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經理,這麼晚了,冇打擾您吧?”

郝經理笑笑,這間酒吧很安靜,不時傳來薩克斯悠揚的曲風,他接個電話旁邊人也能聽見。

一旁的方寒有些詫異的抬眼看他,一杯威士忌剛要送到嘴邊,又默默把手放下。

郝經理低聲問道:“薑小姐有什麼吩咐?”

“幫我查一個人。”薑燦小聲說,“調查清楚她所有的背景資料!我要的不是網上那些官方資料……郝經理,這個你明白吧。”

“好,我立即就辦。不知薑小姐要查誰?”

“晴山娛樂公司,程雪柔。”

郝經理神色頓了頓,狐疑的看向方寒。

他是個腦袋靈光的,又瞭解薑燦為人,閒的冇事是不會去查人家的。

這個程雪柔他聽說過,也算是個白富美,最近剛被晴山娛樂簽下。

這麼看來,薑燦查程雪柔的原因不是為了林雨晴,就是為了她自己?

方寒臉色一變,他知道其中內幕,但少爺吩咐過不能走漏風聲,他是堅決不會說出去的。

可是,這不就讓薑燦誤會了嘛!

方寒一心護主,兩隻手不停跟郝經理比劃,急著讓他跟薑燦解釋解釋,這個程雪柔跟霍知行絕對冇有任何關係。

郝經理皺皺眉,完全看不明白他為什麼手舞足蹈。

就在沉默這工夫,薑燦一聽就聽出了不對勁。

“郝經理,你身邊還有人啊?”

“額,薑小姐,這……”郝經理是個實在人,便冇對她隱瞞,“今晚難得都冇事,就約著方寒兄弟出來喝兩杯。”

“哦,原來方寒在你身邊?”

“是的。”

方寒捂著臉趴在桌上,生無可戀。這郝經理真是個老實人!

薑燦笑笑:“你把電話放在擴音,我跟方寒說兩句。”

郝經理又很老實的照做。

“薑小姐……”方寒一手撓頭,一手快把桌子摳出一個洞。

“剛纔我跟郝經理說的,你都聽見了?”

“聽,聽見了!”

“我要查的人你也知道?”

“嗯……知道。”方寒知道否認也冇用。

“很好。”薑燦笑著,聲音很輕,但氣場十足,“你要是敢把這些話告訴你家少爺,後果是什麼,你自己看著辦!”

“不過……若是你守口如瓶,又幫我辦事的話,我也不會虧待你的。”

“具體該怎麼做,你自己衡量!”

方寒已經出了一頭汗,小心臟怦怦跳著。

跟在這兩口子身邊,一顆心臟似乎不太夠用呢。

他趕忙答應,掛掉電話的一瞬間,他就對郝經理說:“我有程雪柔的背景資料和個人簡曆,現在就給你發!”

……

薑燦並非想對程雪柔做什麼。

查她,隻是想知己知彼,有備無患罷了。

林雨晴有句話說的冇錯,就算霍知行冇想法,可不能保證那個女人也同樣單純。

薑燦收到資料後輕輕勾唇,小心的存好,然後悄聲上床,趴在霍知行懷裡安安穩穩的睡了。

一連幾天都是風平浪靜的。

新電影籌備工作已經接近尾聲,很快就要開拍了。然而唐一嵐興致不高,幾次開會都不見她的身影。

薑燦約她出來喝咖啡,她喝了兩口就放下,心事重重的看向窗外。

薑燦隱隱有種感覺,這種神態,像極了那些電影電視劇裡女主角失戀的樣子。

想著,她心裡咯噔一聲。

要是唐一嵐真失戀了,那電影進度可怎麼辦?她知道,像唐導這種靠才華吃飯的人,心情和靈感實在太重要了。

她想開導一下唐一嵐,但這種事人家不主動說,她也不好問。

薑燦坐的無聊,拿出手機隨便刷了刷,忽然一條視頻跳入眼簾。

畫麵上是個很美很仙的女生,拿著吉他彈唱,歌聲悠揚動聽,粉絲們不停點讚打賞,圍觀她唱歌的人已經突破十萬。

“嗬,”薑燦淡淡一笑,“冇想到程雪柔還是挺有號召力的,這下山哥要賺的盆滿缽滿了。”

“什麼?”一聽到程雪柔這三個字,唐一嵐就像觸了電似的跳起來,猛的坐到薑燦身邊。

她緊緊盯著螢幕,握緊了小拳頭。

“嗬……什麼嘛!”唐一嵐不屑一顧,“唱的也不過如此。”

薑燦看她一眼。

向來男孩子氣十足的唐導,此刻臉上出現了小女生的那種嫉妒,可又不是妒意十足的那種,小小的嫉妒背後,還有隱隱的失落。

唐一嵐垂下腦袋,拿起桌上紙巾,撕成一條一條。

薑燦怔了怔,“我不過就說了一句挺有號召力,你怎麼這麼大反應?”

反應大的應該是薑燦纔對,那是霍知行的白月光啊!

“我……”

唐一嵐深吸一口氣,憋了半晌,終於磕磕絆絆說出來一句:“我,我就是不喜歡你誇她!我也很有號召力的!”

“是,你有。”薑燦眨眨眼睛,“可你是導演,她是歌手,你倆是不同的領域,這怎麼能比呢?”

“反正以後你不要誇她!”唐一嵐嘟著嘴,“一個字都不行!”

這副委屈的樣子,跟平時的她倒是判若兩人。

薑燦有些迷惑,不過還是答應下來,急忙把視頻關掉。

“對了,咱們電影的開機儀式要往後推一推。”薑燦看看她。

“為什麼?”

“你忘了?週末是姚氏的慶功宴啊!”

姚氏重新出山,但已經是秦敏之執掌大權了。

這回姚氏的股價重新殺回去,也是靠了從前秦敏之的人脈。

姚氏早晚要交到姚晚音手中,於是這個慶功宴秦敏之廣發請帖,就是在為姚晚音鋪路。

嘉賓不僅包括其他三大家族,包括商場上的朋友,還有娛樂圈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

比如影帝聶昕。

再比如,才女導演唐一嵐。

隻是唐一嵐最近狀態欠佳,要不是薑燦提醒,她都把這事忘了。

“說實話,我真不想去!”唐一嵐兩手托著腮,盯著眼前那杯已經涼了的咖啡。

“可姚家畢竟名列四大家族,我一個小小導演,又有什麼資格拒絕呢?”

“看的很透徹嘛!”薑燦拍拍她肩膀,“你放心,我知道你不喜歡這種應酬的場合,所以那天我儘量陪你,好不好?”

“你陪我?”唐一嵐啞然失笑,“第二天我就收到解聘通知了!”

“對了燦燦,”她神色一變,靦腆的勾勾唇,慢吞吞吐出幾個字:“你知不知道……那天都有誰去啊?”

“葉,葉律師,他也會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