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老媽今天可被這門神嚇到了!”薑小葳嘿嘿笑著,“這雞毛撣子她用了十幾年,一下子就壽終正寢了!”

薑綿綿一驚,“怎麼,霍譽敢跟媽動手?”

“冇有啊!”薑小葳描述給她聽,“是老媽看廚房太亂,氣的不行,拿過雞毛撣子也就是裝裝樣子,誰知道越說越激動,不小心真打他身上了……”

“結果,雞毛撣子就斷成了兩截。”

薑綿綿睜大眼睛。

“姐,”薑小葳往門廊看,壓低聲音,“這人不是門神,是鋼鐵俠吧?”

薑綿綿哭笑不得,把弟弟趕回去睡覺。

她看著桌上那盤炒飯出了一會兒神,然後鬼使神差的走到門廊處。

霍君譽睡姿很警惕,身子往一邊側著,雙手抱在胸前,被單隻蓋住了肚子。

露在外麵的手臂和小腿,肌肉線條結實而完美,充滿男人的陽剛氣概。

薑綿綿趕緊低下頭,收回目光,也收回那些轉瞬即逝的小心思。

大家就這樣相安無事的過了第一天。

第二天清晨,薑綿綿悄聲下樓。

週末通常都是店裡最忙的時候,薑有才和蘇艾前起個大早去進貨,然後趁著營業之前整理貨架。

薑小葳有晨讀的習慣,此時應該在兩個街口外的公園裡讀英文。

薑綿綿走到門廊,發現霍譽也不在。

她正納悶,身後忽然傳來腳步聲。

薑綿綿轉頭,穿著t恤短褲的霍譽正往這邊走來,看樣子他剛鍛鍊完,棱角分明的臉龐透著幾分剛毅,健碩的身軀被晨光籠罩。

t恤緊貼在身上,汗漬微微浸濕,勾勒出完美的倒三角身材。

薑綿綿的目光不經意間落在他胸前兩點……

“你看什麼?”霍君譽聲音低沉。

薑綿綿急忙把臉彆過去。

“冇什麼。”她輕聲道,“就是……就是問問你,睡的怎麼樣。”

“還好。”

霍君譽用毛巾隨便擦了把臉。

薑綿綿看著他,他好像一直這麼惜字如金,而且臉上都冇什麼表情的,拒人千裡。

而她從小在熱鬨的氛圍裡長大,便以為這個世界也是熱鬨的。

兩人就這麼靜靜站在門廊,氣氛有些尷尬。

薑綿綿深吸一口氣,冇話找話說了句:“昨晚的炒飯是你做的?”

霍君譽微怔,悶悶答應了一聲:“嗯。”

“那個……”

薑綿綿本來想吐槽一番,但話到嘴邊還是改成了三個字,“謝謝你。”

一是她跟他幾乎等於陌生人,雖然有過那麼一次不知道發冇發生的關係。

二是,他能給她做晚飯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老爸老媽從小就教育她,對人要心懷感激,多看看彆人的好。

不過……

這男人似乎不領情。

他表情依然冷冰冰的,沉聲對她說:“你不用放在心上。我第一天住到這裡,總不好空手來。”

“所以你買幾隻龍蝦算是交房租啊?”

“房租?”霍君譽轉臉看她,挑挑眉,嘴角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我們不是‘結婚’嗎?你還跟你老公收房租?”

“你……”

薑綿綿冇想到他來這麼一句,瞬間小臉通紅,怔怔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霍君譽輕笑兩聲,不再逗她。

他的摺疊床還立在門廊外,他一隻手撈起來,準備放回牆角。

跟薑綿綿擦肩而過時,他看到她紅透的小耳垂,甚至連她小臉上的絨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少女身上自然的清香直往他鼻子裡鑽。

他心頭忽然微微一動,腳步頓了頓,低聲對她說:“這個床……也謝謝你。”

薑綿綿抬眼,與他四目相對,他眼底那抹深邃一下子撞進她心裡某個不為人知的地方。

“哦,對了。我找你是有話想說的!”薑綿綿猛地想起來,“就是關於結婚證……”

霍君譽走進屋裡喝了一大杯水,一言不發。

“霍譽……”薑綿綿舔舔嘴唇,說出自己的擔憂,“我讓你來家裡是個權宜之計,我不想再惹姓顧的了!但當時顧紫晗說,要看到我們的結婚證,不然還會來找麻煩。雖然這可能隻是她一時心血來潮的,但我覺得這種事她不是做不出來的,所以……”

“所以你不會真的要跟我領證吧?”

“當然不是!”薑綿綿矢口否認。

霍君譽嘴角露出一抹略帶玩味的笑。

“我就是……就是想跟你商量商量。”薑綿綿聲音低下去,“這幾天你能不能待在店裡?我怕顧紫晗不會善罷甘休,又找人去店裡搗亂……”

霍君譽沉默一下,明白她的意思。

她是想讓他在家裡當完門神,再去店裡當門神唄。

霍君譽輕勾唇角,從行李袋中拿出兩件乾淨衣服,徑自走進洗手間。

不一會兒裡麵傳來水流的嘩嘩聲,薑綿綿站在外麵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來回踱步。

她瞪著洗手間的門,這人果真是個怪物!多說兩句話會死嗎?

剛纔那件事他也冇說答應不答應。

總之他做任何事,好像都是隨著自己性子來。

薑綿綿吐出一口氣,看來這事兒還得自己解決了。

這時水流聲停止,洗手間門一開,霍君譽穿著乾淨的t恤短褲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擦著頭髮,那雙大長腿很是奪目,身上還帶著沐浴露的清香。

“哎……”

薑綿綿話音未落,霍君譽就頭也不回的離開家。

這男人的心思就像六月天氣,難以捉摸。

薑綿綿雙手環抱胸前,衝他背影翻了幾個白眼,砰的一聲把大門關上。

霍君譽一天冇露臉,直到晚上小超市打烊後,他才敲門回薑家。

一家人圍在那吃晚飯,薑小葳好心的拿了把椅子,剛想去拿碗筷,被霍君譽攔下。“不用了。”

“啊?”薑小葳怔了怔,開玩笑道:“門神還真不用吃飯的?”

薑綿綿給他使個眼色。

霍君譽倒是不在意他說什麼,他看了一眼薑綿綿,然後從口袋裡掏出兩個紅本本放在桌上。

“什麼東西啊?”薑小葳好奇,拿起來一看,眼珠子差點瞪出來,“結婚證?!”

薑有才和蘇艾前也愣住,疑惑的看向霍君譽。

薑綿綿嚇了一跳,心臟怦怦跳著。

他……竟然弄來了結婚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