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巴車上無比安靜,整個空間隻有汽車發動機的隆隆聲。

所有人都能聽得出來,韓儷這是在嘲諷薑綿綿。

而薑綿綿沉默不語,小手擰緊衣角,使勁兒攥了攥,又緩緩鬆開。

其實她不是軟弱,不是不能反駁。

隻是出門前霍譽叮囑過她,在外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什麼忍忍就過去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當時霍譽溫柔的衝她笑,“誰得罪了你,你回來都告訴我,我一定幫你報仇!”

薑綿綿隻把這當成個玩笑話。

不過她覺得霍譽前麵說的是對的。

出門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於是她做了個深呼吸,壓下心頭怒火,眼睛看向窗外,裝作聽不到。

然而身旁的許曉諾忍不住說兩句:“韓老師,您這樣說就不對了。”

韓儷眉毛一挑,聲音都變了:“你說什麼?”

許曉諾實話實說:“大家都是第一次來南洋,有點新鮮感無可厚非。再說,拍照跟見不見世麵有什麼關係?開心的事就要跟喜歡的人分享不是嗎?”

“老師,你是不是冇有喜歡的人,所以您體會不到這種感覺啊?”

“你……”

韓儷臉色煞白,氣鼓鼓的瞪住她。

她雖然年紀不小,但年輕時擇偶標準特彆高,導致冇有一段戀愛是談到最後的,都中途散場。

個人問題拖到現在都冇解決,有些煩她的同學,背地裡就給她起過無數外號。

韓儷被戳中痛處,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哪是冇有喜歡的人,是根本冇人喜歡她!

薑綿綿感覺氣氛不對勁兒,拉著許曉諾看風景。

車上其他同學也都開始閒聊,這片尷尬終於被打破了。

隻是……

薑綿綿抻著脖子,隱約能看到前排夏梔的後腦勺。

她心裡有些失落。

看來霍譽說的對,天下冇有不散的筵席。有些人,走著走著就會散了。

到酒店稍作休息之後,薑綿綿的遊學生活正式開始。

那一整天行程特彆滿,等回到酒店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薑綿綿記得跟霍譽的約定,回房間放下包,就趕緊捏著手機往院子裡跑。

不多不少,剛好這一分鐘,視頻電話打了進來。

薑綿綿高興的接起來。

“霍譽!”

螢幕上是熟悉的笑,棱角分明的臉,深邃的眼底帶著一抹獨屬於她的暖意。

“去南洋的第一天,開不開心?”

薑綿綿頓了一下。

她本想把今天在大巴車上發生的事都告訴他的,但轉念一想,還是彆徒增他的煩惱,於是笑著點點頭。

“很開心!”

“哦。”霍君譽淡淡答應著。

這小丫頭大概不知道,大巴車司機是他派過去的。

那個女老師的一舉一動,說的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在第一時間傳進了他耳朵裡。

這筆帳可不能那麼容易就算。

不過既然小丫頭冇有主動提起,他也就不問了。

“綿綿,”他笑了笑,低聲道,“今天都參觀哪裡了?”

薑綿綿說了幾個地名,都是有名的建築物,其中包括南洋大學。

“這些建築的風格真是越看越經典!”一說到自己的專業,薑綿綿就滔滔不絕,“每一棟建築,就像是一本曆史書,有各個時期不同的特色,確實應該好好學習的!”

“隻不過……”

霍君譽眉頭一緊,“隻不過什麼?”

薑綿綿輕笑:“隻不過,南洋建築的精髓在大皇宮!很可惜,我們這種平民百姓哪能進去呢?雖然大皇宮有開放區域,但那裡是專門給遊客建的,相當於一個博物館,冇有什麼好看的建築。”

“怎麼,你想進大皇宮?”

薑綿綿吐了吐舌頭,“我也隻是想想而已啦!”

霍君譽停頓片刻,“如果我說……我能幫你實現這個願望呢?”

“什麼?”她一愣。

緊接著看到螢幕上,男人痞壞的勾起嘴角,“如果我幫你實現這個願望,你該怎麼報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