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噗嗤一聲笑出來。

這怎麼能一樣呢?

胖橘的毛軟軟的,這男人的頭髮硬的跟他脾氣一樣。

不過薑燦還是摸了摸他帥氣的臉,溫柔一笑。

“老婆,”霍知行拉著她的小手,“餓了……”

薑燦以為他是真的餓了,便很認真的回答他,“岑姑姑今天休假了,家裡冇人做飯。”

許是這陣子工作有點累,他倆互望一眼,默契的笑笑,繼續懶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薑燦手裡哪本書看了三分之二,霍知行換了個姿勢繼續摟著她。

可往外看看,今天的天氣實在好到讓人不忍浪費。

霍知行的肚子咕嚕叫了一聲。

薑燦笑起來,起身要去給他做飯,被他一把拉住。

“燦燦,彆忙了!要不咱們出去吃?”

“啊?”薑燦苦笑,“我實在不想吃明煌世家的飯了……”

霍知行笑著揉揉她的發,“你這話要是讓總廚聽見,他會覺得受到了極大的羞辱!”

“我不是那個意思!”薑燦急忙解釋,“隻是去的次數太多,菜譜都要背過了!偶爾也得換換口味嘛。”

“哦!霍太太要求還挺高,要時不時的換口味?”霍知行勾著她下巴,深邃的眼眸與她對視,“是不是也想把我換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挺想換換。”薑燦笑著推開他。

“你……”

這話觸了霍知行的逆鱗,他一把將她摟過來,緊的喘不動氣。

“好了,彆鬨!”

霍知行眼眸微眯,舔了舔嘴唇。

要不是真的餓了,絕對要先把她就地正法才行!

“知行,我們去哪吃?”薑燦一副乖巧聽話的樣子,“今天我請客,你選地方好不好?”

“那就……”

霍知行拿出手機搜了搜,“這家吧!”

薑燦湊過去一看。

是一家新開不久的網紅店,店麵不小,裝潢奢華,排行榜上分數特彆高。

翻翻圖片,菜品也算精緻,是個值得一試的地方。

於是兩人一拍即合,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門。

路上霍知行拿出電話打給方寒:“……那家餐廳叫onTour,對,我和燦燦兩個人,你給我……”

話音未落,電話就被薑燦奪過去。

“不要清場!”

霍知行一怔,“什麼?”

“我說不要清場!”薑燦笑嘻嘻看著他。

“這種網紅餐廳,吃的就是那種氛圍!你要是提前清了場,偌大的空間冷冷清清,多冇意思!這跟在明煌世家吃飯有什麼兩樣?”

霍知行麵露難色。

不清場的地方,他長這麼大就冇去過幾次。

他最討厭跟人近距離接觸,那種陷在人群裡摩肩接踵的感覺……想想就渾身不自在。

然而最終他還是牽著薑燦的小手,就像普通情侶一樣拿著號碼等在網紅餐廳等隊伍裡。

人很多,前麵一眼望不到頭。

霍知行看看錶,又看看號碼,覺得午飯或許要改成下午茶了。

餐廳人氣太旺,於是想了很多辦法安撫急不可耐的消費者,在等候區有免費的零食飲料供應。

薑燦去拿了一點回來,兩人一起吃。

霍知行還是生平頭一次在這種環境下,吃這種三無產品……

“嗯,還挺好吃的!”他眼睛一亮。

薑燦笑起來,垃圾食品往往都是人間美味。

霍知行竟然有些控製不住,吃完一盤還要,被薑燦嚴肅的攔下來。

“一會兒還吃不吃飯?”

“再給我一點……”

“不行!”

“好老婆,就一點點!”

兩人對話被前麵的人聽見,紛紛轉頭看過來。

“這麼大個的男人幼稚的像小朋友……”

“這女的是帶了個兒子出來嘛?哈哈!”

薑燦聽見這些竊竊私語,忍不住笑出聲。

霍知行看她一眼,默默放下最後一塊動物餅乾,正襟危坐。

叫號的速度依然很慢,服務員又開始給大家分發頭飾。

薑燦看到前麵有對情侶已經戴上了,是那種裡麵帶著電燈泡能發光的髮卡,一閃一閃,造型各異。

霍知行看到她躍躍欲試的樣子,大手一擋將她眼睛捂的嚴嚴實實!

“啊,你乾什麼!”

“不準看!”他沉聲,“也不準要!”

他打死也不把這種東西戴在頭上,不夠丟人的!

“帥哥美女!”服務生髮到了他們,“喜歡什麼款式的?奧特曼和小怪獸怎麼樣?”

薑燦拚命扳著霍知行的鐵掌。

霍知行紋絲不動,麵色清冷的回絕:“我們不要!”

“要!”

“不要!”

服務生乾笑兩聲,“嗬,帥哥美女,這是我們店的贈品,店長說不想讓大家等候的時候太無聊,所以才……”

“霍知行,我決定收回你的黑卡!”

薑燦這一聲軟軟的威脅比任何東西都管用。

霍知行手一顫,她終於從他掌底逃脫出來,得意的笑笑,從服務生手中接過奧特曼和小怪獸的髮卡。

“要……要戴你自己戴!我,我可不……”

然而身體總是比嘴巴誠實多了。

下一秒就看到某位外形冷峻氣質矜貴的大總裁,不光坐在人群中等位子,頭上還頂著一個小怪獸造型的髮卡。

薑燦撥動開關,小怪獸還亮了起來!

配上男人那張生無可戀的臉,畫麵簡直太感人……

薑燦笑的前仰後合。

“老公,你真好!”她靠在他肩頭,她頭上那個奧特曼正好蹭到他的臉,也一閃一閃的發著光。

霍知行溫柔的笑笑,低頭輕吻她的臉龐。

隻要能讓她開心,彆說頭上頂一隻小怪獸,就是讓他變成小怪獸他也願意。

唯一希望的就是彆在這時候碰見熟人,千萬彆……

“哎,那好像是我們公司的霍總哎!”

“嗯嗯,還真是!”

“那個是他老婆啊?”

“冇想到霍總平時挺酷的一個人,竟然戴著這種髮卡討老婆歡心……”

霍知行心頭一緊,立即警覺的四周環視。

那幾個霍氏的員工見他往這邊看,紛紛低著頭跑路。

霍知行默默彆開了臉,儘量不讓彆人看到。

可是冇過多久——

“喲,三哥?”

熟悉的大嗓門,比擴音器威力還猛。

這麼一嚷嚷,周圍的人都看過來。

“三哥!還真是你哈!哈哈,你這造型挺別緻的啊!”

“陪小嫂子出來吃飯?正好我也在這等位子呢!”

“哎,三哥,你怎麼不跟我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