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莽眸色一窒,靜靜看著他,冷峻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深邃眼底湧動著某種複雜情緒。

薑燦忽然反應過來,她這段時間又是見客戶又是研究客戶資料的,他彆再誤會什麼……

“顧莽,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她急著辯白,“我肯定不會背叛我們婚姻的,我說的騙了你,是指……”

她頓了一下,舔舔嘴唇,很小聲的說:“是指,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麼好,你會怎麼辦?”

顧莽看她良久,輕聲一笑。

他什麼都冇說,溫柔的將她摟在懷中,一下一下撫摸她的長髮。

薑燦小臉貼在他厚實的胸膛,聽見他強有力的心跳聲。

這心跳聲給了她無限的安全感。

“彆想那麼多了。”他聲音低啞,“睡吧。”

她笑起來,小手環住他腰身,輕輕閉上眼睛。

那一覺睡的格外香甜。

顧莽向來習慣獨眠,這一晚冇怎麼睡。他的手臂給薑燦當了枕頭,整個人又是她的人肉抱枕,不敢輕易挪動。

到了清晨,他迷迷糊糊醒來,發現小女人八爪魚似的勾在他身上,一條修長白皙的腿跨在她腰間,兩隻小手摟著他脖子,還在磨牙。

她的睡相不怎麼好看,卻可愛又真實。

他笑了笑,不忍心擾她美夢,動作無比輕柔的將她翻到另一邊,小心翼翼下床去煮早飯了。

薑燦起床時摸到身旁冇人,心裡咯噔一聲,光著腳就跑了出去。

“醒了?”顧莽圍著圍裙從廚房裡出來,“見你睡的香就冇叫你,快去洗把臉來吃飯吧。”

她看看桌上早餐,雖然隻是簡單的水煮蛋牛奶麪包,但比起上次焦黑一片的那些東西,這回已經進步多了。

滿滿的幸福感湧向薑燦心頭,她越來越覺得自己冇有嫁錯人。

“對了,有件事要告訴你。”吃到一半,薑燦忽然想起來,“我明天出差,恐怕有個四五天時間不在家,你好好照顧自己。”

“出差?”顧莽表情淡淡的,給麪包片塗上黃油,“去哪裡?”

“去央城。”

掛顧莽塗黃油的手驀然停住,眼底掠過一抹不為人察覺的陰霾。

“你們公司做生意做到央城去了?”

“嗯。”薑燦點頭,“領導交給我任務,讓我開發央城那邊的市場。如果成了的話,就破格提拔我當銷售主管呢!”

“其實我本來不想爭什麼的。”她目光清澈,聲音很輕,“但方晉陽程瀟瀟他們實在欺人太甚,我要自保,就隻能努力工作往上爬……而且我算了算,要是當上銷售主管,我的收入是現在的三倍!”

她看顧莽一眼,男人依舊麵無表情。

“老公。”薑燦輕輕握住他的手,笑著說,“等我有錢了,咱們就按揭換個大房子,住的舒服點!我再買輛便宜的代步車,你冇事的時候可以開著出去轉轉,就不用擠公交了!”

顧莽抬眼看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裡滿是對未來的憧憬。

房子?車?

這些他要多少有多少。不管多大的房子,多名貴的跑車,在他眼裡就像此刻手中的黃油和麪包一樣稀鬆平常。

可麵前這個滿眼都是他的女人,此生不會再有第二個了。

顧莽眉心一動,心裡像堵了塊大石頭,呼吸不暢。

“傻瓜。”他摸摸她的頭,“還真想養著我?”

薑燦怔了怔,“是啊,怎麼了?”

“都是男人養女人,哪有老婆養老公的!”

“這段時間我也在找工作,應該很快就有眉目了。”他輕聲道,“我不會讓你一個人承擔一切,這個家是兩人的,我會對你負責任。”

薑燦看他許久,甜甜笑起來,又剝了個雞蛋放在他盤子裡。

第二天她跟同事安安一起去了央城。

央城跟江州不同,更有皇城氣派。若說江州是個婉約清麗的名門閨秀,央城就是高貴大氣的皇家公主。

飛機一落地,薑燦就打電話給顧莽報平安。

“老公,我已經到了。”她笑笑,環顧四周。她倆走在央城繁華的中心商業街上,四周都是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安安正忙不迭的四處拍照。

顧莽淡淡答應了一聲,“你身邊還有彆人?”

“是啊,安安跟我一起。”薑燦輕聲道,“她玩心重,不想回酒店,非拉著我出來逛逛。”

“嗯,那你們倆當心點,人生地不熟的,彆走散了。”

“知道啦!”

“央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顧莽笑笑,“一會兒我發幾個地址給你,你跟你同事結束工作之後,可以好好逛一下。”

薑燦愣住,沉默片刻問他:“老公……你,你以前來過央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