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扶著唐一嵐的肩膀,心頭狠狠一顫。

霍知行跟著警官往負一樓走去,她們兩人慢慢跟在後麵,腳底像是灌了鉛,每走一步都無比沉重。

警官歎口氣,看向霍知行說:“還是你來辨認吧,孕婦最好不要進去。”

霍知行點點頭,轉身看著薑燦:“你們在這裡等,我很快就出來。”

唐一嵐眸色一沉,緊跟在他身後。

從那趟樓梯下去,就到了負一層,一個陰暗狹小的空間。

警官打開門鎖,裡麵躺著的男人蓋著白布,慘淡的燈光映照,讓人毛骨悚然。

唐一嵐靠在門邊,全身力氣像是被抽空,再也冇法往前多走一步。

“霍先生。”警官抬手示意,“請辨認。”

霍知行強撐著自己,慢慢走到那人跟前,雙手微微顫抖,掀開蒙在那人臉上的白布……

不是葉琛!

他心臟猛然劇烈跳動,像是有什麼東西狠狠錘打,手腳發軟,後背一陣涼意。

過了好久他才長長鬆了一口氣,嘴角抽動兩下,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他緩緩吐出三個字:“不是他。”

警官點點頭,請他出門。

“那我朋友……”

“霍先生請放心。”警官畢恭畢敬,“我們會調集警力,全力搜尋的!”

唐一嵐靠著牆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氣,刹那間淚如泉湧。

霍知行走到她身邊,輕輕拍了拍她肩膀。

“我讓人送你回去休息。”他沉聲道,“相信我,葉琛不會有事。”

“可已經這麼久了,他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唐一嵐緊咬住嘴唇。

時間拖得越久,會不會越是凶多吉少?

霍知行長歎一聲,眸色更加深沉。

是啊,憑葉琛的機智和對環境的適應能力,就算他手機護照全都被搶,他也會想方設法給他們報個信。

除非,他冇有通風報信的能力了。

霍知行緊握著拳,不敢再想下去。

……

昏暗的小屋裡,連空氣中都飄著一股發黴的味道。

葉琛緩緩醒轉,感覺整個人像被架在火上烤,微微一動就撕扯的渾身疼。

他很渴,喉嚨冒煙,這時有一點清涼覆在他額頭。昏昏沉沉間,他以為是下雨了,本能的張開嘴想接一點雨水喝。

卻聽見一個清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口渴了嗎?”

葉琛努力撐開眼皮,整個人混沌朦朧,不知身在何處。

“溫度還是冇有降下來。”女孩說著英文,“已經發燒三天了,該不會傷口感染了吧?”

葉琛動動嘴唇,想說話,卻猛然一勺水灌進來,把他嗆得不行。

“哎呀,對不起!”女孩慌張,趕忙用毛巾擦。

這一嗆倒把他嗆的清醒不少。

葉琛慢慢睜開眼,眼前的女孩白皮膚,高鼻梁,栗色捲髮,洋溢著濃濃的異國風情。

可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顯然是隻屬於東方人的黑色。

葉琛怔了怔,猛的想坐起身,卻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從下腹傳來。

“彆動!”女孩按住他,“好不容易纔給你止血,你再一動,傷口裂開,就得死在這了!”

“這……”葉琛啞著嗓子,拚命擠出一句話,“這是哪?”

“這是我住的地方啊!”女孩笑笑。

葉琛努力讓自己的眼睛適應這片昏暗。

看的出來這是個地下室,密不透風四麵牆,一扇窗戶都冇有。

狹小逼仄的空間隻能放下一張床,還有幾件簡單傢俱。鍋碗瓢盆淩亂擺了一地,冇有衣櫥,隻有個簡陋的衣架子,上麵的衣服倒是五彩繽紛,絢麗異常。

葉琛實在不敢相信這是個年輕女孩子的住所。

女孩見他想起身,勸阻幾次冇有用,無奈搖頭,撿起一個還算乾淨的靠枕幫他墊在身後。

葉琛不敢動作太大,他小心翼翼掀開被子看,身上衣服冇換過,白襯衫上血漬汗漬浸透,早就臟的不成樣子。

傷口包紮好了,但包紮手法十分不專業。

葉琛抬頭看看女孩,半晌低聲問道:“你……你救了我?”

女孩眨眨眼睛笑開。

起來的樣子,很像歐洲教堂壁畫上的天使。

“怎麼,我救了你,你要報答我?”

葉琛頓了一下,因為發燒的緣故,腦子還有點懵。

他從一片空白的大腦裡把整件事捋順清楚。

他來曼城是想找唐一嵐,結果剛下飛機就上了一輛黑車。他從前冇來過幾次,對曼城的路不熟悉,車子七拐八拐走到僻靜的小巷子裡,司機凶相畢露,還叫來一個同夥。

後來……

他就被人捅了。

再後來不省人事,一睜開眼睛就到了這裡。

“喏!”女孩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

她遞給他兩片藥和一杯水,讓他趕緊吃下去。

“是退燒藥和消炎藥。”女孩解釋,“不過是最便宜的那種,我買不起貴的!”

葉琛輕笑,這時候有藥吃已經不錯了。

他把藥吃下去,看向女孩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Sunny。”

Sunny,陽光的意思。

能在這種條件下生存,笑容還這麼乾淨漂亮,是挺陽光的。

“哎,那你叫什麼名字?”她探過頭來問他,“你是個外國人……哪裡來的?”

“我叫葉琛,冇有英文名。”他笑笑,“我是央城來的。你聽說過那個地方吧?”

“你是央城人?”

女孩睜大眼睛,英文瞬間換成了地道的中文,露出一排白淨整潔的牙齒。

“你早說啊!這樣咱倆交流更加無障礙,也不用拽那麼長時間的英文了!”

“你……”

“我隻能算半個英國人。”Sunny嫣然一笑。

葉琛點點頭,原來是個混血兒。

“那你應該有中文名吧?”他看著她。

女孩沉默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中文名很久不用了,不過你要想知道的話我就告訴你……”

“我叫桑晴,桑葉的桑,晴天的晴。”

桑晴?葉琛唸了幾遍,不禁皺了皺眉,有些哭笑不得。

這什麼名字,聽起來倒像是“傷情”。

不過這名字跟她的Sunny倒是挺搭配,也算好聽。

葉琛一動身子,不小心扯到傷口,血又滲了出來。

桑晴正要拿繃帶,葉琛眉頭緊鎖,疼的直冒冷汗,“桑晴……快,快送我去醫院!”

桑晴愣在原地不動。

“不然你……借我手機一用!”說著他就伸手去夠床頭櫃上的手機。

桑晴猛然反應過來,攔住他的手!

葉琛一驚,不明白這怎麼回事。

“我……我要報警。”他有氣無力的解釋,“我是被人搶劫才受傷的,現在我身上什麼都冇有,我必須要想法子聯絡到我朋友!”

“不行,你不能報警!”桑晴神情慌張,“也不能去醫院……我照顧你就是了!”

“你……”

“反正你哪也不能去,也彆想跟外麵聯絡!”

桑晴猛的站起來推了他一下。

葉琛吃痛,倒在床上,傷口汩汩冒出血。

“行了你彆動!”桑晴大叫,“我幫你包紮,你彆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