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知行笑了笑,老媽有什麼好訊息從來不跟他說,都是打電話給薑燦。

在傅秀玉眼裡兒媳婦纔是親的,兒子是撿來的。

而霍知行也很瞭解老媽,她的好訊息無外乎就是——自家股價漲了,對手股價跌了,或者事業版圖擴大了,她的眼中釘都拔掉了……

然而很快,傅秀玉那突然的一嗓子,讓霍知行的大腦瞬間空白了幾秒鐘:

“我交男朋友了……想讓你們看看!”

“什麼?!”

霍知行猛地湊過去。

要不是薑燦手快,他幾乎就一頭撞在手機螢幕上。

“媽你說什麼?你交男朋友?真的假的!”

薑燦不停給他使眼色,讓他彆一驚一乍。

可她哪裡能明白兒子對老媽的心情……

霍知行不是個迂腐的人,儘管爸媽離婚對小時候的他造成了一定傷害,但隨著年齡增長他也明白,有些事不能強求,尤其婚姻和緣分。

兩個人緣分儘了,再綁在一起,對誰都不好。

更何況傅秀玉和霍展鵬本來就冇什麼感情基礎,完全是因為家族利益才結合在一起的,兩人性格差了十萬八千裡,分開也是理所當然。

隻是……

霍知行心裡仍然彆扭。

“媽,你找了個什麼人?給你高興成這樣!”他沉著臉,那質問的語氣不像是兒子關心媽,倒像嚴肅的老父親訓斥不聽話的閨女。

“媽,你得睜大眼睛好好看著,知人知麵不知心!萬一那個男的接近你是彆有所圖怎麼辦?到時候你彆讓人騙慘了!”

“你這逆子!”傅秀玉跟他嗆起來,“你就是見不得你老媽幸福是吧?”

“媽你簡直是無理取鬨!”

“你再說一句試試?!”

“好了好了……”薑燦趕忙打圓場,先按住霍知行,然後陪著笑臉看向傅秀玉,“媽,知行不會說話,您彆跟他一般見識!”

傅秀玉聽到這軟聲細語,怒氣纔算消了點,臉上慍色也慢慢褪下去。

“您能找到幸福,我們兩個都為您高興的!”薑燦柔聲道,“不過……知行的擔憂也有道理,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這個嘛,說來話長!”傅秀玉笑了笑,“燦燦,一會兒媽把照片發給你,你替我把把關!好了,我先不跟你說,我要趕緊打話給你媽!尹文熙這老太太,要是知道了肯定八卦的睡不著覺……哈哈哈!”

說完傅秀玉關了視頻。

薑燦盯著黑屏沉默了一會兒,身旁的男人跟她一樣,一言不發。

他身上那股壓迫感讓人不敢大聲喘氣。

薑燦看著他陰沉沉的臉,輕輕靠在他肩頭,小手從胸前摸到他鎖骨的位置,輕柔摩挲。

“怎麼了?”她輕聲,“媽不過是找個男朋友,你氣成這樣?”

“我……”

霍知行垂著眼皮,有很多話堵在嗓子眼裡,就是說不出來。

“我不是,不希望媽幸福。”他沉著聲音,“隻是……”

“隻是你忽然有種失落感?”

“嗯?”霍知行一怔,轉而對上她晶亮的雙眼。

恍惚間他好像回到他們初次見麵的那個“新婚之夜”,那時她也是用這雙漂亮的大眼睛看著他,那種溫柔而堅定的力量像潺潺溪流,一點一點瓦解他冷硬的防線。

霍知行心頭一緊,不由自主將她摟緊些。

“老公,”她聲音軟軟糯糯,“我明白你的失落感……爸媽離婚了,後來爸娶了雲姨,而現在媽媽也即將有自己的另一半,所以你覺得自己落了單,是不是這樣?”

霍知行緊抿著嘴唇。

讓這個硬邦邦的男人承認自己的脆弱確實有點難,不過他這種表現,恰恰說明她說對了。

沉默許久,他終於開口道:“老婆,是這樣……”

薑燦有些愛憐的摸摸他的臉。

“爸媽離婚之後,雖然他們對我還是很好,兩邊的人也對我很好,但我心裡始終有個結。”

“雖然雲姨對我視如己出,可有時候我看到她、知心和爸爸在一起時,我覺得他們纔像一家三口,而我隻是個外人。”

“現在,老媽也要有自己的家了……”

霍知行勾唇,發出一聲自嘲的輕笑。

很快他又回過神,看看薑燦,擔心的問:“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小心眼?”

薑燦小鳥依人的蜷在他懷裡,她身上的溫熱香甜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特效藥,讓他心情慢慢平靜下來。

“傻瓜。”她溫柔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這不叫小心眼,這叫人之常情。”

霍知行心頭一緊。

“老公,你怎麼會落單呢?你還有我啊!”

“爸媽有他們各自的人生,不可能陪你一輩子……但你的人生,我一定奉陪到底!”

“燦燦……”霍知行微微哽咽。

“其實人生就是這樣,父母會先我們一步離開,兒女長大後也有自己的生活,人本來就是孤單的。”

“但人生路上有你,我就一點都不孤單了!”薑燦甜甜笑著,手指輕戳他心口,“你呢?是不是跟我一樣?”

霍知行嘴角動了動,想說什麼,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隻能用一個深吻來表達內心……

“唔!”

薑燦猝不及防的被他吻住,幾乎喘不過氣。強壯的手臂繞過她肩膀,大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遊走。

“不行……”她輕輕推他一下,“今天不行……”

“我知道。”他笑了笑,深邃的眼底帶著幾分迷離,細細密密的吻從她臉頰落到胸前。

吃不到,啃一會兒也可以。

霍知行笑起來,把被子一掀蓋過頭。月色跳過窗欞,照在大床起起伏伏的身影上。

……

幾天後霍知行和薑燦帶著兒子來到曼城。

這不是小君譽第一次坐飛機,但那時他剛出生,還太小,這會兒已經一歲多了,坐飛機也十分配合,冇讓薑燦操心。

他瞪著一雙萌力十足的大眼睛環顧四周,對一切都充滿好奇。

然而看到自家老爸時,他扁了扁嘴,把腦袋扭過去。

“這臭小子……”霍知行眼睛一瞪,低聲罵了一句。

其實這一路他心裡很不爽。

原本他打算帶薑燦一個人來曼城的,就當度個蜜月,好好過一回二人世界。

可薑燦說什麼也放不下兒子。

霍知行磨破了嘴,對天發誓說去曼城隻要一個星期就夠了。家裡保姆傭人一大堆,尹若鴻和尹文熙也在家看著,把兒子交給他們有什麼不放心呢?

無奈自家老婆竟然是個兒子奴,事事以兒子為先,他這個當老公的也隻能給兒子讓路。

於是就在霍知行百般不情願中,薑燦帶著霍君譽興高采烈的登上了開往曼城的飛機。

一出vip通道,就見傅秀玉等在那裡了。

“燦燦,兒子!”她興奮的揮揮手,一見了小君譽更是樂的合不攏嘴,一把抱了過來。

“哎喲我的小寶貝,你長的可真夠快的!快讓奶奶親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