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愣了一下,“葉律師?”

唐一嵐連忙改口:“哦,冇什麼,我就是隨便問問嘛!葉律師不是你家霍總的死黨嗎?我就猜想有霍總在的地方,葉律師應該也會在!”

薑燦點了點頭,隱隱有些怪異的感覺。

唐一嵐知道憑薑燦的聰明,可能看出了什麼。

於是她努力擠出一個輕鬆的微笑,欲蓋彌彰,“那個……其實我是有事想找葉律師的!我想谘詢他關於電影版權方麵的法律條文,還有那什麼……”

“電影版權?”薑燦又是一愣,“這方麵你還用擔心?禦風傳媒的法務部很專業的,他們早就做好合同了!”

“……”唐一嵐怔住,小臉頓時變紅,如發燒一般。

薑燦輕輕笑起來。

平常的唐一嵐是不會有這麼多話的,更不會在哪個人身上糾結。

而今天的唐一嵐,倒有種不為人知的另一麵。

“葉律師應該會去。”薑燦輕聲道,“到時候你有什麼問題谘詢,就儘管問吧。”

唐一嵐慌忙點點頭,把涼了的咖啡一股腦兒喝下去。

……

程雪柔坐在化妝間裡,專心的聽經紀人給她安排的各項任務。

自從回國之後她就馬不停蹄的忙起來,又是簽約又是出唱片,好在忙忙碌碌的生活總算有點回報。

她成了殺入樂壇的一匹黑馬,短短時間裡收穫幾十萬粉絲。

再加上營銷做得好,團隊給了她一個創作型才女的人設,還是海歸,平時在鏡頭前也是一臉文靜謙遜的笑容,很有觀眾緣。

但隨著曝光率的增多,她有些飄飄然,一般的通告已經看不上了。

於是在經紀人Nancy唸到第五個時,她有些不耐煩的放下口紅回頭看著她:“Nancy姐,這都是什麼啊?”

“老闆給你安排的嘛!”Nancy無奈的笑笑。

“什麼歌唱比賽的評委,就那種級彆的也讓我去?”

“小柔,你在央城畢竟剛露臉,有些事情還是要聽公司安排的!”Nancy翻了翻手冊,劃掉幾個活動,“這樣吧……冇什麼意義的我就幫你推掉,但評委這個你得去,主辦方是咱們陸總的好朋友。”

“哦,原來是這樣。”程雪柔略一思索,“行吧,就當是在陸總麵前刷刷存在感!”

“這就對了!”Nancy笑笑,繼續看著手冊,“還有一個……週末,姚氏的慶功宴。”

程雪柔一聽這個眼睛都亮了,她本以為像她這種新人,是冇有機會參加四大家族的活動的。

“高興吧?”Nancy揚揚眉毛,“這邀請函可是姐姐我好不容易弄到的!”

程雪柔嘴巴立即抹了蜜一樣,對Nancy又是崇拜又是讚美。

在國外的時候就是她們兩人相依為命。其實國外的日子遠冇有她們說的那麼好,程雪柔是發過幾張唱片,但在白人歌手屠榜的歐美樂壇,她的唱片連小水花都冇激起過。

所以她才灰溜溜的回來央城,把自己營銷成一個海歸才女,這纔有了關注。

Nancy跟她一樣,都是在國外混不下去纔回來,披著一層偽裝的皮囊,滿嘴都是小心翼翼精心編製的謊言。

“對了Nancy姐,”程雪柔問道,“這個宴會……霍知行應該也會參加吧?”

“是的。”Nancy看出她的心思,“怎麼,難道你想……”

程雪柔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小柔,我覺得這樣不妥。”Nancy皺眉,“咱們這次回來,葉大律師幫了不少忙,你就算想找個人依靠也應該是他啊!霍三少他……”

“你彆擔心,我自有打算!”

Nancy歎口氣,“你現在每走一步都得慎重,咱們對央城的情況並不瞭解!尤其不瞭解霍三少!”

“反正他冇結婚,這個我早打聽過了!”

“但是……葉律師怎麼辦?”

程雪柔撇撇嘴。

從上學時候開始,她就明白葉琛對她的心意,這麼多年,她也知道葉琛一直對她念念不忘。

但她看不上葉琛。

葉家隻不過是個書香門第而已,跟霍家、白家這樣的大家族還差的太遠。

唸書的時候她就是首屈一指的校花,校花要嫁的當然得是人中龍鳳!

“小柔,”Nancy隱隱有些擔憂,“你真的想搭上霍知行?但我覺得葉大律師也不錯,至少對你真心……而霍知行那種人陰晴不定,恐怕不是你能駕馭的。”

“你說什麼呢!”程雪柔瞪她一眼。

Nancy抿抿嘴唇,不再說話。

她知道程雪柔有才華,更有野心。

大概隻是時運不濟吧,才這麼多年都冇熬出頭。

若是真的能搭上霍知行,倒也是條路子……

Nancy輕歎一聲,把手搭在她肩上拍了拍,唇角勾出一抹苦笑。

“這條路不好走,”她看著程雪柔,“不過你非要走的話,我也隻能支援你了。”

“謝謝Nancy姐!”程雪柔笑起來,“你放心,這條路就算再難我也會走下去的!不管怎麼說我跟霍知行還有同窗的友誼呢!”

……

週末的姚家熱鬨非凡,幾棟彆墅全都重新裝修過,秦敏之做了一點特彆的設計,在彆墅之間建造風格相同的花圃,鋪上一條鵝卵石的小路連接。

幾棟彆墅彆有一番情調,像是把歐洲的街道都搬來了。

慶功晚宴上,秦敏之帶姚晚音一同出席。姚晚音雖然還要坐輪椅,但氣色比之前好了不少,臉上的笑容發自內心,讓人覺得即便她蒼白脆弱,卻多了幾分生命力,有一種彆樣的美。

整個晚宴上都是白景淵推著她。

她免不了要應酬,白景淵就為她擋酒。

實在擋不了的情況,他會一直盯著她手中的酒杯。姚晚音剛喝一口就被他搶過去,一飲而儘。

“各位叔叔伯伯,我家晚音不勝酒力,你們可不要欺負她!”

“喲,你家晚音?”長輩們紛紛笑道,“人家明明姓姚,什麼時候姓白了?”

白景淵有些窘迫,一邊笑著一邊撓頭。

姚晚音也笑笑,有兩片紅霞飛上臉龐。

幾位長輩年紀大了,最喜歡看到年輕人成雙成對。白景淵跟姚晚音郎才女貌,門當戶對,怎麼看都是一段好姻緣。

不遠處的秦敏之默默看著這一幕,心情有些複雜。

她打從心眼裡喜歡白景淵這個準女婿,但白家至今都冇有明確表態,想必是介意姚晚音的身體狀況……

就連普通人家娶媳婦都不想娶個病秧子,更何況白氏這種大家族。

秦敏之低聲輕歎,卻聽見身後傳來一道清亮的聲音。

“伯母不必擔心,老白單純憨厚心眼兒直,他肯定會對晚音小姐負責到底的!”

秦敏之一怔,回頭看看,露出會心的微笑。

“葉律師,原來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