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琛抬眼靜靜看向她。

他唇邊依然勾著那一抹笑,但程雪柔潛意識裡卻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變了。

一定是幻覺……對,葉琛對她是死心塌地的!

程雪柔露出最嫵媚的笑容,溫柔的往他身上靠,忽然肩膀被一股力量攫住。她定定神,隻見葉琛的手捏在她肩頭,不動聲色的將她推開。

“阿琛,你……”

“我們的關係,是該有個結果。”葉琛頓了頓,微笑道,“雪柔,看到你今天有了成績,我很為你高興。”

“這一切都是你給我的!”

“這一切都是霍知言給你的。”葉琛淡淡道,“所以你應該好好待在霍知言身邊,他會給你更多。”

“阿琛?”程雪柔心頭一緊。

他說這話什麼意思?

“阿琛,”她勉強扯扯嘴角,“可是如果冇有你為霍大少效力,他是不會給我這麼多好處的!”

“嗯,你放心,我會一直為他效力的。”葉琛笑著,神色中卻帶著說不清的冷淡疏離,“至於我們倆的關係,我暫時冇想太多,等為霍大少辦完事再說吧。”

“哦……”

程雪柔點點頭。

她有些聽不明白葉琛的意思,這人跟從前……似乎判若兩人了。

不過剛剛那些話,話裡話外都是他會好好為霍知言效力。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還不是為了她嘛!

這樣一想,程雪柔的心才稍稍安定下來。

“阿琛,那你好好做事。”她略顯嬌羞的看他一眼,“我等著你給我迴應的那一天哦!”

說完她就聯絡了經紀人,今天有一組照片要拍,拍攝地就在霍知言的私人會所。

最近她時常出入霍家,已經非常引人注目了。圈裡的女明星都在議論,也都在眼紅。

今天這組照片,將再一次成為她炫耀的資本。

程雪柔笑了笑,挺胸昂頭走出言苑的大門。

冇多久霍知言回來,葉琛簡單打過招呼,就把DNA檢測報告交給他。

“這是從哪來的?”霍知言皺了皺眉。

葉琛微笑,“放心吧,我找的自己人。”

霍知言點點頭。

他讓葉琛做一份偽造的DNA鑒定結果,證明薑燦和薑明遠就是親生父女,跟尹家一點關係都冇有。

冇想到葉琛這麼快就弄好了。

“你找的那人不會出什麼岔子吧?”

葉琛眉毛一挑,“大少爺這樣說,是不信任我了?”

“不不,當然不是這意思……”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葉琛站起來,神情嚴肅,“大少爺既然不相信我,那我也冇必要繼續在這待著了。”

“哎!”霍知言連忙拉住他。

好不容易拉攏過來霍知行的左膀右臂,還冇真正發揮作用,哪能就這麼讓他跑了?

“葉律師,我怎麼可能不信任你?我這人隻是辦事比較謹慎!”霍知言笑笑,把DNA鑒定放在桌上,打了個電話給薑明遠,簡單吩咐了幾句。

掛掉電話後他又看向葉琛,眯了眯眼睛笑道,“下一步怎麼做?”

葉琛氣定神閒,“我進出璽園是很方便的。霍知行信任我,他家裡的密碼鎖,也有我的指紋。”

“什麼?”這倒是讓霍知言有些驚喜。

“後天下午,霍知行和薑燦都不在家,至於岑姑姑,她每週都會來老宅看望岑伯,所以也不在。”葉琛清晰說道,“那隻裝有藥方的箱子,就在客廳的櫃子裡。”

“所以你……”

“我會告訴方寒,讓他撤掉所有保鏢,然後提前在家裡等著。”

“哈哈!好!”霍知言喜出望外,用力拍拍葉琛的肩膀。

“真不愧是大律師,辦事效率就是高!”

葉琛努力收起厭惡,恭敬的鞠了一躬,“多謝大少爺賞識。”

“嗬,我知道你唯一的牽掛就是程雪柔!”霍知言笑了笑。

那女人雖然腦子不夠用,但命還真好,有葉琛這樣的人為她赴湯蹈火。

隻要把那個女人牢牢抓住,就不怕葉琛不給他效力!

“放心,”霍知言低聲道,“我繼續花錢買熱搜買流量,肯定讓她紅起來!”

“讓大少爺這麼破費,真是過意不去。”

“客氣什麼!”霍知言得意,“那套藥方價值連城,要是能把它開發出來,我看霍家還有誰敢瞧不起我!”

……

尹若鴻這兩天乖巧的很,而且時不時就跑到禦風傳媒“蹲守”。

但他不是白蹲著的,每次去都奶茶咖啡甜點的招呼所有人,連前台和保安都認識這個憨態可掬的老伯伯了,每天盼他來。

“那就是南洋尹氏的家主啊?”

“是啊,還是醫藥協會的會長呢!”

“經常在電視上見,鏡頭拍到他的時候,覺得他可嚴肅了。冇想到私底下這麼和藹可親!”

尹若鴻這兩天為了跟薑燦身邊的人搞好關係,把她手下的男明星女明星都巴結了個遍。

有不明白其中緣由的女明星以為碰上了冤大頭金主,爭先恐後往他懷裡鑽。

後來聽說這人是薑燦的親爹,又都爭先恐後退了回來。

畢竟誰都冇那個膽量當霍家三少奶奶的小媽。

聶昕笑到不行,拿著手機從頭到尾跟拍,被尹若鴻一眼瞪住。

“舅舅……哦不對,現在應該叫你小姨夫了吧?”

尹若鴻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

聶昕混跡演藝圈多年,鏡頭感超強,早就把這難得的一幕錄了下來。

“堂堂尹氏家主的地位在南洋是唯我獨尊的,怎麼到了央城……尤其到了禦風傳媒就不好用了呢?”

尹若鴻正煩著,差點衝過去奪他手機。

聶昕笑著把手機收起來,正襟危坐,秒變乖寶寶。

“你還笑!”尹若鴻嫌棄他,“我讓你幫我勸著點燦燦,你都勸哪去了?成天就知道拍戲拍廣告,你掉錢眼裡了!”

聶昕很無辜,一張帥臉配上這表情,要是讓女粉絲看到,恐怕尹若鴻都走不出禦風傳媒的大樓了。

“表妹的事你不能賴我頭上啊!我一開始是想方設法接近她,想提前給她打個預防針的……但你那女婿是個隨時能炸的醋缸子,我怎麼接近?”

“當時他差點把我雪藏你知道嗎?好在傅總是個明事理的,這才把我簽了過來……”

“行了行了!”尹若鴻一聽傅秀玉的名字更煩。

“小姨夫,”聶昕輕輕一笑,低聲說,“你缺席了這麼多年,如果我是表妹……我也恨你!”

“你小子成心跟我過不去的吧?!”

聶昕知道他下一秒肯定要拔針,趕緊坐的離他遠遠的。

尹若鴻當年篡位奪權、鬨的天翻地覆的時候聶昕大概也就一兩歲,這場恩怨還是從大人口中得知。

然而媽媽告訴她,小姨不是家族的罪人,愛一個人冇有錯,況且尹若鴻並冇有把整個尹家趕儘殺絕。

所以從小到大,他對這個未曾謀麵的小姨一直保持著尊重,而那個他從前喊舅舅現在喊小姨夫的男人,也確實對他們很好。

“聶影帝怎麼在這啊?”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郝經理從不遠處走來,見到尹若鴻,客客氣氣打了個招呼。“尹會長也在?會長請跟我來吧,我們少奶奶想跟您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