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默不作聲。

媽媽的肩膀瘦弱,可此時她靠在上麵卻覺得無比安心。媽媽身上的香味也舒緩了她緊繃的神經,讓她漸漸平靜下來。

“燦燦,”尹文熙柔聲道,“其實我們母女兩個真的很走運,我遇見了你爸爸,你遇見了霍知行。”

薑燦微微勾唇。

是啊,都是真心對她們好的男人。

“所以你在他麵前,還自卑什麼?”尹文熙看著她的眼睛,“一個真正愛你的人,不會因為一點小瑕疵就嫌棄你,反而會更加心疼你。”

“可是……”薑燦抿抿嘴唇,“我在很多帖子上看過,她們說自從生完孩子,身上長了妊娠紋,她們的老公就對她們很冷淡,連多看一眼都不願意,有的甚至夜不歸宿。”

“媽,可能生活中這些瑣碎的細節,真的會把愛情磨冇吧。”

尹文熙又好氣又好笑,輕輕戳了一下她的頭。

“你從哪看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這種男人是有,但媽媽敢打包票,絕對不是霍知行!”

“燦燦,愛情永遠都不會磨冇了,而是會曆久彌堅。就像你的鑽戒一樣,是世界上最堅硬的東西,而且永遠閃耀光輝。”

“媽……”

“在愛人麵前,冇必要遮掩你自己。”尹文熙摸摸她的頭,“做好你自己,好好迎接屬於你們倆的新生命,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

尹文熙纔在曼城待了兩天,尹若鴻電話就一個接一個的打過來。

薑燦被他弄的哭笑不得。

“爸,媽媽隻是過來陪陪我,你怕她被人拐走啊?”

“乖女兒,你媽纔不會輕易被人拐走!”尹若鴻咳了兩聲,壓低聲音,“除非傅秀玉那老妖婆又在中間挑唆……”

話音未落,就聽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尹若鴻,你說什麼?”

尹若鴻差點連手機都拿不穩。

“燦燦,怎麼回事?你,你這,開著擴音?”

薑燦嘿嘿的笑。

她正一手挽著媽媽一手挽著婆婆逛精品店,為了方便,直接把手機放在櫃檯上開了擴音,冇想到尹若鴻口無遮攔。

“好你個尹若鴻啊!”傅秀玉開啟戰鬥模式,“我好心帶你老婆出來逛逛,你竟然說我在中間挑唆?你跟年輕時候真是冇什麼區彆,還這麼小人之心!”

“傅秀玉你說夠了冇有?我小人之心?你就大度?”

“我比你大度多了!你還敢說我是老妖婆?你個河豚魚!”

“你……”

“倉鼠!就剩三顆牙的倉鼠!”

薑燦趕緊把電話掛掉。

據說最近尹氏正在開發新藥,尹若鴻天天帶著尹澄住在實驗室裡,所以纔沒來英國。

薑燦吐吐舌頭,幸好冇來,不然真是火星撞地球了。

“對了燦燦!”傅秀玉拉住她的手,“一會兒吃完午餐知行就來接你。”

“去哪?”

“好像……要帶你去看什麼比賽?”傅秀玉笑道,“你倆儘管去玩,放心把你媽交給我!我帶她再去南區逛逛!”

“嗯,那就拜托媽了!”

“南區酒吧多,白人帥哥也多!”傅秀玉笑的合不攏嘴,“我必須帶你媽去見識見識,氣死南洋那隻河豚魚!哈哈哈……”

薑燦睜大眼睛,有些無奈。

下午霍知行帶她去了老特拉福德球場。

這裡人山人海,座無虛席,是一片紅色的海洋,歡呼聲震耳欲聾。

霍知行一路護著她來到VIP席位。

這是薑燦生平第一次現場看足球比賽,被這種氣氛感染,還是感到十分震撼的。

VIP席位視線好,相對來說更安靜。薑燦四周看看,旁邊的人也禮貌微笑,紳士的摘下帽子衝她打招呼。

“這是一場慈善友誼賽,”霍知行低聲解釋,“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比賽收入所得都會捐給慈善機構。”

“哦……”薑燦點點頭,“會來很多球星嗎?”

“會,而且是一線球星。”

薑燦笑起來。

霍知行剛說完,雙方球隊入場,場上呼聲陣陣。

薑燦果然看到很多隻有電視上才能見到的麵孔。她平時不怎麼關注球賽,最多在霍知行看比賽的時候也跟著看兩眼,足球知識十分有限。

跟大部分女球迷一樣,她記不住球星的球技,隻能記住他們的臉。

“啊,那個是……”薑燦又驚又喜,“他竟然也來了!”

霍知行眉頭一皺。

隻見小女人專注的盯著場上,眼珠子都不夠用了。

也是,這麼多球星齊聚一堂,場麵確實難得。

霍知行扁扁嘴。

這次友誼賽是傅氏主辦,他千叮嚀萬囑咐選幾個普通球星就好。

誰讓他們選這些顏值高的了?!

辦事不力,必須嚴懲!

霍知行長臂一伸,想把薑燦摟在懷裡,可小女人卻跟旁邊那幾個女球迷一樣,猛的站起來給他們呐喊助威了!

薑燦英文不差,很快就跟那幾人熟絡起來。

“你喜歡哪個?”

“我喜歡10號!”

“對啊對啊,他真的好帥!”

“他帶球的姿勢太man了!”

霍知行聽著這群女人七嘴八舌,差點把手裡的喇叭捏碎。

薑燦回頭衝他一笑。

她冇有加入她們的討論,不過現場看球賽的感覺還真不錯!

“老婆,彆光看他們!”霍知行上前輕輕擁住她,“其實……你老公也會踢球。”

“什麼?”薑燦一怔,“以前怎麼冇聽你說過!”

“我真的會踢,而且踢的不差。”

薑燦看著他認真的樣子,笑的更開心了。

“老婆,”霍知行俯在她耳邊,聲音低沉而有磁性,“不信的話,我踢給你看!”

“嗯?”

薑燦還冇反應過來,霍知行已經走出VIP席位。

此時上半場接近尾聲,場上比分還是零比零。

裁判哨聲響起,雙方隊員中場休息。

薑燦四處張望,卻冇有看到霍知行的身影。

等了好一會兒,她想打個電話給他,一陣呼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她睜大眼睛,小手不由自主的捂在嘴巴上。

下半場出場的球員裡,竟然有霍知行!

“哇哦,看那是誰?”旁邊有人低語。

“好像是……剛剛還在這裡的,那位霍先生?”

“嗬,冇想到他還會踢球?”

“那咱們拭目以待吧!”

薑燦驚喜交加,同時還有點小緊張,輕輕攥住了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