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仰起小臉,有些為難道:“下個星期恐怕不行……我明天就要去禦風傳媒上班了呢。”

“這麼快?”

“是啊。”她笑笑。

自從在報社裡交接完,傅秀玉一天三個電話讓她儘快來工作。

雖然她也很想多休息幾天,但還是事業為主。畢竟她很想成為跟傅阿姨一樣的成功女性。

“這個……沒關係。”霍知行想了想,“我去跟我媽說,讓她放你一天假。”

薑燦皺眉,“這樣不好吧!”

“冇什麼不好。”他輕笑,摸摸她的小腦袋,低聲告訴她,“這個宴會很重要,你一定得出席。”

薑燦顯然冇聽懂“很重要”的意思。

她並不知道自己是西郊地塊的幕後大老闆,還以為霍知行口中的很重要,是因為姚曼寧也會參加,而他不想跟姚曼寧一起出現在眾人麵前吧……

薑燦笑起來,兩隻小酒窩盛滿甜甜的幸福。

……

幾天後,禦風傳媒總裁辦公室。

傅秀玉正襟危坐,雙手抱在胸前,氣勢迫人的盯著眼前這個男人。

男人那張棱角分明、清冷俊朗的臉上露出一抹淺淡的笑。

“媽……”

傅秀玉瞅他一眼,冇搭理他,繼續盯著電腦。

而霍知行這輩子就對兩個女人低過頭,一個是老婆,一個是老媽。

“媽,我這個要求不過分,您為什麼不同意呢?”

“不行就是不行!”傅秀玉語氣硬邦邦的。

“我真的很想帶燦燦去簽約儀式。”

“可我公司裡還有一堆事要交代她去辦!”傅秀玉抬高聲調。

霍知行鍥而不捨,“就帶她去半天。”

“半個小時也不準!”

“媽,你這也太不講理了……”

話音未落,傅秀玉就起身要把他趕出去。

可霍知行人高馬大的,就算傅秀玉曾經是跆拳道冠軍,推起來也挺費力氣。

她瞪了瞪他,心想,生兒子的時候真是冇想到有朝一日他能長成這熊樣,罵他他臉皮厚,打他他又冇感覺,自己還手疼!

“霍知行,這是我的公司,你給我出去!”

他不服,“什麼你的公司,我也占股份的!”

傅秀玉狂怒,“出去!”

“薑燦現在是我的助理,你就不能隨隨便便支使我的員工!”

“不然我這個總裁,不就成擺設了?!”

霍知行神色淡然,早已習慣了老媽的母獅吼。

不過正要敲門進來的薑燦卻嚇一跳。

“傅總?”她怔了怔。

傅秀玉一見她進來,立即換成一張慈母臉。

“哦……嗬嗬,冇事冇事,我剛剛在跟知行講道理!”

霍知行一臉無奈。

“找我有事?”

“嗯。”薑燦定定神,將手中檔案交給她,“這幾份需要您簽字。”

傅秀玉接過來,迅速掃了一眼,冇什麼大問題,便在下方空白處簽了。

“今天還有什麼行程?”

“下午一點鐘麵談兩個綜藝明星,兩點半公司內部會議,三點十分至五點要跟幾家重要媒體見麵,達成合作協議。”

“還有晚上七點鐘,約了明星經紀人吃飯。酒店訂在曼哈中心,頂層旋轉餐廳。”

薑燦說的井井有條,雖然纔來了幾天,但她細心、周到,遇事不慌不忙,冷靜處理,不僅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當,方案也寫的漂亮,工作能力備受認可。

傅秀玉欣慰的笑笑,越發覺得自己當初冇選錯人。

霍知行看了薑燦一眼,有些心疼。

早晨她匆匆忙忙就走了,經常連早飯都來不及吃。

晚上為了趕一個方案總是熬到半夜,第二天帶著黑眼圈起床……

這麼超負荷的工作,她能受得了,他可受不了。

“媽,”他輕咳兩聲,繼續說道,“你看燦燦這麼累,我帶她去簽約儀式,也是讓她放鬆放鬆……她放鬆之後,精神狀態更飽滿,也可以更好的給公司效力不是?”

薑燦心頭一動。

她看向霍知行,與他默契的相視一笑,又快速垂下眼眸。

然而傅秀玉隻把這話聽進去了半截,就截止到“燦燦這麼累”幾個字上。

“燦燦,”她輕聲問,“這幾天工作很辛苦嗎?”

“冇有!”薑燦笑道,“這幾天覺得很充實!”

傅秀玉拉著她的小手,目光慈愛,“好孩子,阿姨工作起來就是節奏快,而且以自我為中心慣了,有時候也不太顧及彆人感受……要是哪裡讓你委屈了,你可千萬彆憋著,得告訴我啊!”

薑燦笑著搖頭,連說自己很喜歡這裡的工作環境,跟著她也能學到不少東西。

霍知行一臉驚訝。

從前那個經常把手下罵哭的傅秀玉,是被人下蠱了嗎?

“燦燦,”傅秀玉又問,“那個簽約儀式你想不想去?”

薑燦挺想去的。

因為她知道姚曼寧也會參加。而一旦姚曼寧出現,肯定又要纏著霍知行!

她咬咬嘴唇,有些開不了口。

冇想到傅秀玉像是看穿她心思,看她的樣子也像是看著自己乖巧可愛的寶貝女兒。

寶貝女兒想忙裡偷閒放鬆一下,更重要的是還肩負著手撕綠茶的重任,這哪能不讓她去?

“那個儀式是哪天?”她笑著問。

薑燦一怔,“是……週四。”

“週四我冇什麼安排,你去吧!”

薑燦睜大眼睛看她。

傅秀玉輕輕拍了拍她的小腦袋,笑的陽光燦爛。

“去吧去吧,好好玩一玩!再說霍氏的簽約儀式,排場一般都挺大,你去見見世麵也是好的!”

“嗯!”薑燦笑起來。

霍知行有些傻眼。

剛纔是誰說的……連半個小時的假都不準?

為什麼薑燦站在那裡什麼都不說,反而比他費了半天勁還有效果?

“哎?我什麼把空調打開了,風也太大了吧……”傅秀玉瞅著天花板自言自語。

而霍知行站在空調口下方,被冷風吹的一頭淩亂。

“好好照顧燦燦,聽見了冇有?”傅秀玉麵對他時一貫用命令的口吻,“彆跟姓姚的走那麼近!”

“……”

霍知行知道反駁也冇用,隻好點點頭,一抬眼看到薑燦笑眼彎彎的樣子。

他也笑了。

反正,欣然接受自己不是老媽親生的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