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美芬臉色一變,怔了足足十幾秒。

“太太?太太!您在聽嗎?”

孫美芬深吸一口氣,顫抖著聲音問:“你……你到底在說什麼?訂單明明是我的,明明已經跟幾大品牌都溝通過,就差最後一步簽合同了!怎麼可能被霍知行拿走?”

“是啊,所以我也覺得奇怪!”秘書納悶道,“但我剛得到的訊息,幾大品牌都跟霍三少簽了合同,而且……”

“而且什麼?”

“而且這訂單好像是,有人送給三少爺的!”

“什麼?!”

孫美芬手一鬆,手機重重摔在地上,螢幕碎裂。

“媽,什麼情況?”

傅清顏話音剛落,傅成威便一手拎著鳥籠,一手把玩著蜜蠟手串,晃晃悠悠從陽台走進來。

“美芬,出了什麼事啊?”

“爸!”傅清顏趕緊求助,“媽媽那個服裝週的訂單被搶了!”

“訂單?”傅成威皺皺眉頭,恍然大悟,“哦,就是那個國際時裝週的啊?”

“是!”

“哈哈,是我讓給知行的!我知道你那些資料放在哪,然後我就讓知行過來拿了!”

傅成威一臉坦然,說的還理直氣壯。

孫美芬懷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問題,不可思議的盯住傅成威,半晌才緩緩吐出幾個字,“你,說什麼?”

“我說,這訂單是我讓給霍知行的,怎麼了?”

傅成威很不服氣的樣子,鳥籠一甩,雙手抱在胸前。

“上次晚宴,清顏那種態度對我,直到現在也冇跟我道歉!還有你啊,這幾天不對勁!成天甩臉子給我看,一點都不像從前對我那麼好了!”

“哼,她不把我當爸爸,你也冇把我當老公!”

“所以我就小小的報複你一下嘍!嘿嘿嘿,怎麼樣?現在知道我厲害了吧?”

“你……”孫美芬差點一口氣提不上來。

傅清顏急忙上前扶住她,揉著她胸口給她順順氣兒。

傅成威得意洋洋,說完了還吐著舌頭略略略,做了個鬼臉。

孫美芬臉色慘白,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腦子裡嗡嗡的。

“嘿嘿,我……我爸爸說過!”傅成威振振有詞,“在幼兒園裡誰敢打我,就一定要打回去!現在也一樣!誰敢惹我,我也要惹回去!”

孫美芬撲通一聲癱軟在地上。

傅清顏又氣又急,卻又無計可施,隻能先顧著老媽彆給氣壞了。

傅成威得意了一會兒,彎下腰仔細看看孫美芬和傅清顏的臉,確認她倆很氣憤,這才笑笑,直起身來。

“好了,前幾天是我很生氣,現在是你們很生氣,既然都生了氣,這樣咱們就扯平了,還是一家人!以後要相親相愛的纔好,知道嗎?”

“傅成威,你,你……”

孫美芬指著他,在心裡罵了他八輩祖宗,可嘴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整個人虛脫了,有氣無力。

“美芬,你這樣就冇意思了啊!”傅成威又一本正經的教育她,“一個訂單嘛,有什麼了不起的!能有多少錢?”

“嘿嘿,我要多少錢,我姐姐就給我多少!你要真是喜歡那個破訂單,大不了我再給你要回來好不好?”

“傅成威——”

孫美芬終於攢足了力氣,發出歇斯底裡的一聲尖叫。“你給我滾,滾——”

傅成威被她吼的一愣,站在原地,傻傻的看著她。

“我媽讓你滾,你聽不見嗎?”傅清顏怒目圓瞪,直接上前狠狠推了他一把。

“你這個弱智,白癡!滾開!”

傅成威呆住了,好像有一聲巨響在耳邊轟然炸開,心裡一陣一陣,抽出著疼。

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明明是她們兩個先對他態度不好的,他報複一下怎麼了?

可現在……老婆怪他,女兒吼他,他在這個家裡像是個多餘的人。

傅成威眼眶一紅,握緊的拳頭微微顫抖著,許久緩緩轉身,蹣跚著走回自己房間。

“媽,現在咱們怎麼辦?”傅清顏著急的問。

孫美芬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這個訂單的事,幾乎已經鬨的人儘皆知了。圈子裡的人都知道,她孫美芬要接手這個項目。

現在被霍知行搶了去,她的臉該往哪放?

不過若是能跟霍知行合作的話……這個訂單也有她的份。

孫美芬轉轉眼睛,低聲吩咐:“清顏,快準備點禮物,要貴重的。明天咱們恐怕還得跑一趟霍知行那裡!”

……

上午,霍知行坐在書房,看著合約,輕輕勾起嘴角。

國際時裝週的訂單就這麼到手了,說出去誰信!

這可是孫美芬處心積慮從老媽手裡搶走的東西啊!

不過萬萬冇想到舅舅來了這麼一手,這算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

霍知行笑了笑,把合約放進抽屜。

薑燦推門進來,將剛磨好的手衝咖啡放在他桌上。霍知行握住她的小手,輕輕把她拉過來,讓她坐在他腿上。

薑燦小手勾住他,刮刮他的鼻子。“看樣子心情不錯,有什麼高興事?”

霍知行把合約給她看。

薑燦聽聞之後怔了怔,許久輕聲道:“舅舅雖然傻,容易被人挑唆,不過心地還是很單純的。”

“是。”

“知行,”她看著他的眼睛,“咱們一定要保護好舅舅,不能讓他被彆人傷害!”

“放心,我都懂。”霍知行勾唇。

傅成威是他的親人,況且又是為了救傅秀玉才變成這樣,無論站在什麼立場,他都應該對舅舅儘心儘力。

霍知行擺弄著手中簽字筆,漫不經心的一笑。

“之前做那麼多功課,做了各種謀劃要跟孫美芬較量一番,冇想到這麼容易就擺平了。”

薑燦轉轉眼睛,恍然大悟,“原來你之前說要給我一個驚喜……不會就是這個吧?”

霍知行笑起來。

“你不是一直喊悶嗎?我就打算給你找點事情做。傅氏有大量的服裝業務,加上這筆訂單,一定讓你忙起來!”

薑燦喜出望外,捧著他的臉吧唧親了一下,甜甜笑道:“謝謝老公!”

這來的太突然,霍知行有點找不著北。

他既興奮又不能表現的太興奮,好歹得有點一家之主的威嚴不是!

“那個……燦燦,”他咳了兩聲,看看錶,“你先回房間休息會兒。”

薑燦一愣,“怎麼了?”

“我估計,有人要來。”霍知行意味深長的一笑,“現在時間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