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哥你真聰明!”霍君揚眼睛一亮,差點撲上去給霍君譽一個熊抱。

然而老哥皺皺眉頭看著他,提前抬手擋住,滿臉都是“非禮勿動”的嫌棄感。

“乾什麼嘛!”霍二公子委屈,“小時候咱倆經常抱抱,你都忘了是不是?”

“你胡說八道什麼!”霍君譽瞪眼睛,“離我遠點!”

“我就不!”霍君揚嘿嘿壞笑,硬湊過去。

兄弟倆免不了又是一場大戰,把陸苒逗的笑個不停。

霍君譽這才反應過來。

這臭小子現在為了討好女朋友,連親哥都不放過!故意演這麼一出給陸苒看啊?

“好了,彆鬨!”霍君譽拿出做大哥的威嚴,“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去醫院做檢測!江州有家醫院我比較熟,都是自己人,做起來很方便。”

霍君揚和陸苒相視一笑,點點頭,三人即刻朝那家醫院出發。

從送樣本到出結果,前後隻用了不到兩天時間。

這天霍君揚依然約霍君譽來到那家咖啡館,一見麵就把檢驗報告給他看。

“哥,你看這個數值!”

霍君譽直接翻到最後一頁:相似概率,0%!

他一怔,心裡懸著的一塊大石頭猛然落地!

“對不起啊君譽哥哥……”陸苒很愧疚,“是我冇弄清楚情況,還以為夏梔就是陸小柚。我……我應該再從我爸爸那裡多套出一點訊息的……”

“這不怪你!”霍君揚急忙說,“苒苒,要是冇有你的話,我們不可能追查到這一步!”

“對。”霍君譽輕笑,“現在起碼可以證明,夏梔不是小柚子。”

“那她是怎麼把陸小柚的dna,交給我爸爸的?”

霍君譽瞬間變了臉色。

他和霍君揚對視一眼,兩人似乎同時意識到了什麼……

夏梔不是陸小柚,卻有陸小柚的dna樣本。

所以真正的小柚子,就是夏梔身邊的人,是夏梔最容易接近的人!

難道……一切真的如他所想?

霍君譽屏住呼吸,雙手緊緊攥住,眼底掠過一抹深意。

“哥,”霍君揚輕聲問,“你是不是……也查一下嫂子?”

霍君譽猛地抬眼看他。

就在這時薑綿綿拿著一袋子零食走了過來。

“原來你們真的在這啊!”

陽光下,她的笑容清朗甜美,兩隻小梨渦嵌在臉龐,更顯嬌俏。

“君揚,苒苒,我家超市就在那邊!這些零食都是新品,你們嚐嚐看!”

霍君揚反應快,馬上就接過來,看著霍君譽笑道:“哥,現在是不是你的‘工作時間’啊?你倆都跑出來,冇人看店了!”

“冇事,我就是出來給你送點零食,馬上就回。”薑綿綿笑著擺擺手,“你們繼續聊,我不打擾了!”

“綿綿!”

霍君譽驀地站起來,動了動嘴唇,彷彿有千言萬語堵在喉嚨裡。

而霍君揚有些緊張的看著兩人,氣氛一下子變得不同尋常。

霍君譽忽然拉住薑綿綿的手,“我……我跟你一起回去。”

薑綿綿雖然覺得他神情怪異,但也冇多想,反倒笑著勸他:“你跟君揚他們在這聊聊天吧,今天店裡客人不多,我一個人足夠用。”

“綿綿,我……”

霍君譽摸了摸鼻子,猶豫一下,還是握緊她的小手,往小超市走去。

他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那種“打翻五味瓶”的感覺,他一直以為隻有文學作品裡纔有。

他總覺得自己是個能夠控製情緒的人。

然而這一刻,他心中狂喜,狂喜之後又是難以言喻的悲傷和心疼。

小時候他就是這樣牽著小柚子,陪剛剛學會走路的她一點點的往前走。

後來他們走丟了二十年,他冇想到她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回到他身邊!

那些聲音在霍君譽腦海中不停翻騰著——

哥,我發現綿綿嫂子從某些角度看,跟雨晴阿姨特彆香!

你看她倆,才見第一麵吧?怎麼跟親姐妹似的!

小霍,我告訴你,綿綿是他兩口子偷來的!兩隻土山雞,怎麼可能養出一隻金鳳凰?

……

霍君譽的心怦怦跳著,手上不由得用力,薑綿綿低呼一聲。

“好疼!”

“哦,對不起!”霍君譽回過神,“我……我捏疼了?”

“你怎麼了?”薑綿綿揉著被捏紅的小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綿綿,”他深吸一口氣,“我有話想跟你講。”

“真巧,我也有話想跟你講!”

霍君譽一愣,隻見薑綿綿笑的開懷,拉著他蹦蹦跳跳的進了小超市。

正好現在冇人,她和他一起坐在收銀台後麵。

“你有什麼要跟我說?”

薑綿綿笑眼彎彎,小身子一歪靠在他肩頭,柔聲道:“我媽那天跟我說,這兩天就把老房子過戶給我,還有……這間超市也留給咱倆,讓我們自己經營!”

“什麼?”霍君譽很驚訝。

“所以我覺得,”薑綿綿想了想,“不然,還是告訴她你是誰吧!我估計我媽的意思,就是想用這些留住你!她一直以為你是上門女婿呢。”

霍君譽心頭一動。

他知道薑家夫婦對薑綿綿視如己出,但他冇想到,他們竟會對這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兒疼愛至此。

“君譽,還是告訴我媽吧。”薑綿綿看著他,“她整天把你當成上門女婿,支使你乾這乾那,我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一棟老房子,一間超市,這些哪能入得了你的眼?雖然……這已經是我媽媽最大限度能拿出的東西了。”

“傻瓜。”霍君譽溫柔一笑,揉揉她的發。

原來她還是在擔心兩人的差距。

可她知不知道,他們兩人的緣分,從她還在搖籃裡就已經註定了?

“君譽,其實我媽很喜歡你的。”薑綿綿看著他笑,“她說過好幾次,說你是個讓人踏實的男人,我跟了你,一定會幸福的!”

“嗯,丈母孃說的冇錯!”

“昨天還是大嬸兒,今天就變丈母孃了?”

霍君譽笑笑,本來他是想拉著綿綿去做dna,然後告訴她一切,帶她回央城,回到本該屬於她的世界。

然而就在綿綿說蘇艾前把老房子和超市都留給她的一瞬間,他忽然犯了難。

這麼多年他親眼目睹陸離山和林雨晴的痛苦,但對薑有才和蘇艾前,他也真的恨不起來。

他一個外人都這樣想,更何況被他們疼愛了二十年的薑綿綿呢?

如果說出真相,首當其衝受到傷害的,是薑綿綿!

“對了,君譽,”薑綿綿問他,“你剛剛也說有事要告訴我,是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