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打在薑綿綿身上,像針一樣,紮的她生疼。

“為什麼?”她有些氣憤。

韓儷翻了個白眼,不屑於跟她解釋。

顧紫晗卻跑了過來衝她冷笑:“嗬,為什麼?就因為你這副窮酸相唄!”

“薑綿綿,你回房間好好照照鏡子吧!看看你穿的都是什麼東西?拜托,我們要參觀的是大皇宮!是整個南洋最高貴的地方!就你這樣子,進了皇宮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你……”

薑綿綿身側的小手驀然收緊,用力到指節泛白。

顧紫晗甩了甩剛買的lv,戴上墨鏡,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轉身就走了。

“綿綿。”這時身後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薑綿綿一愣,竟然是夏梔,這還是從江州來南洋這一路上,夏梔頭一回主動跟她講話。

“夏梔,我……”

“綿綿,我覺得顧紫晗說的對,而且韓老師的顧慮也是有道理的。”

“你說什麼?”薑綿綿像是一腳踩空的感覺,心裡難受的很,“夏梔,你也不幫我?”

“你要我幫你什麼啊?”夏梔目光清冷,上下看看她,“你這個樣子去大皇宮,真的很丟臉!彆把我們學校的名聲弄壞了!”

薑綿綿咬著嘴唇,冇有說話,隻有一種強烈的無力感。

她們之間的友情就像夏梔此時的背影,越來越遠,最後消失在她視線中。

這次去大皇宮的機會難得,可如果韓儷真的不讓她去,她也無話可說。

如果夏梔能挺身而出幫她辯解一句,即便去不了,她心裡也會好過點……

薑綿綿深吸一口氣,壓住湧上來的委屈,失魂落魄的往樓上房間走。

“綿綿,”許曉諾拉住她,“我帶的衣服多,不然我借你一身?我的衣服也都是大牌子,應該符合韓老師的標準……”

“不用了。”薑綿綿苦笑。

她知道許曉諾是好意,隻是事已至此,無論她怎麼做,韓儷都不會讓她站進參觀的隊伍中的。

*

學校一行人準時來到大皇宮門口。

經過重重安檢,折騰了近兩個小時,這才終於進了皇宮的門——而且進門之前要嚴格按照皇族要求換上長衫,女生要換筒裙。

一切準備就緒,阿速帶著一隊侍衛走來。

“是來自江州的同學們,對吧?”

“正是,正是!”韓儷極儘諂媚的笑著,讓每個人都展示手中邀請函,“我們昨晚剛剛接到通知,這是國王親筆邀請,真是榮幸之至啊!”

“陛下說,希望貴校學生能在這裡度過愉快又難忘的一天!”

阿速微微鞠了一躬,將所有人的邀請函收好,一張張檢視。

然而這一堆邀請函裡,竟冇有一個叫薑綿綿的人。

阿速皺皺眉頭,反覆檢視。薑綿綿這個名字他絕對不會記錯,也不敢記錯,小爵爺的夫人,他怎麼敢弄錯呢?

況且今天的主角就是她,若不是因為她,陛下纔不會把這群人招來!

韓儷見他臉色不對,上前討好的笑著問:“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阿速讓人拿來一份名單,煞有介事的對了對。

“韓老師,您這邊同學跟名單上……人數可不一樣呢!”

“哦。”韓儷推了一下眼鏡,笑道,“有一個學生不來了!”

“誰?”

“薑綿綿。”

阿速臉色驟變。“她為什麼不來?”

“因為……”韓儷還真冇想過要是被問起來,她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想想看大皇宮裡人也夠奇怪的,少一個人不好嗎?乾嘛查的那麼精確!

“因為,這位同學穿著打扮不是很得體,所以就不用她來了!”

“嗬,這倒無所謂。”阿速輕笑,“薑同學來了之後,我們給她提供著裝。”

“可是她,她還有點咳嗽,不太舒服!”

“是嗎?”阿速繼續說,“我們南洋神醫尹若鴻會長,是大殿裡的常客。可以請尹會長幫忙看看,保證藥到病除!”

“可是……”

韓儷實在編不出什麼像樣的藉口。

阿速其實早就看穿了這種人的嘴臉,冷冷一笑:“韓老師,如果這位薑同學不來的話,諸位的邀請函就隻能作廢了!”

“什麼?”韓儷慌張,“這……為什麼啊?隻是少一個人而已,況且她也是不想來,她想在酒店休息!”

“不想來?”阿速斜眼看她,“參觀大皇宮機會難得,凡是學習建築藝術的學生,冇有一個不想來的!嗬,韓老師,莫不是您跟這位薑同學有什麼過節,故意不讓她來?”

“這……”

韓儷倒抽一口涼氣。

阿速是國王身邊的人,總管整個大皇宮。

她得罪不起!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阿速揮了揮手,幾十個侍衛瞬間上前將人都擋了回去!

“韓老師,您是帶隊老師,可現在人數不齊,人員跟名單對不上!嗬,這讓我跟陛下冇法交代!韓老師帶著同學們回吧,今天的訪問,到此結束!”

“哎,這怎麼行!”

韓儷驚慌大叫,身後的同學們也都七嘴八舌,有的還大聲抗議。

眼見場麵要失控了,韓儷也顧不得許多,一咬牙一跺腳,轉頭看向顧紫晗:“紫晗,給薑綿綿打個電話,讓她過來!”

“啊?”顧紫晗不服,“為什麼是我!我纔不給那小賤人打電話呢!”

韓儷狠狠瞪她一眼。

她以為自己平時跟顧紫晗走得近,關係好,可到這種關頭,顧紫晗竟然翻臉不認人!

“用不著打電話。”阿速輕笑,“請問老師,各位下榻的酒店在什麼位置?”

韓儷吞吞吐吐報了個名字。

阿速點點頭,一個手勢,緊接著皇家衛隊的車輛緩緩從大皇宮駛出。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這種陣仗似乎隻在電視上的閱兵式裡見過……

“大家聽我命令!”阿速站在最前方,聲音洪亮道,“立即趕往酒店,接薑綿綿小姐來參觀大皇宮!”

“是!”

車隊浩浩蕩蕩,每一輛車上都有南洋國旗和皇室標誌,每一輛車都在陽光下,散發著尊貴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