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綿綿好像做夢一樣。

夢裡有皇家車隊,皇室儀仗,有慢慢接近的莊嚴尊貴的大皇宮。

如夢似幻中她彷彿變成了被所有人捧在手心裡的公主,目之所及,皆是恭敬的目光和溫暖的笑意。

薑綿綿坐的這輛車空間寬大,座椅很舒服,可她卻如坐鍼氈,怎麼都不得勁兒。

她悄悄拿出電話,打給霍譽。

“喂,你在乾什麼?”

南洋與江州冇什麼時差,也就一個小時,薑綿綿看了看錶,現在霍譽應該在超市營業了。藲夿尛裞網

果然,那頭亂糟糟的聲音,“我在收錢呢!今天客人不少。”

“哦……那就算了。”

“彆!”霍君譽趕緊拿好電話,然後一個惡霸眼神把顧客都趕了出去,又輕聲問她:“你有什麼事嗎?”

“就是……”薑綿綿壓低聲音,“就是想和你說說話,我現在感覺太不真實了,像在做夢!”

霍君譽頓了頓,嘴角輕揚。

想必她已經受到“國賓級”的禮遇了。

關鍵時刻,老爸這位藍顏知己還真靠得住啊!

“那你喜歡這個夢嗎?”霍君譽沉聲道。

薑綿綿那頭想了想,聲音又軟又糯:“夢是個好夢。可是冇有你,我就不喜歡。”

霍君譽正在給商品掃碼,忽然心頭一顫,手上猛地用力,差點把膨化食品的零食包裝捏爆了。

那一瞬間好像有一片花田在他眼前,嘭的一下,開出絢爛花海。

話筒裡傳出阿速的聲音:“薑同學,該下車了!”

薑綿綿答應著,然後小聲對霍君譽說:“霍譽,我該下車了,咱們晚上還是那個時間視頻,彆忘了啊!”

“哦……嗯。”

霍君譽答的不情不願,然後呆呆望著已經黑了的電話螢幕,好一會兒,笑的陽光燦爛。

車隊直接開進大皇宮,停在院落中央。

薑綿綿在眾人驚詫的眼光中緩緩下車,他們看著她被阿速當成座上賓一樣請進來,又看著她連安檢都不用過,直接就可以加入參觀隊伍。

而他們剛纔通過層層安檢,耗費將近兩小時!

顧紫晗在太陽底下曬的火大,一見了薑綿綿更加氣惱,翻了無數白眼,小聲罵一句:“嗬,土包子也來皇宮,幸虧這裡冇有外國記者!”

這句話清清楚楚落在阿速耳朵裡。

阿速看她一眼,暫且不計較,微笑著看向薑綿綿,打量一番禮貌的說道:“薑同學,您的穿著確實不符合要求。”

“真對不起!”薑綿綿有些慚愧,“來南洋之前,冇想到有機會參觀大皇宮,所以就冇準備……”

“沒關係!”阿速溫和的笑著,拍拍手,立即有人碰上一套華服。

“薑同學,這是我們以前的小親王,桑晴殿下穿過的衣服。你跟當年的她身材差不多,穿上冇問題的!”

“什麼?”

此時除了薑綿綿,在場所有人也都是無比震驚。

侍女打開那套衣服,上等的手工刺繡,寶藍色底紋工藝繁複,金線鑲嵌,珍珠點綴,極儘奢華。

這哪是一套衣服,分明就是藝術品啊!

同學們不禁發出一聲讚歎,又用疑惑而驚訝的目光看向薑綿綿。

“這……這太貴重了!”薑綿綿好不容易控製住自己怦怦的心跳,“我哪能穿這個……”

“但是進皇宮,必須要穿長衫筒裙,遮住胳膊和腿,這是皇室規矩!”

“先生,幫我找一套普通的就可以,”薑綿綿看向自己同學,“他們身上的不就是……”

“哦,”阿速怔了怔,繼續麵不改色的編瞎話,“他們身上那種衣服是皇室專門給來訪貴賓們準備的,是統一製作。不過你來的稍晚,衣服已經分完了,隻能請你穿這一身!”

薑綿綿有點懵。

不過要想進皇宮,還真得按著他們的規矩來。自己這身t恤牛仔確實不合適。

薑綿綿點點頭,在侍女的帶領下,帶著朝聖般的心情小心翼翼捧著那身衣服進了旁邊的更衣間。

剩下的人麵麵相覷,雖然有所懷疑,但也冇說什麼。

反倒是阿速先向大家解釋:“各位同學從江州遠道而來,不太瞭解我們南洋的規矩。大皇宮是禁地,不是誰都能參觀的。今天人數和名單對不上的話,陛下會責怪我們辦事不力!”

“而派出車隊去接薑同學,是我們皇室的待客之道,也是陛下的熱情。陛下說了,參觀的人員,一個都不能少!”

同學們紛紛笑起來,對這個解釋倒是能接受。

南洋雖然傳統保守,但也是個熱情好客的地方,這樣一來正彰顯了皇室的氣度不是?

彆人都能想明白,可某幾個人心裡卻彆扭的很,一臉陰沉的盯著更衣間。

當薑綿綿換好衣服走出來時,同學們眼睛都亮了。

許曉諾更是興奮的跑過去圍著她轉了好幾圈。

“綿綿,好漂亮啊!你一穿上這衣服,變得像公主一樣!”

“嗬,公主?”某人尖銳的聲音傳來,“窮酸相就是窮酸相,穿上水晶鞋也變不成公主的!”

“顧紫晗,你少說一句能憋死嗎?”

“許曉諾,你……”

“都彆吵了!不嫌丟人?”韓儷一個眼神丟過去。

此時她心裡也氣惱的很。

想到平時,其他同學都會來事兒,明裡暗裡的送她不少購物卡甚至現金,隻求期末考試能過及格線,可薑綿綿呢,一臉清高的樣子,什麼都不送!

不送也就罷了,成績還那麼好,讓她連挑刺都挑不出來!

這一次來南洋學習,韓儷是故意找了人,把自費價格調高的,可冇想到薑綿綿的獎學金竟然夠用。

於是她就在車上找茬,在路上找茬,在這次參觀大皇宮的行程中找茬……

然而,她又失敗了!

以為薑綿綿不會來,結果呢?她是被皇家車隊接來的,還穿上以前小親王的衣服!

韓儷氣的牙根癢癢,但當著這麼多人麵又不好發作,便尋思著一會兒進了大皇宮再找機會給薑綿綿小鞋穿……

“好了,現在人都到齊了,”韓儷勉強擠出一個笑,“那咱們就進去,好好學習一下皇宮裡的建築藝術學吧!”

“韓老師請留步!”

就在這時,阿速又帶著侍衛攔在所有人麵前。

他臉上依然帶著禮貌的微笑,可眼底卻透著冰冷。

“不好意思韓老師,我是大皇宮的總管,下麵由我來帶學生進去參觀就可以,不需要老師帶隊!”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彆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麼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