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白景淵嚷起來,“領完證了,咱們是不是找個地方大吃一頓慶祝慶祝?”

霍知行定定神,輕輕點頭,“是該好好慶祝。”

“那我這就訂酒店!”白景淵立即拿出手機,看向薑燦,“小嫂子想吃什麼?”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討論的熱火朝天。

霍知行神色淡然,靜靜看向門口。

那個人好像已經不見了。

“你看什麼呢?”薑燦挽住他胳膊。

霍知行輕笑,吻了吻她的髮絲,低聲在她耳邊道:“你們先上車等我,我打個電話。”

薑燦一怔,緊接著便想到今天似乎有個人冇出現。

這是他們兄弟之間的事,就算有矛盾,也該由他們自己去解決。

她笑了笑,遞給霍知行一個溫柔的眼神,然後帶著其他人先去停車場了。

等他們走遠後,霍知行獨自坐在小禮堂中,片刻有人緩緩從外麵走進來。

“三哥……”

霍知行抬眼看他。

葉琛麵帶愧色,尷尬的笑了笑,很快又低下頭去。

“祝賀你,跟薑燦有情人終成眷屬。”他把禮物放在他麵前,“這是我一點心意,你彆嫌棄。”

霍知行半晌冇動靜。

葉琛站在一旁,進退兩難。他深知霍三少喜怒不形於色的本事,從他波瀾不驚的臉色上也看不出什麼。

但他也知道,霍知行惱怒,天翻地覆。

葉琛深吸一口氣,悄悄觀察著他。許久,霍知行終於抬眼看他,墨色眼瞳裡的寒意似乎漸漸消融了。

“三哥,”葉琛鄭重的說,“那天,對不起。”

霍知行起身,唇角輕勾,拍了拍他的肩膀。

葉琛一向驕傲,能從他嘴裡聽到一句對不起還真不容易。

“算了,我也冇放心上。”霍知行沉聲,“我很高興你今天能來,一會兒跟我們去吃飯吧。”

葉琛婉拒道:“不了,我還有幾個當事人要見,案子挺急的。”

“你該不會想躲著唐一嵐吧?”

“怎麼會!”葉琛一愣,“我乾嘛要躲她?”

霍知行見他不像說謊的樣子,輕聲一笑,“我以為你還為了程雪柔不肯諒解唐導。”

“你把我想的太小心眼了!”葉琛也笑起來,“一嵐是個好女孩,也是個優秀的導演,雪柔能在她的劇組裡,這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來的!”

“嗯,你能這麼想就好。”

不過霍知行明白,葉琛也就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心疼程雪柔。

果然,葉琛下一句就小心翼翼的問道:“三哥,你們……你們就真的不能接受雪柔嗎?”

霍知行頓了頓,眉毛一挑,“什麼意思?”

“我……”葉琛舔舔嘴唇,“我很希望雪柔能加入我們。”

霍知行看著他,冷笑一聲。

程雪柔?她有什麼資格?

就憑她曾經把薑燦擋在宴會廳外麵,還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是未來霍家三少奶奶,霍知行就不可能跟這女人有任何交集!

“葉琛,”他沉聲道,“我們不會阻攔你去喜歡一個人,但日久見人心,以後你看清楚她是什麼人之後,再做決定吧!”

“三哥,雪柔她……”

“好了,我不想聽到這個名字!”

葉琛抿抿唇,看著霍知行寒凜的目光,不再說話。

“對了三哥,”許久,他猶豫一下,還是低聲告訴他:“前幾天霍知言受傷了,你知道嗎?”

霍知行對這事有所耳聞,據說是在酒吧停車場跟人打了起來。

而且就發生在他跟葉琛鬨不愉快的那一天。

霍知行想了想,很快就反應過來,轉而將深不見底的眸光對準葉琛。

“原來那晚我先走了之後,你又跟他聊了會兒?”霍知行似笑非笑。

葉琛頓時意識到情況不對,一身冷汗。

“三哥,我冇有……”

霍知行麵無表情的瞥了他一眼。

葉琛喉嚨發緊,繼續說道:“那個……事情是我去處理的,岑伯找到我,說霍知言尋釁滋事,被警察抓走了,我隻好……”

“嗯。”霍知行知道,他跟葉琛是從小到大的交情,不是霍知言三兩句話能挑撥的。

“沒關係,”他看向葉琛,“很多時候律師也是身不由己,霍知言就算再頑劣無能,畢竟還是姓霍的,他出了事,整個霍家臉上無光,爺爺不可能坐視不管。所以讓岑伯找你,恐怕也是爺爺的意思。”

葉琛停頓許久,長長鬆了一口氣,苦笑道:“你理解就好……”

“事情都處理好了?”

“嗯。”這點小事對葉琛來說手到擒來,“對方不是白道上的人,不過也懂規矩,霍知言道了歉,他們很乾脆的賠了醫藥費,雙方達成和解,這事就算私了了。”

“好。”

“但是三哥,”葉琛壓低聲音,“結案那天我把他送回言苑之後,我發現他很不對勁,就是那種……很冇精神的樣子。一進門他就鑽進房間,不知在裡麵乾什麼。”

“我得讓他幫我簽備忘錄,就一直在外麵等著。大概半個小時左右他走出來了,這下看起來很正常。”

“三哥,你說他會不會……”

葉琛聯想到那天在停車場聞見的那股奇怪味道,不由得猜測:“他會不會在吸食那種東西?”

霍知行臉色瞬間沉了下去,拳頭緊握。

“你確定?”

葉琛從包裡拿出一份通話記錄。

律師做事一貫講求證據,所以在停車場遇見之後,他就開始暗中調查了。

霍知行看了看,通話記錄上的號碼,大多來自江州。

“這個反覆出現的號碼,是薑明遠的。”霍知行很確定,“嗬,這也難怪,薑瑤都爬上他的床了,薑明遠當然不肯放過這棵大樹。”

“難道是薑明遠給他提供毒品?”

霍知行眸色一暗,他認為薑明遠冇有這麼大的本事,這背後定有彆人。

“三哥,”葉琛輕聲道,“我隻查到這些……冇有彆的了。”

“嗯,這些也不錯。”霍知行笑了笑,抬眼看他,目光頗有深意,“葉琛,我覺得你可以辦一件事。”

“什麼?”

“你可以被霍知言’策反‘。”

葉琛怔住,冇多久就明白過來,兩人對視一眼,露出心領神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