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薑燦愣了一下:“爸,什麼親王?”

尹若鴻臉色不算太好看,嘴角扯出一絲苦笑。

“把君譽交給保姆,然後你把知行叫來,我帶你倆一起去見他們!”

隨後幾人來到會客廳。

一進門,薑燦就看見一男一女端坐在沙發上。

尹家的會客廳富麗堂皇,而他們兩個坐在那,一身傳統南洋服飾,珠光寶氣,雍容華貴。

老陳按照皇家禮節引薑燦和霍知行見他們。

“小姐,姑爺。”老陳低聲說,“左邊這位是赫雅女親王,右邊,是赫晉親王。你們應該行禮的。”

薑燦點點頭,恭恭敬敬行了禮。

然後她才抬眼看他們。

赫雅淺淺一笑,跟她打了個招呼。聽說她是皇室中唯一的女性親王,地位不凡。

薑燦暗想,不光地位不凡,長得也漂亮,從小在皇室長大,優雅高貴已經被刻在了骨子裡。

她身邊那位赫晉親王,倒有一股陰柔之美,對人溫文有禮,平易近人。

“之前隻見過尹董事長的公子,”赫晉輕聲道,“這位小姐還是第一次見。”

“這位小姐我聽說過。”赫雅輕笑,“就是從前一直在江州生活的那位,薑燦。”

“已經改叫尹燦了。”尹若鴻微微勾唇,“隻不過二十幾年來燦燦已經習慣了她的名字,其實叫什麼無所謂,她是我的女兒,這纔是最重要的。”

薑燦倒是有些意外,冇想到她跟赫雅第一次見麵,這位女親王就把她的底細都調查清楚了。

而赫晉一直在旁邊笑著,他的目光落在霍知行臉上,短暫停頓了一下。

“姐姐,彆忘了正事。”他提醒道。

赫雅神情淡淡的,讓隨從奉上禮物。

尹若鴻象征性的推脫兩下,最後還是讓老陳接了過來。

“今天是奉我叔父之命,特來恭賀尹董事長喜得外孫。”赫雅說著客套話,“希望尹氏枝繁葉茂,在製藥業再創輝煌。”

“謝謝。”

尹若鴻跟皇室打交道久了,每一個細節都做的極其到位。

他不卑不亢,讓管家上茶,然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跟赫晉和赫雅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場麵上的事都結束了,大家也放鬆下來。

聊了一會兒,赫雅有些坐不住,眼神一個勁兒往門外瞟。

尹若鴻很明白她在想什麼,但閉口不言。

赫雅終於忍不住問道:“聽說這次尹小姐回南洋……不止她一個人回來的?”

薑燦一怔,還冇來得及答話,尹若鴻便搶先笑道:“殿下這話問的!當然不是她一個人,這不,女婿就坐在旁邊呢!”

赫雅分明不是這個意思,眯著眼睛看了看尹若鴻這老狐狸。

尹若鴻繼續說:“還有我的小外孫,殿下要是想看,我讓人把他抱來!”

“尹董事長,”赫雅唇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我指的是誰,董事長您真的不明白?”

尹若鴻端著茶碗的手頓在半空。

論身份地位,他當然冇法跟皇室抗衡。

但論到規矩,他敢打賭,赫雅絕對要顧及皇室的顏麵。

一個女親王表現的太渴望男人,那皇室的臉要丟到全世界了!

於是尹若鴻慢悠悠放下茶碗,帶著笑意的眼底掠過一道精明的光。

“殿下想問的,是聶昕吧?”

赫雅一直在把玩手串,聽到聶昕的名字,手指驀然收緊。

但臉上依然冇有任何異常。

尹若鴻笑笑說:“聶昕確實跟著回來了。”

赫雅猶豫一下:“那我……”

“殿下您身份尊貴,怎麼能主動開這個口?”尹若鴻不緊不慢道,“按著皇室規矩,殿下不能擅自約見男性。要約,也應該是阿昕帶著禮物,正式邀請殿下纔對!”

赫雅臉色一變。

讓聶昕約她?那跟讓太陽從西邊出來有什麼區彆?

可尹若鴻把皇室規矩搬出來,又讓她無可反駁。

她隻能咬咬嘴唇,使勁兒拽著指間珠串。

赫晉善於察言觀色,看的出尹若鴻並不歡迎他們兩個,儘管是皇室,但在這個國家裡,皇室隻是擺設。

尹若鴻隻是礙於情麵,才一口一個“殿下”的尊敬他們。

所以現在,他倆是時候離開了。

赫晉拽了拽赫雅的袖子,給她使個眼色。

赫雅心情不好,臉色僵硬。赫晉隻好自己站起來,又說了幾句客套話,然後由隨從開道,慢慢往門口走。

在與霍知行擦肩而過時,他的目光又在他臉上停留一瞬。

霍知行有所警覺,然而抬眼,對上的卻是那人溫和的微笑。

兩人走後,薑燦和霍知行陪尹若鴻來到書房。

“南洋國王冇有自己的孩子,”尹若鴻解釋道,“於是在宗族的孩子中間選了幾個封為親王,估計是想觀察一下,看看誰出色,將來就繼承王位。”

“所以那個赫雅,將來也有可能變成女王了?”薑燦問道。

尹若鴻點點頭。

這也是聶家不願得罪赫雅的原因。

南洋是個典型的君主立憲製國家。

雖然君主的權力有限,皇室基本不掌握實權,但那終究是皇室,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很得民心,很有號召力的。

再加上皇室有一定的人脈,他們尹家想繼續發展下去,少不了要跟皇室成員打交道。

“其實……”尹若鴻歎口氣,“皇室是有意與聶家聯姻的。”

“什麼?”薑燦和霍知行都有些吃驚。

“聶昕的父親,也就是你的姨夫,是大將軍聶振。”尹若鴻看著她,“他也算是個風雲人物,立過幾次一等功,還被皇家授予了爵位。”

“所以聶昕被赫雅看上,一點都不稀奇。”

“而聶昕如果真的跟赫雅成了,倒也是件好事。”

“隻是……”尹若鴻停頓一下,“我看阿昕那孩子,心思根本就不在赫雅身上吧!”

薑燦愣住,不由得感慨尹若鴻這雙眼睛確實夠毒的。

“所以,爸……剛纔赫雅想見聶昕的時候你直接回絕了,就是這個原因啊?”

“有這方麵原因,但不全是。”尹若鴻輕笑,“聶昕畢竟是咱們家人,我不想讓他受委屈。而且……我看聶將軍並冇有跟皇室聯姻的意思,起碼目前看來,他不支援赫雅這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