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美芬連家裡的車都不開,走了一段路走到街區外,伸手叫了輛的士。

一路上她忐忑不安,這種感覺到了呂茂昆的地盤後才漸漸消失。

車子停在街角,冇有直接開到呂茂昆的住所,這是他倆長久以來形成的默契。

為了掩人耳目,她會下車走一段,然而今天當她拐了個彎到那條僻靜的小路上時,猛的感覺身後彷彿有雙眼睛盯著她!

孫美芬一個激靈,低著頭往前一路小跑。

可那種被人跟蹤監視的感覺如影隨形。

她回頭,身後並冇有人,但當她前行時,身後的腳步聲在這條小巷子裡異常清晰。

她頓了頓,眼睛一轉,走了另外一條小路。

很快她急匆匆溜進呂茂昆的公寓。

確定冇人跟蹤之後,她拿鑰匙開門。一進門眼前的香豔場景讓她差點犯了腦溢血!

呂茂昆和兩個白人女郎在沙發上廝纏,身下鋪著的竟然還是孫美芬買給他的土耳其羊毛毯!

“啊——你這個混蛋!畜生!”

孫美芬尖叫,抄起手邊的花瓶就砸過去!正魚水之歡的那幾個人根本冇來得及反應,其中一個白人女郎頭上狠狠捱了一下,裂開一道大口子,鮮血四濺!

另一個嚇的連衣服都冇穿就瘋跑出去。

呂茂昆咆哮著掐住孫美芬的脖子重重一甩,孫美芬摔在牆上……接著房間裡傳來歇斯底裡的哭喊聲,打鬥聲,叫罵聲……伴隨著乒乒乓乓的嘈雜,足足持續了半個多小時才停下來。

呂茂昆的手下進屋收拾殘局,孫美芬鼻青臉腫倒在地上,呂茂昆臉上也被抓了好幾道血印子。

那個被孫美芬爆頭的女人被送去了醫院。

“冇良心的……你良心被狗吃了!”孫美芬哭的撕心裂肺,“呂茂昆,我跟你這麼多年,你這樣對我,你還是個人嗎!”

呂茂昆點了根菸,不耐煩的瞥她一眼。

孫美芬坐起來,一邊拍著地板一邊哭,“早知道我就不甩開那個人了!我就讓他跟著我,讓他跟到這裡來!我乾嘛要保護你?我就應該讓傅家的人知道你的存在,讓他們弄死你……”

“你說什麼?”呂茂昆瞪起眼睛,一把將她從地上揪起來,“你他媽再給我說一遍!”

“嗬,”孫美芬扯扯嘴角,“原來你也有怕的?”

“是誰跟蹤你?”呂茂昆眯起眼睛,唾沫星子四濺,“快說,誰跟蹤的你!”

孫美芬快被他掐冇氣兒了。

但就在這幾近缺氧的時刻,腦子卻異常好使。儘管她也不知道是誰在跟蹤她,但如果能把薑燦拉下水,讓呂茂昆對付薑燦……

自己豈不是省力多了?

“茂昆……”她握住他手腕,“你聽我說,是薑燦……是霍知行的老婆,薑燦!”

“什麼?”呂茂昆不認識。

不過他聽說過,傅氏雖然姓傅,但老爺子對外孫寵愛有加,所以傅氏實際上由姓霍的把控著。

能讓姓霍的看上眼的,肯定不是一般女人!

呂茂昆冷冷一笑,“你怎麼知道是她派的人?”

“她……她應該已經懷疑了。”孫美芬斷斷續續的說,“上次去她家,我就聽出她話裡有話,懷疑我們的公司,我們的錢!茂昆,你得……”

“我得趕緊撤資!”呂茂昆搓搓手,在屋裡來回踱步。

孫美芬驚訝,她明明是想說,讓他趕緊想辦法對付薑燦啊!誰他媽讓他撤資了?

他撤資,那傅清顏還怎麼當女主角!

“茂昆,我的意思是……”

“這錢先不洗了!”呂茂昆擺擺手,“反正你那公司已經註冊了,又跑不了!等這陣子風頭過了,等那個小賤人不懷疑了,我再洗!”

“可是你撤資,電影怎麼拍?”

“你傻啊?”呂茂昆瞪她一眼,“冇我的錢,不還有傅氏集團的錢嗎?他們能連一部電影都拍不起?”

孫美芬被噎住,半晌說不出話來。

原來呂茂昆的心裡隻有他自己。

他根本就不想想,撤資了,她在傅秀玉麵前要丟多大的臉,她的女兒要在傅家所有人麵前丟多大的臉!

原來無論她付出多少,都捂不熱他那鐵石心腸!

嗬,或許原本就是她對他期待太多了吧。如果他真的愛她,又怎麼會公然摟著彆的女人鬼混?

“茂昆,”孫美芬深吸一口氣,“錢已經打到美威經紀公司了,要是撤回來的話,恐怕……”

“怎麼,你想吞了我的錢?!”呂茂昆挑眉。

“當然不是。”孫美芬還是有點懼怕他,“就是撤回來的話需要時間,這麼大的數額,得好多天呢。”

“那沒關係,我能等!”

呂茂昆說完,雙手背在身後大搖大擺的回了房間。

孫美芬站在原地,有股寒意從心底慢慢滲上來。

……

霍知行陪薑燦產檢,等結果的時間裡,收到秘書電話:

“少爺,孫美芬和那個男人的往來賬戶已經查清楚了。嗬,另外還有一筆錢,走的是美威經紀公司的賬,這幾天正在執行撤回操作。不過因為數額大,還冇撤回成功,所以我們就截圖保留了證據。”

“嗯,乾的不錯!”霍知行得意的笑笑,掛掉電話就跟薑燦報告這個好訊息。

“現在證據是有了,但還是不能打草驚蛇。”薑燦冷靜分析,“呂茂昆畢竟是黑道上的人,萬一他窮凶極惡起來,是什麼事都能乾出來的!咱們還得小心謹慎才行。”

“當然了。”霍知行輕輕蹭了蹭她小鼻子,“保護好老婆的安全纔是第一位的!”

“還有兒子的!”

“哦,好吧。”男人回答的不情不願,“什麼時候都忘不了兒子……”

“霍先生,霍太太!結果出來了。”護士上前恭迎,“報告在這裡,請跟我來,醫生有話要告訴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