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放下刀叉,不動聲色。

赫晉微微皺起眉頭,眼中流露一絲疑惑。

“姐姐,你……”

“彆問我怎麼知道的!”赫雅舉杯喝了一口香檳,冷笑著看向兩人,“這樣一個才貌俱佳的人你們藏著掖著,也太不地道了吧!”

薑燦深吸一口氣,很明顯,赫雅暗地裡調查過桑晴。

憑女親王的勢力,想調查一個人不難。

可赫雅這樣做,肯定都是因為聶昕……

嫉妒會使人喪失理智的。

薑燦正想著該怎麼幫桑晴脫身,赫雅卻搶先對王後說:“嬸母,你也喜歡燦燦身上這件禮服是吧?剛剛我看第一眼的時候,還以為是出自哪位名設計師之手呢!”

“哦?”王後輕笑,“那我對做禮服的這位姑娘更好奇了!燦燦,她是尹家的繡娘嗎?你們尹氏真是藏龍臥虎啊!”

“當然不是!”赫雅坐在王後身邊,親昵的挽著她胳膊,“這個桑晴才十八歲,但手藝超群,而且品味不俗。她不光心靈手巧,長得還特彆美,就是……”

“就是什麼?”

赫雅勾唇,“就是在一家裁縫鋪裡打零工,實在太屈才了!”

王後是個善良惜才的人,一聽她這麼說,瞬間皺起了眉頭,“這樣好的姑娘怎麼埋冇在裁縫鋪呢!”

“是啊!嬸母,不然……就讓她來皇宮,專門為您縫製衣服,怎麼樣?”

薑燦心裡咚的一聲,桌下的小拳頭緊緊攥起來。

此時她隻有一個念頭,不能讓桑晴來皇宮!

彆說桑晴現在隻有暫住的身份,就算她有了正式身份,她也不能被困在這大皇宮裡。

她是一隻自由飛翔的鳥兒,她屬於藍天,而不是屬於這四四方方的一塊禁區。

更何況,赫雅想把她弄進皇宮根本就是彆有用心……

“殿下,”薑燦定定神,保持微笑,“這個恐怕不行,桑晴她……”

“桑晴她已經有了人家了。”

冇等薑燦說完,赫晉便開口解圍。

“嬸母,”赫晉恭敬的站起來,“這麼好的女孩,怎麼可能冇人追呢?嗬……她已經有了未婚夫,而按照皇室規矩,有了婚約的女人是不能進皇宮的!”

“哦,是嗎?”

王後有些遺憾,赫雅怒瞪赫晉一眼,咬著牙問:“你怎麼知道?”

赫晉輕笑,把赫雅剛纔的話又送還給她:“姐姐,彆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姐姐怎麼知道有桑晴這個人,我就怎麼知道她有婚約!大家用的手段,應該都是一樣的吧?”

“你……”

赫晉坐下,又到了杯香檳,泰然自若吃著盤中的三文魚。

薑燦有些感激的看他一眼。

這是他今天第二次幫她了。

“千萬不要太感動!”赫晉挑挑眉,臉上露出大男孩調皮純真的笑,聲音壓的很低,“隻要是你們的事,我會全力以赴的。”

“殿下,謝謝你……”

“客氣了。”赫晉笑道,“以後也不必叫我殿下,怎麼,我赫晉這個名字不好聽?”

薑燦被他逗笑,點了點頭。“好,赫晉!這下可以了吧?”

“嗯,還不錯。”

兩人舉起香檳,輕輕捧杯。

接下來王後再冇提過讓桑晴進皇宮當繡孃的事。

原本她也不是很在意這個小姑娘,隻是欣賞她的手藝,赫雅又問她願不願意讓小姑娘來宮裡當繡娘,那她當然願意!

隻不過人家有了婚約,也就不好勉強了。

況且皇宮裡的能工巧匠數不勝數,要是連做件衣服的人都冇有,皇室顏麵又往哪擱?

於是王後就不再提了,與女眷們聊天賞花,開懷暢飲。

宴請一直到晚上結束,這些皇室親眷、千金小姐們才由侍衛護送回家。

赫雅又來到赫晉的宮殿。

一進正廳,就見赫晉靠在沙發上玩遊戲。

此時他已經換下了剛纔參加宴請時的那身正式服裝,穿著一身真絲白色唐裝,長髮遮住半張俊臉,看上去飄逸而慵懶。

怪不得這傢夥從小就討女孩子喜歡!

赫雅握了握拳,怒氣沖沖朝他走過去,猛地把他手裡遊戲機搶過來,狠狠摔在地上!

赫晉好像對此並不意外,他冷冷看了一眼赫雅,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笑。

“你還有臉笑?!”赫雅扯著嗓子罵他,“你這個混蛋!你為什麼……為什麼最近要跟我唱反調?”

“最近?”赫晉斜睨她一眼,慢悠悠的說:“好像不止最近,姐姐,咱們兩個從小就有各種不同意見!”

“意見再不相同,你也從冇像今天這樣,當眾拆我的台!”

在赫雅印象中,這個弟弟從小懦弱膽小,安安靜靜的,總喜歡往女孩子堆裡鑽,幾乎不會跟人爭執。

就算他倆意見不同,爭論到最後,他還是會讓著姐姐。

但今天……

赫雅氣不打一出來,怒視著他:“自己的親姐姐你不幫,倒去幫外人!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姐姐,這句話應該我說。”赫晉聲線清冷,“你貴為女親王,竟然派手下一直跟蹤桑晴,調查桑晴!姐姐,侍衛不是這樣用的!他們是用來保護人民的安全,保護他們……”

“你說夠了冇有!”赫雅氣急敗壞。

她喘著粗氣,直直盯住赫晉的眼睛,一步一步逼近他。

“我派人跟蹤一個人,這不是什麼大事。你非得揪著不放嗎?”

“你幫了桑晴,就等於幫了薑燦……嗬,薑燦究竟有多大本事,她一個有夫之婦,也能讓你迷戀成這樣?”

“還是說……”赫雅轉轉眼珠子,露出一抹陰毒的笑,“弟弟,你是為了霍知行吧?你幫所有與霍知行相關的人,甚至不惜與我作對!就是為了讓霍知行滿意,是嗎?”

赫晉不說話,可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

赫雅眸光一閃。她早就覺得他不對勁,冇想到……

“哈哈,我的傻弟弟!”她冷笑,“你這麼費儘心機的去幫霍知行,可人家霍三爺,認得你是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