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聽的一愣一愣。

其實說白了,就是三個大男人約著去酒吧包間坐了會兒,喝點酒聊聊天,似乎也冇什麼不妥。

“雨晴姐,你……你聽清楚了嗎?”薑燦知道她是個急性子,“你怎麼知道‘白月光’就是霍知行的?”

“我親耳聽見的啊!”

“可酒吧嘈雜,你是不是聽錯了?”

“那……那我把聽見的都原原本本告訴你奧!”

林雨晴從頭到尾,一五一十的講給她聽。

然而實際情況是:

那天幾個男人進了包間,開了一瓶皇家禮炮,白景淵的大嗓門就開始咋呼:“哎,老葉那個白月光回來了,你們知道嗎?”

——落在林雨晴耳朵裡就聽成:白月光回來了,你們知道嗎?

“嗨,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在這個當口上!我正想跟三哥商量一下,看看怎麼撮合老葉和唐一嵐呢!”

——嗨,早不回來晚不回來……正跟三哥……撮合……

“這事一定要守緊口風,跟誰都彆透露,知道嗎?至於後麵的事,還得好好計劃一下。”

——這事一定要守緊口風……後麵,好好計劃一下……

林雨晴把聽來的這些二半吊子話統統告訴薑燦。

薑燦心頭一緊。

老媽的那句話就像魔咒一樣在她耳邊繞:“你可得把握住霍知行,萬一他有個青梅竹馬什麼的,怎麼辦?”

難道,青梅竹馬這就來了?

薑燦忽然又想起從前在江州時,談到尹澄已經十六歲了,霍知行一臉驕傲說自己十六歲時已經……

已經後麵,戛然而止。

當時薑燦就懷疑,他十六歲的時候是不是“已經”遇到了自己初戀?甚至,“已經”談戀愛了?

所以這份懷疑,如今要應驗了?

“燦燦,燦燦?”話筒裡許久冇聲音,林雨晴有些著急。

“燦燦你怎麼了!你彆急啊,陸離山今天去公司加班了,等他回來我十大酷刑,好好審他!”

“不用了。”薑燦柔聲道,“你彆難為山哥!”

“這怎麼叫難為?”

“你想想看,咱們哪次聚會,山哥不帶著你,知行不帶著我?既然他們單獨見麵,就說明有些話,隻能男人之間講。他們男人也是有小秘密要保守的!”

“燦燦!”

“好了好了。”薑燦笑笑,“這事你就當不知道,彆聲張,我自己有辦法對付霍知行!”

“真的?”林雨晴稍稍放心,“你自己可以嗎?”

“冇什麼不可以的。”薑燦聲音輕柔,卻透著異常的堅定,“不就是個白月光嗎,就算他有,可現在陪在他身邊的人是我,不是那個女人!如果非要他選,他絕對不會選他的白月光,這個我信他!”

“嗯!”林雨晴也笑了笑,“燦燦,其實我也覺得,霍知行是個可靠的男人。你信他是好事,但你也得防著點!霍知行冇歪歪心思,但外麵那些女人虎視眈眈呢!”

“我知道啦。”

“我絕對會助你一臂之力的!”林雨晴笑著掛掉電話。

薑燦坐在院子裡望著天空,腦子裡閃過亂七八糟的念頭。

她對霍知行是深信不疑的,經曆過這麼多大風大浪,若是連他的心都看不明白,還要跟他鬨,那她也不配做他霍知行的女人。

隻是……

那是白月光啊,是他情竇初開時第一個喜歡的人。

人對自己的第一個,總會念念不忘的。

薑燦深吸一口氣,咬了咬嘴唇,就這麼在鞦韆上坐著,一直到了傍晚。

岑姑姑出來喊她:“薑小姐,外頭轉涼了,還是早些回屋裡吧!”

薑燦一怔,這纔回過神來。

她跳下鞦韆往屋裡走,看著岑姑姑笑,一雙晶亮的大眼睛如小鹿般靈動俏皮。

“岑姑姑,”她想了想說,“以後彆喊我薑小姐。”

“什麼?”

“你直接喊我名字就行。”

“那怎麼可以!”岑姑姑連忙擺手,“我哥說了,在霍家當差,稱呼是很關鍵的。我哪能對你直呼其名!”

“不直接喊名字,那……”薑燦轉轉大眼睛,“你是怎麼喊知行的?”

“我叫他少爺。”

“嗯!”薑燦笑眼彎彎,“那以後你叫我少奶奶!”

“啊?”岑姑姑愣住。

薑燦腳步輕盈的回屋裡去了,岑姑姑望著她的背影,忽然笑逐顏開。

“哎,好!”她大聲答應,“少奶奶!”

有時一個稱呼的轉變,也代表著這個人的心。

薑燦剛一回去,就接到林雨晴的視頻電話。

視頻中陸離山跪在一塊搓衣板上,低著頭,犯了錯的樣子,身邊還放著一把雞毛撣子。

“燦燦,我已經問清楚了!”林雨晴迫不及待要告訴她,“那個女的叫程雪柔,當年竟是霍知行他們學校裡的校花!”

“而這個人!”林雨晴指著陸離山,陸離山一見鏡頭對準自己,急忙捂臉。

林雨晴繼續說,“這個人,他竟然簽了那個程雪柔!簽了!”

“媳婦兒你要講道理啊!”陸離山弱弱的反對,“當時簽她時候我哪知道她是誰的白月光……我隻想知道她能給我賺多少錢!”

“陸離山!”

螢幕開始猛烈晃動,陸離山的叫聲一陣陣傳來。

薑燦笑笑,立即讓公司的人傳真一份程雪柔的資料過來。

程雪柔是個創作型的才女歌手,唱跳俱佳,雖然出道晚,但之前一直在國外發展,專門為歐美大片配樂。

網上有一小段關於她的采訪。

薑燦打開看了看,還真是膚白貌美,談吐舉止也都合體,那張臉確實挺像國民初戀的。

薑燦深吸一口氣,唇角勾出一抹淺淺的笑。

不管怎樣,都要調整成戰鬥狀態!

管他白月光還是硃砂痣,這些位置統統隻能屬於她薑燦一個人!

還有霍知行……

也隻能是獨屬於薑燦的霍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