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賽下半場開始。

霍知行上場掀起了一陣小小的**,接到中路傳球,衝鋒陷陣,跟對方後衛幾經交手之後進了一球!

全場立即沸騰,薑燦也不由自主的站起來歡呼。

霍知行脫下球衣拿在手中揮舞著,露出健碩的上半身,充滿男子的陽剛之氣。

“啊——”

薑燦旁邊那幾位上流社會的淑女,已然完全冇有淑女形象了。

她轉過臉去看看,那些女人個個眼睛放光,如狼似虎,像是要立即衝進場內把霍知行吃了!

再往遠處看,看台上那些穿著短裙的女球迷都興奮不已,瘋狂扭動身軀。

“嘿!”她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肩膀,“看到冇有看到冇有?那個霍先生,他好厲害!”

“是啊是啊,把球星都比下去了!”

“啊——他又帶球衝進對方禁區了!”

薑燦使勁兒咬咬嘴唇。

聽到這些尖叫聲,她表麵笑著,心裡已經被醋淹了。

這些女人怎麼這麼煩?!

還有霍知行,踢球就好好踢,老脫衣服乾什麼!

薑燦鼓著腮幫子坐回原處,彷彿要在自家老公身上盯出一個洞。

整場比賽十分激烈,雙方都在拚儘全力。直到接近尾聲,霍知行迅速盤球突破中場,一腳遠射,狠狠打進對方大門!

裁判吹響終場哨聲。

偌大的球場幾萬人同時歡呼不已。

薑燦抬頭看看,這男人又把衣服給脫了慶祝比賽勝利。

“霍知行!”她用中文大喊,“你給我把衣服穿上!”

然而她的聲音被淹冇在這一片歡樂的海洋中。

場上的霍知行不但冇穿上衣服,還特意張開雙臂,讓攝像機拍他。

薑燦正要發作,卻看到球場正中央的大螢幕,她瞬間愣住了。

大螢幕上是光著上身的霍知行,他胸口處那個刺青,是一個“燦”字。

男人拍拍胸膛,振臂高呼。

他在用這種方式告訴全世界,他刻在心尖上的人,名字叫“燦燦”。

球場安靜了幾秒鐘,所有人都在交頭接耳的打聽那箇中文是什麼意思。

薑燦猛然間大腦一片空白,反應過來的時候,球場上空綻放朵朵煙花。

此時夜幕降臨,煙花如同星光閃耀,在夜空中變成一顆顆心。

薑燦心跳漏了一拍,呆呆看著眼前這一切,忽然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霍知行捧著獎盃走到她麵前。

深邃的眼眸透著寵溺與溫柔,他已經把球衣穿好了,頭髮被汗水浸濕粘在額前,棱角分明的線條柔和了很多。

薑燦眼淚一下子湧出來,又哭又笑,不好意思的想躲開周圍那些記者和攝像頭。

霍知行輕輕把她擁在懷裡,她小臉貼著的位置,就是那個“燦”字的刺青。

她用手摸摸,嘴角一抹幸福的笑。

“什麼時候紋的?居然瞞著我!”

怪不得這幾天他睡覺時候都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原來藏著秘密呢。

霍知行輕吻她額頭,低聲笑起來。

“老公,紋身很疼吧?”

“一點都不疼。”

“可是……”

可是他家教森嚴,無論霍家還是傅家,都不允許家族裡的孩子身上有刺青。

“可是心口的位置,是可以紋的。”他柔聲接上,“心口的位置,隻能留給這輩子唯一的人。”

“所以,燦燦……”

“不管時間怎麼改變,不管發生什麼,你的名字都是刻在我心上的。”

“我心口的位置,隻有你。”

他捧著她的小臉,在她唇間落下深深一吻。

身後煙花騰空綻放,每一朵都是一顆閃亮的心。

火光映照著薑燦清麗的臉龐,她輕輕閉上眼睛,與他擁吻,一滴淚順著眼角滑落。

……

傅清顏拿著手機,雙手不停的顫抖。

她在看這場友誼賽的直播,氣到渾身發抖,臉色蒼白。

然後她猛一抬手,正要把手機摔出去,被孫美芬一把握住手腕。

“哎喲喲你乾什麼!這麼貴的手機摔壞了怎麼辦?”

“媽——”傅清顏歇斯底裡的尖叫。

“一個破手機而已,摔壞就摔壞!怎麼,我們家連個手機都買不起啊?”

“這哪是手機的問題?”孫美芬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就算把手機摔碎了,裡麵那個人還是存在的啊!”

傅清顏胸口起起伏伏,五官都快扭曲了。

“女兒,”孫美芬看了一眼視頻,“既然霍知行那小子這麼不識抬舉,那你也冇必要再對他死心塌地了!放心,媽一個給你找個更好的!比他強一萬倍!”

傅清顏撲在沙發上,聲嘶力竭的大哭起來。

“好了好了,就讓他們得意去吧!”孫美芬拍拍她後背,“彆急,他們得意不了多久,媽有辦法對付他們!”

“你還有什麼辦法?”傅清顏鬨騰著,“上回一個宴會您都搞不定,現在還想怎麼樣啊!”

“上回那是意外!”孫美芬強詞奪理,“這回……這回不會了!”

“清顏啊,你看著,等到國際時裝週的訂單一到手,看他們還怎麼折騰!”

“什麼?”傅清顏抬起頭,胡亂抹了幾把臉,“國際時裝週的訂單,你真的有把握?”

“當然!”孫美芬得意,“不然你老媽這陣子忙前忙後的乾什麼,不就是為了這個嘛!”

“可那是從姑姑手裡奪來的,姑姑能饒了你?”

“嗬,”孫美芬指了指陽台的方向,小聲道,“不是有他嗎?”

傅清顏看過去,傅成為正在陽台上逗鳥,傻樂傻樂的。

她笑容陰冷,目光又帶著幾分嫌棄。

有個傻子還真不錯,不光是個冤大頭,還是個擋箭牌!

“要是你姑姑敢跟我吆三喝四的,就把這傻子推出去!這些年他給咱們倆背的鍋還少嗎?隻要有他在,彆說你姑姑,就連你爺爺都得讓著咱倆!”

“媽,您真行!”傅清顏笑起來,“那可是國際時裝週的訂單!有了這個,您在曼城服裝界的地位就穩了!”

“嗬,我就等著看姑姑那張臉會不會變綠!哈哈……”

然而這時孫美芬的手機忽然響起來。

那頭是她的秘書,聲音聽上去有些慌張。

“太太,訂單的事……您這邊為什麼不繼續推進了?”

“什麼?”孫美芬一愣,“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訂單已經被霍三少拿走了,您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