆很多。

霍君揚低聲問:“你真的確定,綿綿就是小柚子嗎?”

“是。”

霍君揚知道,哥哥從小的脾氣就是,冇有十足把握不會貿然說出口。

“之前綿綿去南洋,有一份體檢報告在舅舅那裡。”

“什麼?”

“說來也巧,阿山叔前兩天工作壓力大,疲勞過度,去聯合醫院做了檢查。我悄悄讓人把他的檢驗樣本留了一份。然後……”

霍君揚在那頭聽的目瞪口呆,“然後,他們倆是親父女?”

“99.99%。”霍君譽淡定的說,“你覺得哪對非親生父女能得出這個數來?”

霍君揚愣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之後不停的感慨命運的無常、緣分的神奇,和宿命的安排。

而霍君譽掛掉電話後,正想盤算著是先跟薑綿綿說,還是先找薑有才和蘇艾前談談。

這時薑綿綿無精打采的進了超市。

“怎麼了?”霍君譽忙走過去,又從冰箱裡拿出一瓶進價最貴的飲料。

薑綿綿瞥他一眼,把飲料接過來,無奈的笑笑。“這是最貴的!都跟你這樣做生意,我們關門大吉好了!”

“我覺得可以。”霍君譽一本正經,“關上門,店裡就我們兩個,我就可以做點我愛做的事……”

“霍君譽!”

薑綿綿小臉緋紅一片。

她最怕這男人頂著最嚴肅的麵孔說著最不正經的話。

霍君譽笑起來,一把摟住她的腰,溫柔的看著她,“你滿臉不高興的樣子,發生什麼事了?”

“冇有不高興,就是有點擔心。”薑綿綿輕聲道。

“我媽出院前按照規定,得做個體檢,今天就要拿報告了。”

“哦……”霍君譽神色複雜,“那你擔心什麼?”

“我擔心我媽年紀大了,再查出點什麼……哎,呸呸呸,淨胡說!”

然而薑綿綿確實感到不安,這種情緒極少會困擾她。

就好像,一顆心被一根細繩吊起來,細繩隨時會斷,可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斷。

她輕輕靠在霍君譽胸膛,伸出小手環住他,聽著他的心跳聲,才稍稍安心些。

霍君譽撫摸她的發,輕聲說:“沒關係,下午報告出來,我跟你一起去醫院。”

“嗯。”

“放心吧,大嬸兒平時身體硬朗,一切指標肯定都很正常的。”

話是這樣說,但他心裡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或許一切,都要在這個下午結束,也都要從這個下午開始。

*

薑有纔在護士的帶領下來到醫生辦公室,一進去看到醫生那張嚴肅的臉,他驚出一身冷汗。

“薑先生?”醫生將化驗報告推到他麵前,“您太太需要再做進一步詳細檢查。”

“什……什麼意思?”薑有才一怔,第一反應是,這醫院左一個右一個的檢查,不會想騙錢吧?

“從體檢報告上來,她的情況不是很樂觀。”醫生敲敲桌子,“當然,得等進一步檢查結果出來,才能出具體的治療方案。”

“啊?”

“薑先生,”醫生看他一眼,“隻要薑太太及時手術,配合化療,這病也不會那麼嚴重的。”

薑有才耳朵裡嗡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