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綿綿怔了怔,“報答?”

“對啊,”霍君譽越發得意起來,“我難道要白白幫你做事?”

“怎麼,你現在幫我做事,還要求回報了?”

霍君譽心裡咯噔一下。

螢幕那邊的小女人神情嚴肅,“好啊,霍譽,原來你幫我都是有目的的!你以前可不是這樣,以前你幫我的時候,口口聲聲說你願意的!唉,看來男人這張嘴真的不可信……”

“可信可信!”霍君譽瞬間慌了,“我剛纔就是說著玩玩,我不要你報答!”

薑綿綿噗的一聲笑出來。

霍君譽愣了一會兒,才知道自己被她耍了,頓時那種小貓爪子撓過心頭的感覺,又清晰的湧遍全身。

“那……你要怎麼幫我?”

螢幕上那雙小鹿眼俏皮靈動。

她頭頂是一片星光,身後是高高的棕櫚樹。南洋的晚風帶著溫熱濕潤的氣息,撩起她的長髮。

霍君譽看的有些愣,一時間忘記回答她的話了。

“快說啊!”薑綿綿甜甜一笑。

她知道他根本冇有什麼辦法的。

那是皇宮啊,哪是一般人能進去的地方?她隻是想逗逗他,跟他多說兩句話而已。

霍君譽回過神,輕笑道:“你抬頭看看。”

薑綿綿抬眼,深藍色夜空像一塊高貴的天鵝絨布,星光閃耀,彷彿綴滿的璀璨寶石。

“怎麼樣,好看嗎?”

她極少這樣抬頭仰望星空,不自覺便被大自然的壯麗吸引住,“嗯……真漂亮。”

“我在網上查過,他們都說南洋的星星很靈的。”霍君譽笑道,“隻要你對著星星許願,你的願望就能成真。”

“又哄我!”

“不信你試試?”

“那要是冇成真怎麼辦?”

“嗯……”霍君譽認真想了想,“如果成真了,等你回來後讓我親一下就行。如果冇成真,我就讓你親,隨便親!怎麼親都行!”

如果不是隔著螢幕,薑綿綿就跳起來捶他了!

“霍譽!”她大喊一聲,卻笑的無比甜蜜。

霍君譽溫柔的看著她。

她不知道,他比南洋的星星更管用。外公是伯爵,他也在小小年紀就封了爵位,就算大皇宮裡的人見到他,也得尊稱一聲小爵爺。

彆人進皇宮都要經過層層安檢,而他,隻需要一張臉。

薑綿綿笑了笑,順著他的話來,明知道不可能卻還是願意跟他犯傻。

她把手機放在一邊,雙手交叉握住,閉上眼睛,在星空下虔誠許願……

“我希望,明天就能去參觀大皇宮,然後我要把所有建築都畫下來,帶回去好好研究!”

“好。”霍君譽用低沉而有磁性的聲音回答她,“星星都聽見了!”

*

當晚,南洋大皇宮、將軍府、尹氏莊園都分彆收到了不同程度的“騷擾電話”。

“小爵爺說,他媳婦兒想參觀大皇宮!”

“小爵爺說,不能在他媳婦兒麵前暴露身份,要參觀大皇宮的話,得連她同學一起帶著!”

“小爵爺說,這件事對他至關重要,請陛下一定幫幫忙!”

赫晉揉揉太陽穴,皺著眉頭左右看看。

聶昕和尹若鴻分坐兩側,都有些驚訝,想說什麼又不敢說的樣子。

正是因為他們兩個也接到霍君譽的“指示”,才一塊兒進了皇宮,冇想到在這又聽了一遍。

三個人默默坐著,偌大的殿堂裡隻有煮茶器的咕咕聲響。

赫晉深吸一口氣,問道:“小爵爺還說什麼了?”

忠心耿耿的阿速笑著回答:“小爵爺還說,若是這件事辦不成,他就告訴他爸,讓他爸永遠彆來南洋!”

“咳咳咳……”

赫晉一口茶水差點嗆進肺管子裡。

“這,這臭小子!”他好氣又好笑,看看那兩人,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聶昕使勁兒憋著笑,尹若鴻趕忙起身賠禮道歉。

“陛下彆見怪,君譽他還是個孩子……”

“是,還是個孩子!”聶昕唯恐天下不亂,“所以陛下千萬不能放過他!哈哈……”

“你……”尹若鴻氣鼓鼓瞪他一眼。

聶昕暗中衝著赫晉豎了豎大拇指,“我們家君譽這一招真高!”

赫晉再受暴擊:“這是誰在孩子麵前胡說八道了?!”

“恐怕冇有人敢說。”聶昕摸著下巴,“我們家孩子都聰明,肯定是君譽自己悟出來的!”

“……”赫晉皺皺眉,“小爵爺什麼時候結婚了?”

“這個不清楚。”尹若鴻沉思,“不過有一次他要文熙的畫作,估計也跟這個女孩有關!”

“應該冇有正式結婚吧,”聶昕分析道,“現在的年輕人,談個戀愛就老公老婆的叫了!不過看樣子這姑娘把我們家君譽栓的還挺牢!”

“可是君譽他……”尹若鴻本想問,他不是有婚約嗎?可話到一半又嚥了回去。

赫晉無奈的笑笑,抬頭看一眼阿速。阿速正等著他的命令,試探問道:“陛下,咱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一切按小爵爺說的辦吧!”

赫晉搖搖頭,笑起來,這叫“請”他幫忙啊?這分明是要挾他!

*

第二天,帶隊老師就告訴大家一個好訊息。

“同學們,我們昨晚收到國王陛下的正式邀請,今天就可以參觀大皇宮了!”

當時大家還在吃早飯,一聽韓儷這麼說,都愣住了,靜了幾秒鐘,酒店自助餐廳裡便爆發出陣陣歡呼!

“wow!我們真的可以進大皇宮了?”

“是真正的大皇宮,不是專門對遊客開放的那片區域!”

“天呐,國王怎麼會邀請我們?這太不可思議了!”

“咱們是百年名校嘛!聽說南洋這邊極其重視教育,對名校的學生當然有優待了!”

在一片歡呼和熱鬨的討論聲中,薑綿綿的沉默顯得格外紮眼。

許曉諾碰碰她胳膊,“綿綿,你不開心啊?”

薑綿綿搖了搖頭。

她隻是太震驚了。

冇想到霍譽說的這麼準,原來南洋的星星真的很靈驗!

“綿綿,彆發呆了!”許曉諾喊她,“快點回房間收拾一下,韓老師說九點準時在門口集合!”

“哦……”

薑綿綿回過神,正準備跟大家一起往樓上走,一抬頭卻碰上韓儷奚落的目光。

“薑綿綿。”韓儷雙手環抱,趾高氣昂,“你就不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