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少奶奶……”方寒抿抿唇,“知心小姐必須去做證人,這是警方要求的。”

“沒關係。”沈驍目光堅定,“知心出庭的時候我會陪著她。”

薑燦和霍知行聽到這話,互望一眼,輕輕笑起來。

沈驍輕咳兩聲,臉上微微紅了。

“那個……我有點累,想先回去休息一下。”

“嗯,好好休息!”薑燦輕笑,“知心還等著你陪她出庭呢!”

沈驍衝他倆笑了笑,轉身離開。

幾天後殷少擎轉入普通病房。

他身上纏著繃帶,本就蒼白的臉色看上去更加虛弱。眼中尖銳的光似乎消失不少,但在見到霍知行的一瞬間,他又像起死回生的臭蟲,使勁兒梗著脖子,瞪住他。

隻是,臭蟲終究隻是臭蟲。

霍知行目光清冷,麵無表情,看了他一會兒,眉心輕輕擰起來。

“這幾天你得到的醫療條件是最好的。”他冷冷說道,“放心,在這裡你很安全,不會有人要你的命。”

不光不會有人弄死他,就連他想自己弄死自己都是不可能的。

除了二十四小時的值班醫生輪守,還有各種防止他自殺的辦法。

殷少擎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他。

“嗬,你留我一條命,最終目的還是為了讓我死!”

“說的冇錯。”霍知行輕蔑一笑,“但讓你死這件事,我不能替法律來決斷,必須得通過正當的法律途徑,判你死刑!”

殷少擎笑起來。

他的笑很瘮人,目光透出幾分悲哀和絕望,跟以往的陰狠不同,今天的他多了一些哀傷的東西。

或許人之將死,就不會再偽裝情緒了吧。

“殷少擎。”霍知行沉聲問道,“你這些年潛伏在霍家,利用霍知言和我二叔,又接近知心,再後來顧莽出現,你又利用顧莽……你做的這些事,不會是真的在販毒吧?”

“嗬,怎麼不是?”殷少擎挑起一道眉,“東西都被你拿到了,萬小雷也招供了……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我要聽的不是這些。”霍知行臉色更為陰沉,“你做的一切針對的都是霍家,說確切點,針對的都是我!”

“你這樣做,到底出於什麼原因?!”

殷少擎隻是笑,不回答。

他以為這樣會激怒霍知行。

而人一旦在憤怒的情況下,往往會失去理智,做出與平時行為不符的舉動。

但他錯了,霍知行不但冇有被激怒,反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悠閒的翹起二郎腿。

從他喜怒不形於色的臉上,完全看不出情緒波動。

“沒關係,你不想說,咱們就慢慢耗著。”霍知行淡淡道。

殷少擎冷笑,把臉轉過去。

過了冇多會兒就有護士進來給他換藥。

他肩上的傷必須勤換紗布,勤抹藥,不然的話有感染風險。

然而就在護士要拆掉他肩上的紗布時,霍知行發話了:

“停下。”他輕笑,“以後殷先生的紗布都不用換了。”

護士一愣,手足無措的站在那。

“這是你們沈醫生的安排。”

“哦。”護士點頭答應,端著藥盤就出去了。

後麵又陸續進來了護士,有的檢視點滴,有的記錄病情恢複情況,無一例外都讓霍知行趕了出去。

房間裡隻有他跟殷少擎兩人,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悠閒自在,勢要跟殷少擎耗到底。

而殷少擎的傷,已經不允許他空耗著了。

傷口不光疼,還癢,紗布跟滲出來的血粘在一起,一扯一動,又是撕心裂肺的疼。

殷少擎疼的滿頭大汗,連五官都扭曲了。

想死卻死不了,想好又好不起來。

“霍知行!”到最後他終於忍不住,“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一進門的時候就說了。”霍知行冷冷看他,“我要知道真相!”

“真相?嗬……像你這種冇有良心冇有良知的人,知道真相又能怎樣呢?你還是過你的快活日子,可我喜歡的人,再也回不來了……”

霍知行聽的雲裡霧裡,不由得眉頭緊皺。

“你在說什麼?”

殷少擎緩緩撐起眼皮,一字一頓的問:“霍知行,你還記得邱雨嗎?”

邱雨?

霍知行翻遍腦海中的記憶,隱約想起上大學的時候,好像是有這樣一個女生。

他所在的商學院有三分之二的學生出自名門。

但也有那麼一小撮學生,出身貧寒卻憑著不懈努力、憑著優於常人的毅力,考進了這所全球最難進的五大名校之一。

邱雨就是其中一員。

她與殷少擎一樣,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兩人是青梅竹馬,隻不過這層窗戶紙還冇捅破,邱雨就考取了商學院的獎學金,出國唸書了。

殷少擎在這邊拚命工作賺生活費給她寄去,剩下的自己存起來,想象著等邱雨畢業歸國的那一天,他可以買個像樣的戒指跟她求婚。

可是冇想到,邱雨給他的來信中,反覆提到一個名字:霍知行。

她在信裡各種傾訴對霍知行的暗戀之情,那種心動又不敢表白的甜蜜,幾乎要從字裡行間溢位來。

殷少擎試探著問她:那我們算什麼?

邱雨說,少擎,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啊!

殷少擎看著好朋友這三個字,大腦一片空白。

……

霍知行沉默許久,眼中滿是疑惑。

他從來冇跟邱雨說過一句話。

殷少擎冷哼一聲,“霍知行,你裝什麼裝?你不僅跟她說過話,還請她去吃西餐去舞會!要不是你做這些讓她誤會的事,她能對你心動嗎?她後來……會連命都冇有了嗎?!”

“你說什麼?”霍知行一怔,“她死了?”

“是,她死了,而且死的很屈辱!”

殷少擎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眼角似乎有淚光。

邱雨的死訊傳到國內時,距離她過世已經一個星期了。殷少擎帶上所有的錢,買了最快的機票飛去那個陌生的國度。

邱雨的同學說,她是表白被拒之後傷心難過,去了酒吧,結果被幾個不良少年盯上……這才發生了悲劇。

她的死狀很慘,是從酒店窗戶上跳下來的,全身滿是血汙,冇穿一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