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岑伯就回來了。

他手中還拿著一個筆記本電腦。

等薑燦吃完,他揮揮手讓傭人把她麵前的餐具撤掉,然後把電腦擺在她麵前。

霍知行也感到奇怪,湊過去一看,電腦螢幕上竟然是一行行一列列的表哥,和密密麻麻的數字。

“這些是賬目,不是集團的,是整個霍氏莊園的。”

霍文淵語氣平淡,“薑燦,你仔細看看,看有什麼地方不妥。”

“爺爺,這……”

霍知行剛想說話,就被薑燦私下裡按住手背。

她衝他使了個眼色,輕輕搖頭。

她很明白這是霍文淵在考她。

自從上次她查出西郊地塊的違法買賣跟霍展鶴有關時,霍老爺子就對她另眼看待了。

最近這段時間霍文淵經常讓霍知行帶她來家裡吃飯,有時裝作不經意的問她一些問題。

而聰明如她,總能答的滴水不漏。

上次考了她對國際政治形勢的看法,這一回……莫不是該考經濟賬了?

薑燦深吸一口氣,聚精會神的盯著電腦。

賬目繁瑣複雜,數字密密挨在一起,看起來不光費眼睛,還費腦子。

她必須有良好的記憶力,才能對數據做出精準的分析,以便於找到霍文淵所說的“問題”。

薑燦靜下心來,一點點突破,半個小時很快過去,霍氏山莊的賬目也在她心中有了基本輪廓。

她移動鼠標,很果斷的圈出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霍文淵看過之後眼眸微眯,“這些錢,是用於家中孩子們的生活的。”

“我知道,所以隻刪了一小部分,基本的吃穿住行還是要保障的。”

霍文淵眉毛一挑,“你這叫一小部分?你刪的這些,可不是個小數目啊!”

“如果是小數目,我不會計較的。”薑燦笑笑,“霍爺爺,我認為霍家子弟不需要那麼奢侈。如果是未成年人,每個月有固定的零用錢就可以。”

“但如果是成年人,就要有為家族分憂解難的意識,得自己出去賺錢纔好!”

霍文淵聽著她的話,心底忽然亮堂起來。

薑燦畫出來的這些,正是他也想刪除掉的。

況且薑燦說的冇錯,霍家子弟不需要那麼嬌貴,要那麼多錢做什麼!

錢來的太容易,會讓他們失去野性,失去適應叢林社會的能力。

不過霍文淵還想考考她,微微笑道:“但我覺得……我們霍家的子孫,不應該過的太寒酸。”

“爺爺,”薑燦認真的看著他眼睛,“霍家孩子的生活水平已經是央城天花板了。”

“而且我認為,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人活的太舒服,就會失去鬥誌的。這個道理您應該比我更懂。”

霍知行手扶額,摸了摸口袋裡五百塊的零用。

這個小動作冇能逃過薑燦的眼睛,她在桌子下猛一打他的手,衝他嬌嗔般瞪了一眼。

霍知行笑笑,反手將她的小拳頭緊緊握住。

“嗯,說的不錯。”霍文淵點點頭,“還有呢?”

“還有……”薑燦想了想,“安保費用和私人保鏢的費用是重疊的,也應該去掉。”

“什麼?”霍文淵怔了怔。

“霍爺爺,”薑燦不緊不慢的解釋,“霍家已經配備了最先進的安保係統,也雇了最好的安保人員分佈在各個院子裡,冇有必要再請私人保鏢吧?既然是私人保鏢,就應該走個人的賬,這個錢哪有讓公家分攤的道理?”

霍知行心裡暗爽,給自己老婆豎起大拇指。

薑燦說的這幾個問題,直指霍展鶴跟霍知言。

霍家這一輩的孩子李,除了霍知行是老爺子最看重的,還有幾個堂哥堂弟,都在總部效力。

另外幾個堂姐堂妹也是巾幗不讓鬚眉,都在各自的分公司裡做的風生水起。

唯有霍知言,從冇往家裡賺過一分錢,卻每個月花錢如流水,岑伯常常絞儘腦汁給他平賬。

至於私人保鏢,也是霍展鶴和霍知言纔有。

霍知行曾提過這個問題,還跟爺爺激烈討論過。但霍文淵總想平衡各方勢力,對霍展鶴的一些所作所為也都睜隻眼閉隻眼。

然而現在,霍家確實需要一場大刀闊斧的改革了。

再不改,恐怕也會跟當初的姚家那樣,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那這幾項呢?”霍文淵故意笑了笑說,“這些不用省了嗎?”

薑燦一看,那都是長工和傭人的福利。

雖然也有重疊的部分,但她還是搖了搖頭。

霍文淵眼中掠過一抹光澤,“為什麼?”

“霍家的待遇福利非常好,這是能把人留住的前提。”薑燦輕聲道,“一個家族要想長盛不衰,說到底,靠的還是人。”

“霍家家大業大,長工和傭人很多。我知道這其中難免有些人會有小偷小摸的行為,占公家的便宜……但這點錢還是不能太計較,不要因為某幾個人行為不檢,就把所有人的功勞都抹了去。”

很好!霍文淵摸著下巴,笑著點了點頭。

這薑燦又跟他想到一塊去了!

“不過,”霍文淵轉轉眼睛,“這種行為讓我很氣憤,該怎麼辦?”

薑燦笑了,經曆幾十年的風雨,還跟老頑童一樣,動不動就“氣憤”!

“霍爺爺,您老人家眼裡揉不得沙子,那就建一個監督機製,傭人長工們互相監督。有了約束和監管,再想小偷小摸不就難了嘛!”

霍文淵扁扁嘴,不說話。

薑燦想了想,“嗯……如果還不行,那就將偷東西的人抓個正著!該辭退就辭退。霍家不會虧待有功勞的人,但也不能縱容品行不端的人!”

“嗯,你很會管理家事。”霍文淵讚許的看著她。

此時他傅秀玉附體,腦海中想的不是這個女孩到底有多優秀,而是自己這傻孫子到底什麼時候能把這優秀的女孩娶進來?

薑燦微微頷首,有些不好意思,“冇有,我還差的很遠。”

“燦燦。”這是霍文淵第一次這樣親昵的稱呼她,“以後霍家的家務賬,就由你來管吧!”

“什麼?”薑燦大吃一驚。

連旁邊的霍知行都有些驚訝。

不過驚訝過後,他臉上露出開懷無比的笑。

“怎麼?”霍文淵半開玩笑,“不願意給我們霍家管賬?”

“那……等你當了霍氏莊園的女主人,管賬就名正言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