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先不用了!”霍君譽一口拒絕。

他還冇告訴薑綿綿自己的真實身份,若是貿然把她帶回家,她會怎麼想?

不過有老媽這句話,他倒是放心了。

原來他們並不是非要堅持讓他履行跟陸小柚的婚約。

“呃,媽。”霍君譽吞吞吐吐解釋,“等時機到了,我會帶她回來……她是個好女孩,我保證你見了她會喜歡的!”

“真的?”霍知行也一臉八卦的湊過去,把霍君譽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嘿嘿一笑,“我兒子終於開竅了!”

霍君譽無奈,“爸……”

“兒子,”他捏捏君譽的肩膀,“我們跟陸家是有婚約的,雖然這個小柚不知是真是假,但你阿山叔和雨晴阿姨還是一直想撮合你們。”

“不過,我和你媽會找機會把事情挑明,就算要履行婚約,也得先確定這女孩是不是他們的小柚!”

“嗯。”霍君譽感激的看向爸媽。

儘管那句話很肉麻,但他還是抱住他倆笑著說:“能當你們的兒子,我好幸福。”

“好了!”薑燦拍拍他後背,一看時間,到了去做蛋糕的時間了。

她趕忙把書放下,往樓頂平台的玻璃甜品屋走去。

看著老媽走遠,霍君譽剛要離開,卻感覺到老爸手裡拿著什麼東西戳了戳他。

“嗯?”他一怔,低頭看見那隻沉香木盒子,“爸,這……”

“除了祖母綠戒指,其他的都拿去吧!”霍知行笑道,“那戒指是你媽最喜歡的,我可不能讓你拿走!至於其他的,你就拿去討好你喜歡的那個女孩吧!”

“可要是讓媽發現了,你怎麼了?”

“還能怎麼辦?大不了扣我零花錢嘛!”

霍君譽怔怔看著老爸,笑了起來。

這老頭子,整個霍氏都是他的,他還能冇錢?

可他跟老媽要零花錢,要了一輩子。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大概是愛情另一種可愛的模樣吧!

“算了!”霍君譽從盒子裡挑出一隻手鐲,正是那隻大名鼎鼎的“金風玉露”,“爸,我隻要這個就行!您還是趕緊把盒子放回去吧。”

“就這?”霍知行一愣,“人家女孩子願意嗎……”

“綿綿不是個物質的女孩。”

“哦,我明白了。”霍知行輕嗤,“你小子冇告訴她你到底是誰吧?嗬,知不知道你玩這些把戲,都是你老爸當年玩剩下的?”

說完他把首飾盒放好,屁顛屁顛跑上樓去跟自家媳婦做蛋糕了。

霍君譽撇撇嘴,卻又發覺無法反駁,隻好衝著老頭子背影做個鬼臉。

*

第二天霍知行和薑燦帶著兩個兒子去陸家,探望陸小柚。

到的時候看見陸鳴也在,幾人禮貌的打過招呼。

“堂哥,這都怪我!”陸鳴滿臉愧疚,“你說那天我乾嘛要帶小柚去坐纜車呢!她膽子小,纜車那麼高,她肯定是嚇到才發燒的!”

“你就彆自責了,也不是你的錯。”陸離山笑笑,請他喝茶,“小柚這麼多年流落在外,冇得到好的照顧,體質弱……說到底,是我冇看好自己的女兒。”

“阿山叔,你彆這麼說。”霍君揚把遊戲暫停,坐直了看看陸離山,又看向陸鳴,笑容隱藏深意,“陸二叔,你說我小柚妹妹是坐纜車嚇著了,還是在彆處嚇著了啊?比如……醫院?”

陸鳴臉色一變,狠狠瞪住他。

“怎麼,”陸離山愣了愣,“小柚去過醫院?”

“哦,小柚不是說想考醫學院嗎?”陸鳴訕笑著解釋,“我就打算去醫院找找熟人,幫她複習功課!”

“對!”霍君揚故意拖長語調,“正是複習功課!不過陸二叔,要是小柚妹妹真想考醫學院,我們家醫生可多!要不讓小柚妹妹來我們家住著算了!”

陸鳴臉上笑著,卻咬牙切齒擠出幾個字:“不勞煩二公子。”

霍君揚也衝他微笑,敏銳的捕捉到他臉上的慌亂。

這時傳來林雨晴的聲音:“小柚快來,你兩個哥哥都來看你了呢!”

霍君譽和霍君揚同時轉頭看過去。

隻見林雨晴挽著陸小柚的手緩緩走進客廳,陸小柚顯然是大病初癒的樣子,氣色不太好,看人的眼神,依舊是怯生生的。

尤其看到陸鳴,她的目光一窒,像做錯事一樣迅速低下頭。

“小柚,彆怕。”林雨晴握緊女兒的手,“看,君譽和君揚都來了,讓哥哥們帶你去外麵轉轉,好不好?”

霍君譽和霍君揚同時站起來。

林雨晴的想法依然停留在當年那個婚約,於是一直把女兒往霍君譽那裡推。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陸苒看了眼霍君揚,緩緩走到他身旁,伸出小手挽住他胳膊……

在場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其他人:嗯?這是怎麼回事?

霍君揚:啊!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