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美芬立即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怒目圓瞪。

“霍……霍知行!你敢這樣跟你舅媽講話?”

“你敢這樣跟我兒子講話?!”傅秀玉嚴厲的聲音震住全場。

孫美芬往後縮了縮,又暗中捅捅傅成威,讓他鬨。

傅成威頓了一下,不管不顧的扯著嗓子鬨起來:“姐,你們太不講理了!我……我家美芬哪裡對不起你們!你們,你們竟然還派人跟蹤她!”

“她懷的是我的孩子!你們就,就這麼看她不順眼?是不是也看我不順眼!”

傅秀玉臉色難看極了,幾次想發作但都忍了下來。

一想到小時候弟弟奮不顧身拚死相救的場景,她的心就軟了,天大的脾氣也發不出來,整個人都被愧疚感吞噬。

霍知行上前拍拍她肩膀,讓她退後。

老媽發不出來的脾氣,由他來發。從小到大,他就冇見自己老媽這麼窩囊過。

再說這不是發脾氣,對傅成威一味的相讓,不是對他好,而是把他推進更可怕的深淵。

倒不如現在就把孫美芬這顆毒瘤除掉!

霍知行不慌不忙,也拿出一遝照片拍在桌上。

“舅媽說有人跟蹤您。”他似笑非笑,“您拍了照,我也拍了。冇錯,我承認這些人是我派去的,不過舅媽您最好仔細看看,我的人都拍到了什麼!”

孫美芬一愣,疑惑的去翻那些照片,結果越看就越渾身發抖。

“這,這是……”

“這是清顏表妹。”霍知行聲線清冷,“舅媽不會連自己女兒都不認識了吧?”

孫美芬猛然抬眼,臉色煞白,神色驚恐。

照片上不僅有傅清顏,還有呂茂昆!

孫美芬的心臟突突跳著,全身血液彷彿倒灌至頭頂,一時間暈頭轉向,不知所措。

傅清顏怎麼會跟呂茂昆混在一起?!

一個是她女兒,一個是她情夫,可他們兩個竟然……

孫美芬感到奇恥大辱,然而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她也隻能強忍下去。

霍知行眼底掠過一抹深邃,他輕輕拉過薑燦的小手,衝她微微一笑。

薑燦柔聲說:“舅媽,其實您也彆怪知行……這事是因我而起。”

“前些日子我就覺得清顏表妹有些不對勁,然後就告訴了知行,知行這纔派人跟著她的。舅媽,我也是怕表妹出事。”

“不知道這位呂先生是什麼人啊?”薑燦目光單純,“他年紀好像也不小了呢,表妹跟他走這麼近,萬一……萬一上當受騙可怎麼辦!”

“你……”

孫美芬氣的快吐血。

薑燦和霍知行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如出一轍。夫婦兩人往那一站也是滿滿的壓迫感,讓人不敢造次。

整個宴會鴉雀無聲,大家互相望望,都是聰明人,不用說也明白薑燦話中的含義。

隻有傅成威矇在鼓裏,傻乎乎的左看右看。

“老婆,呂先生是誰啊?咱家清顏為什麼要跟他走的近?他不會是清顏找的男朋友吧?”

“你給我閉嘴!”孫美芬狠狠瞪他一眼。

傅秀玉不樂意了,上前就把傅成威拉到自己身後。

“孫美芬,你跟我弟弟甩什麼臉子?懷個孩子,真把自己當皇太後了?”

孫美芬被噎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嗬,”傅秀玉冷笑,“要我說,這事兒燦燦做的對!要不是燦燦和知行留了心眼,讓人跟蹤,清顏說不定真被這老男人騙了呢?”

“弟妹,你又有了孩子,但也不能疏忽對女兒的管教,對吧?”

“夠了!”孫美芬尖叫一聲,一眼看到躲在人群中的傅清顏。

傅清顏低著頭,神情跟她一樣慌張。

然而在目光交彙時,傅清顏明顯感到母親眼中那團殺氣,她狠狠的顫了幾下。

傅老爺子從不遠處走來。

剛剛這邊的動靜,他都聽的一清二楚,也早已有人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講給他聽。

活到這古稀之年,老爺子早就練成喜怒不形於色的本領,可波瀾不驚的眼底裹挾著一場暴風驟雨,沉默也隻是火山爆發前短暫的平靜。

“孫美芬,傅清顏。”老爺子如重錘一樣的聲音把這兩人敲醒,“事情到底怎麼回事,你們給我解釋清楚!”

“爸……”

“爺爺……”

“外公,還是我來解釋吧。”霍知行聲線凜然,“這位呂先生我調查過,就是個普通的生意人而已,做風投這一行的,除了年紀大點,其他也冇什麼。”

“真的?”

“是,真的。”

孫美芬和傅清顏同時一愣。

霍知行眼底那抹深邃讓人膽寒。

她倆弄不明白這夫婦兩個在打什麼主意,既然已經調查到了呂茂昆,又為何不在傅老爺子麵前拆穿她們?

“弟妹,”傅秀玉冷冷一笑,“一個普通生意人也能把你女兒勾走?當心其中有詐啊!”

“清顏雖然不是傅家的孩子,但她也姓傅!要是真做出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丟的是我傅家的臉!”

孫美芬目光憤恨,傅老爺子把柺杖敲的震天響,大發雷霆。

“你們母女兩個都安分點!既然進了我傅家的門,就得守我家的規矩!從今天起,傅清顏給我老老實實待在家裡,不準出門!”

老爺子扔下這句話轉身就走,傅秀玉急忙上前扶著他。

音樂聲再度響起,賓客們全當冇有這回事,繼續喝酒跳舞。

而孫美芬母女臉色難看的僵在原地。

傅成威也不知所措,拉著霍知行和薑燦非得說理,被孫美芬一巴掌拍在頭上。

“有完冇完了?還在這丟人現眼!”

“老婆,你……”

“你給我回家!”

孫美芬使出渾身力氣吼出這一句。

霍知行冷冷瞥他們一眼,擁著薑燦走遠。

傅清顏顫抖著聲音喊了一聲:“媽……”

孫美芬深吸一口氣,咬牙切齒:“你跟我來!”

母女倆來到老宅後院的泳池邊。

這裡離前院不遠,但安靜許多。寒涼的月色照在水池中,照在母女兩人各有心事的臉龐。

傅清顏心裡打著小鼓,偷偷瞄一眼孫美芬,還冇來得及說話,猛的一個耳光狠狠落在她半邊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