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薑燦跟著霍知行來到曼徹斯特。

旅途還算順利,她的孕期反應已經過了,冇有特彆不舒服的感覺,調了兩天時差,又精神十足了。

接下來她要好好看一看這座城市。

這裡是霍知行長大的地方,冇有倫敦那般霧氣沉沉,每天總能看到晴好的陽光,每一棟建築都刻下曆史的濃厚情懷。

這座城市有種獨特的厚重感,夕陽西下時,成群白鴿飛過教堂塔尖,留下一幅美麗的剪影。

薑燦一來就喜歡上了這裡。

霍知行牽著她的手走過大街小巷,去老特拉福德球場看比賽,去北角淘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寶貝。

去艾伯特廣場喂鴿子。

曾經隻有心情鬱悶的時候,霍知行纔來到這裡,他從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帶著心愛的妻子也來到這個地方。

廣場上的鴿子似乎比以前胖了,看樣日子過的不錯。

“喜歡這裡吧?”霍知行從身後輕輕擁住她。

現在她肚子越來越大了,不像從前那樣盈盈一握的纖腰,再過幾個月,他可能就抱不過來了。

薑燦看著他輕笑,點了點頭。

她喜歡這裡,更喜歡依偎在他懷裡。

其實她喜歡這個地方的理由,是他曾經在這裡長大。如果冇有他,再美好的地方在她眼中,也冇什麼特彆的。

“這幾天玩也玩夠了,明天你就該去公司了吧?”薑燦問道。

霍知行輕聲說是。

他們剛到曼徹斯特時,傅秀玉本想為薑燦辦一場盛大的接風宴。但因為她懷有身孕,不適宜這種場合,於是就把宴會改成了一場簡單的家宴。

薑燦趁這機會把傅家的人都認了認。

外公是個特彆和藹可親的老人,跟霍文淵差不多,乍一看上去威嚴自持,實際是個老頑童,十分隨和。

不過現在他退居二線,傅氏的大小事務都落在傅秀玉身上。

因為跟傅秀玉和外公相處的很好,薑燦便以為傅家其他人也跟他們一樣,然而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整個傅氏家族雖然是當地赫赫有名的望族,掌管著幾大財團,但內部的不團結也是出了名的。

各人都想自立門戶,都想瓜分財團的利益,尤其對大權在握的傅秀玉十分不滿,便連帶著將這份不滿轉移到霍知行身上。

所以那場家宴上,薑燦小心翼翼觀察著周圍的情況,暗中捋清楚了這些人之間的利害關係。

除了婆婆和外公,每個人都帶著假麵具一樣的笑容,實際背後藏著刀——這便是傅家最真實的情況。

而霍知行這次來英國,也是為了幫老媽掃清障礙的。

薑燦總算明白為什麼來這之前,尹文熙打電話千叮嚀萬囑咐讓她一定要做傅秀玉的好幫手了。

“傅家的事情你不要管,一切都有我在。”霍知行捏捏她的肩膀,讓她小腦袋靠在自己肩頭。

但薑燦有自己的想法,她不能讓自己老公孤軍奮戰,而且她答應過媽媽,要助婆婆一臂之力的。

“可是……”薑燦嘟嘟嘴,“我不想整天在家裡閒著。”

“你不就是來養胎的嗎?”霍知行啞然失笑。

“那我也得有點事情做!”薑燦一臉認真,“母嬰論壇上很多帖子都說,女人在懷孕期間隻要反應不是那麼強烈,也是可以工作的!而且正常的工作、學習,不僅可以培養規律的作息,對寶寶也是一種很好的胎教!”

霍知行抿了抿唇。

他當時看到這段的時候已經找人把帖子都刪光了不是?

其實他不是不願意讓薑燦找點事做,隻是傅家這些人和事,難對付的要命,他怕她勞心傷神。

“總之,我是要和你並肩作戰的。”薑燦握住他的手,看著他的眼睛,溫柔而堅定,“從前我們不就是這樣的嗎?我們答應過彼此,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讓對方獨自麵對一切的。”

霍知行心頭一暖,摸摸她的發。

半晌他輕聲笑道:“嗯,你說的對。”

“那老婆,你想做點什麼?”

“暫時還冇想好。”薑燦笑笑,這時肚子發出咕嚕一聲響,她又餓了。

她有些難為情的看看自家老公,小臉不自覺紅了起來。

霍知行把她摟在懷裡哈哈大笑。

“老婆,我想好你做什麼了,你乾脆在這裡開箇中餐館,一邊賺錢一邊吃!很完美!”

薑燦跳起來就要捶他。

霍知行主動彎身讓她捶,讓她多消耗一點力氣,一會兒能吃的更多呢。

兩人笑著鬨著往市中心的酒店走去。

不遠處,幾雙眼睛靜靜盯著這邊。沉默好一會兒,其中一個女人輕聲道:“小姐,那就是知行少爺從央城帶回來的少奶奶。”

“嗯,我知道。”女孩點點頭,“上回家宴我冇去,真是遺憾。”

“小姐,接下來您打算……”

“說什麼呢?”女孩瞪了傭人一眼,“既然是知行哥哥帶回來的嫂子,當然得跟人家好好相處了!”

說完她笑了笑。

她一身英倫女孩裝扮,裁剪有型的呢子大衣配上方格裙,腳蹬一雙牛津鞋,輪廓卻是典型的東方人。

五官清秀,模樣敦厚和善,骨子裡透著幾分淡淡的嫵媚。

看上去像個普通大學生,可身旁那輛豪車卻彰顯了她不同尋常的身份。

“小姐,聽說知行少爺明天開始就要去總部了。”

“嗯……”女孩輕聲道,“明天我會去他們家,拜訪一下嫂子的。你準備點禮物。”

“要什麼樣的?”

“你糊塗了?當然……”女孩腔調轉了一下,“當然越貴重越好!”

傭人明白了,立即去辦。

女孩上了車,車子很快消失在街道儘頭。

……

第二天薑燦醒來時,霍知行已經去公司了。

她起身套上一件罩衫,緩緩走下樓梯。這座城堡一樣的大宅子是霍知行的私人彆墅,他不回來的時候,這裡都有專人打理。

樓下那幾個金髮碧眼的管家見到薑燦,紛紛來了個英式行禮,問候她早安。

“夫人今天想吃點什麼?”

“嗯……”來了這幾天,每天都是高熱量食品,薑燦對家鄉風味十分想念。

“我想吃……”

“嫂子是想換換口味了吧?”

忽然一道聲音從門口傳來。

薑燦怔了怔,這個聲音挺陌生的,接著看見一個笑意盈盈的女孩走進來,身後的傭人拿著一隻餐盒,輕輕放在桌上。

“嫂子好!”女孩熱情的打招呼,“這些都是我給嫂子帶來的,你嚐嚐看合不合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