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知行眉頭緊鎖。

他身邊的尹若鴻也是一臉震驚。

“這個資訊能溯源嗎?”尹若鴻問道。

霍知行低聲答:“應該可以,但我暫時還冇弄懂說明書,不知道怎麼操作。”

尹若鴻拿過剩下的說明書,一字一句看了起來。

“尹會長。”沉默半晌,霍知行說道,“我猜想這個求救信號不是發給我們的,而是給景淵的。”

“給白少爺?”尹若鴻挑眉,“難道還有哪艘遊艇也遇險了?”

“或許吧……”

霍知行眼眸微眯,腦海裡電光火石般閃過一個念頭。

白景淵曾經告訴他,自己喜歡上了一個女孩,但後來就冇了下文。

莫非……

那個女孩不是不願意跟他談戀愛,而是不能跟他談戀愛?

霍知行心頭一緊,盯著那個“救救我”的信號,眸色深沉下去。

……

雖然無線電和網絡都是時斷時續,但霍知行和尹若鴻不停的發資訊,終於有了迴應。

兩天後,白景淵和方寒帶著救援隊來到小島,他們三人順利獲救。

在返程途中,薑燦站在船頭,小島離她越來越遠,直到最後變成海麵上一個小黑點,消失在她視線裡。

她凝望著那個方向,若有所思。

“在想什麼?”忽然一件外套披在她肩上。

她回頭,正對上男人溫柔的目光。

“船頭風大。”霍知行細心的把她裹住,“站在風口上,當心著涼。”

薑燦衝他笑笑,小鳥依人的靠在他懷裡。

“你猜猜我在想什麼?”

“我猜……”霍知行微笑,“你捨不得離開那個島。”

“你怎麼知道?”

“你有什麼心事能瞞過我?”

薑燦抬眼看了看他,嘟著小嘴。

這男人也太可怕了,在他麵前,她就等同於白紙一張,什麼都能被他看穿。

確實,在島上的時候巴不得快點離開,可真的離開了,竟多了幾分不捨。

這些日子他們在島上相依為命,同甘共苦,又都大難不死,真的是老天爺給他們的眷顧。

她開始想念島上甘甜的清泉,想念鮮美的魚湯,想念樹林和沙灘,也想念在甲板上舒舒服服曬太陽的日子。

還有跟霍知行手挽著手,光腳在海邊散步撿貝殼的時光。

在島上時間過得很慢,悠閒到她甚至忘了自己是被一場海難帶到這裡的。

“沒關係,反正咱們現在已經知道這個小島的存在了。喜歡這裡的話,隨時來就好。”

霍知行輕吻她的發,笑了笑,帶她走進船艙。

接著他叫來方寒,低聲吩咐:“弄清楚那個島的座標位置,把所有相關資料都找來。”

方寒一怔,“少爺,您要做什麼?”

“寫土地開發計劃書。”

“嗯?”

霍知行皺皺眉,有些不耐煩,“你什麼時候反應這麼遲鈍了?”

“……”

“我要買下這個島,聽明白了?!”

回到央城後,霍知行很快就買下了那座小島,準備開發。

霍氏所有人都覺得他瘋了,連霍文淵也不例外。

那座島的地理位置是央城周邊幾個島嶼中最差的一個,麵積也是最小,除了風景優美一些,根本冇有任何商業開發的價值。

董事會裡議論紛紛:“三少是中了什麼邪?去了一趟回來就腦筋不清楚了!”

“這個島買下來就是個賠錢貨!嗬,霍氏有這種任性妄為的繼承人真是家門不幸!”

甚至有人說:“該不會那個島上有什麼神秘力量,把三少給蠱住了吧?”

然而霍知行給出的迴應卻是:“誰說我那個島是用來商業開發的?”

眾人一驚,“什麼意思?”

霍知行悠閒的轉著手中鋼筆,唇角輕勾,“我買那個島冇有動用霍氏一分錢,完全是以個人名義買下,就算開發出來也不會對外開放。”

“所以各位叔叔伯伯,就彆操這份閒心了!”

董事會的人都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他。

霍知行向來低調行事,這麼高調的買下一座島,也跟中邪冇什麼兩樣。

而且他不光買了島,還為此專門舉辦一場宴會,破天荒的邀請很多媒體到場。

宴會之前就有媒體得到訊息,霍知行將在宴會上對外宣佈西郊地塊幕後的大老闆是誰。

“西郊地塊真的會有幕後老闆嗎?”很多媒體都開始猜測。

“我看是霍氏故弄玄虛!畢竟這個項目是霍三少拿下的,整個霍家還能有誰比他更勝任?”

“這麼說,霍氏是以這個為噱頭,製造熱度?”

“你們傻不傻?霍氏還需要熱度?”

“這……說的也是。”

所有人都陷入了更迷惑的狀態。

直到宴會那天,明煌世家酒店門口賓客雲集。

霍家極少舉辦宴會,尤其是霍知行,所以人們都削尖了腦袋往這場宴會裡鑽,就為了跟霍家拉近距離。

央城有頭有臉的家族幾乎都到齊了,各路媒體也都是實力雄厚的公司。

宴會聲勢浩大,霍知行也提前到場應酬。

一身得體的黑色西裝將他襯的男人味十足,眉宇間透著陽剛氣息,舉手投足都帶著與生俱來的矜貴。

在場的名媛們都暗暗觀望,但懾於他強勢凜冽的氣場而不敢靠近。

隻有姚曼寧微笑著,看到他是一個人,便輕輕走了過去。

“薑小姐冇陪你一起?”

霍知行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她不喜歡人多的場合。”

“哦。”姚曼寧點點頭,“她好像跟你的生活格格不入呢。”

霍知行冇說話。

姚曼寧自顧自的說起來:“以你的身份地位,這種宴會場合是少不了的,她如果不能適應,將來還怎麼跟你好好相處?”

“人家都說,相愛容易,相處難。嗬,知行,我並不是挑撥你們,隻是在說這個事實……你確實應該重新審視一下你跟她的關係,畢竟如果要結婚的話,還是門當戶對比較好。”

“嗯,也是。”霍知行微笑,“我是應該好好考慮跟她的關係。”

姚曼寧一愣。

霍知行沉聲道:“好好考慮一下,既然她不喜歡人多的場合,那以後我就儘量不出現在人多的場合,隻在家裡陪她,這樣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