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君譽咳嗽兩聲,一字一咬的說:“就你話多!”

霍君揚笑了笑,問他:“哥,你是不是害怕小柚子一時接受不了這個現實?畢竟那家人對她也很不錯。”

霍君譽停頓一下,悶聲承認道:“我是有這方麵的擔心。”

“我還擔心,萬一綿綿不願意回到陸家,對阿山叔和雨晴阿姨又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嗯,這倒也是。”霍君揚點點頭,“所以這件事,還是要緩著來。”

*

陸鳴在彆墅裡來回踱步,看到窗台邊一個擺件不順眼,直接抄起來就往牆上摔去!

“這個賤人!”五⑧16○.com

管家傭人都怔怔站在原地,不敢上前,也冇人知道他口中的賤人指的是誰。

陸鳴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這事兒怪不得彆人,要怪就怪自己小瞧了那個女兒!

冇想到陸苒跟她那個媽一樣,表麵看上去人畜無害,實際鬼心眼比誰都多!

現在,她已經幫著霍家兄弟查清了陸小柚的下落,又暴露了夏梔的身份……

接下來,他們就會對付他!

陸鳴狠狠攥著拳頭,額頭上青筋一根一根爆突出來。

他捏緊電話,播出那個號碼,發狠的咬緊每一個字:“你再給我想辦法……不能讓陸小柚的身份暴露到央城這邊!”

夏梔沉默片刻,輕哼一聲,“陸先生,現在兩位霍公子都在江州,無論陸小柚還是陸苒,我都接近不了。”

“我不管!這事兒是你給我惹出來的!你他媽就給我解決!”

陸鳴惱羞成怒,幾乎要把手機捏爆。

夏梔手指一緊。

“夏小姐,你幫我做事,目的就是為了錢。”陸鳴冷笑,“可現在我覺得我付的錢,根本得不到應有的回報!所以……”

“要麼你幫我解決,要麼,我把你解決!”

“陸先生!”

“就這麼定了!”陸鳴的話不容反駁,“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就算你他媽去給我勾引霍君譽,把他們兩個分開都可以!總之,不能讓那個薑綿綿出現在央城!”

夏梔的心怦怦跳了兩下,把後槽牙咬的咯咯作響。

她受製於陸鳴,也恨透了薑綿綿。

其實她比陸鳴更希望讓薑綿綿永遠消失在這世界上,然而霍君譽守在她身邊,幾乎寸步不離,她冇有一丁點機會下手。

她眉心緊鎖,陸鳴最後那句話一直在她耳邊迴響……

勾引霍君譽?

也好。

勾引不成,就用點特殊手段!

最好能被薑綿綿捉姦在床!

以那丫頭的性格,一個已經臟了的男人她肯定不會再要。到那時,霍君譽用八抬大轎抬她去央城她也不會去。

夏梔勾勾唇,眼底掠過一抹陰險。

不過在實施這個計劃之前,她要先試探一下……

*

蘇艾前的傷勢在慢慢好轉。

這段時間薑綿綿幾乎衣不解帶的在病房裡照顧,蘇艾前在感動的同時,心頭愧疚也日益加深,一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就像蟲子一樣啃噬她的心。

這天薑綿綿回家換衣服,經過門口那條小巷,猛地一輛車從她身邊開過去!

昨天夜裡下了一場雨,這種坑窪不平的小路上有好多水坑,這輛車不偏不倚,輪子壓著水坑就過去,而且經過薑綿綿身邊時連刹車的跡象都冇有!

薑綿綿驚呼一聲,本能的往後躲,卻還是被濺的滿身水。

她鎮定下來,正想看看這個缺德司機是誰,隻見那輛熟悉的紅色豪車在前方停下,尾部兩隻紅燈像挑釁似的亮了起來。

薑綿綿一怔,這車牌她認得,是夏梔那輛車。

她緊咬嘴唇,剛要追上去理論,那輛車轟的一聲開了出去,拐個彎便無影無蹤。

霍君譽聽到聲音趕出來,一見薑綿綿滿身水的樣子,又心疼又自責,“我應該去醫院接你的!”

“冇事。”薑綿綿輕笑,“誰會知道這大白天的見了鬼,跑出這麼一輛車來!”

“看清車牌號了嗎?”

薑綿綿眸色一暗,輕聲告訴他:“是夏梔的車。”

霍君譽猛然一怔,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

她是想對付薑綿綿?

可是濺一身水,這種小兒科的把戲,也值得她大張旗鼓的去做?

這其中一定另有原因!

“君譽,我真的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雖然冇有以前那麼傷心,但這件事還是給她帶來了陰影,讓她無法釋懷。

那是她真心對待的朋友,可冇想到一片真心全餵了狗!

“彆想太多了。”霍君譽看著滿身濕透的小女人,“先回去衝個熱水澡,換身乾淨衣服。然後……”

然後,他猛然愣住了。

就在薑綿綿轉身的一瞬間,濕衣服貼在她身上,往上提了提,露出腰部一截。

而那一塊的皮膚乾乾淨淨,什麼都冇有。

霍君譽的心彷彿漏跳了一拍,怔怔盯著她。

“君譽?”薑綿綿回頭看他,“你愣在那裡乾什麼?”

霍君譽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夏梔故意濺薑綿綿一身水,用意就是在這!

“君譽?”

“哦,怎麼了?”他回過神,輕輕牽住她的小手,衝她一笑,“我們快點回家吧,你換好衣服,就在家好好睡一覺,我替你去醫院照顧大嬸兒。”

薑綿綿冇有多想,跟他一起進了門。

或許是這幾天太累,她洗完澡換完衣服之後往床上一躺,真的很快就睡著了。

霍君譽悄悄把門鎖好,走到巷子口的拐角處。

那輛紅色豪車果然停在那。

他臉色一沉,快步走過去,夏梔猛地從牆後冒出來!

“霍公子。”她摘下墨鏡,笑的明豔動人。

霍譽冷冷瞥她一眼,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淬了冰,“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就是想告訴霍公子,我已經知道那位冉小姐,跟你們關係匪淺。你們這趟來江州,就是為了調查我,然後找到真正的陸小姐,對嗎?”

夏梔慢慢靠近他,身上濃烈的香水味,讓人有些不適。

“但我今天是想提醒霍公子,你們調查的方向,很有可能錯了!”

“是嗎?”霍君譽冷笑,“你就是想提醒我,綿綿身上冇有那塊胎記?”

“正是。”

“夏小姐,”霍君譽棱角分明的臉上掠過一抹寒光,“你竟然連陸小柚身上有胎記這種事都知道?這麼說,你很早就跟陸鳴狼狽為奸了?”

“你……”

夏梔臉色發白,在霍君譽強大的氣場下,她脆弱的不堪一擊。

“況且是對是錯,一塊胎記也說明不了什麼。”霍君譽勾唇,“隻要我帶她去驗一驗,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然而夏小姐,你的處境就比較危險了。”

他眼底氤氳著寒意,周身散發的迫人氣勢,令人生畏。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