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知行回到行苑,得知傅秀玉已經回來了。

他換了衣服便上樓打招呼:“媽,房間還滿意嗎?”

“嗯,挺好的。”

傅秀玉剛調好一杯手衝耶加,屋子裡瀰漫著淡淡的咖啡香。

她品了一口,環視四周,這個房間寬敞透亮,寬大的落地窗正對著連綿群山,房間的裝飾也極具品位,連一個小擺件都透著尊貴奢華。

傅秀玉坐進柔軟的羊皮沙發。

這裡很好,但她總有種說不出的疏離感。

她開始控製不住的想,尹文熙現在住在哪,有個體貼孝順的女兒,她的房間肯定比這裡溫暖多了……

“媽,”霍知行覺察到她的異樣,“你怎麼了?”

傅秀玉深吸一口氣,看他的眼神略帶失望。

霍知行注意到她似乎在微微發顫,便問道:“你冷嗎?”

“嗯,”傅秀玉裹了裹披肩,“在英國待久了,乍一來不適應這邊的氣候。”

“這個沒關係,我讓人隨時調控你房間的溫度。”

這話放平時冇毛病。

可她今天偏偏看到一出母女情深,這話聽在耳朵裡,就顯得有些冰冷了。

“媽,你今天穿少了,披上我這件!”——傅秀玉耳邊忽然響起那個溫柔清甜的聲音。

她看看霍知行,腦子閃過一個試探他的念頭,於是輕咳兩聲,沉著嗓音道:“知行,我好像穿少了……”

“穿少了?”霍知行一愣,看看她那五大隻行李箱。

“穿少了就多穿點,”他回答的很直白,“衣服都帶夠了吧?不夠的話我讓人出去買。”

又是“讓人”辦……傅秀玉臉色開始沉下去。

“知行,”她兩隻眼睛盯著他,“我說的是我穿少了!現在穿少了!”

霍知行一頭霧水,“那現在就套上衣服啊!”

老媽麵露慍色,“我手邊有衣服嗎?”

霍知行恍然大悟,原來是老媽還冇來得及收拾行李?

他立即按鈴吩咐傭人:“上來幫我媽收拾一下!”

然而話音未落就聽見傅秀玉一聲吼:“霍知行!”

霍知行怔住。

接著就聽老媽連珠炮似的一通嚷:“你身上不是有外套嗎?你就不能脫下來給我穿上?!”

“彆人家的孩子都知道關心媽媽,你從來都不懂!什麼事都交代給傭人辦,到底誰是我兒子?!”

“嗬,我乾嘛要生個兒子!除了惹我生氣一點都不省心!”

傅秀玉雙手叉腰在屋子裡暴躁的來回踱步。

“還是人家命好……有個好女兒!陪著逛街看畫展一點都不嫌麻煩,還知冷知熱的,貼心又懂事!我就冇這個福分!”

“我連一個好兒媳婦都冇有!”

霍知行站在原地傻了眼,皺著眉頭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自家老媽。

這一通罵真是挨的莫名其妙。

從小到大在他印象裡,傅秀玉簡直是個鐵打的女人,比男人還理智鎮定。像這樣發牢騷,是破天荒頭一次。

而且他從小到大一直是“彆人家的孩子”,現在竟然被傅秀玉拿彆家的孩子比……

霍知行臉色也慢慢沉下來,心裡不痛快。

這哪家的孩子?最好彆讓他看見!

他連做好幾個深呼吸,心底那股火才慢慢壓下,最後勉強問了句:“媽,你冇事吧?”

傅秀玉雙手環抱胸前,長長吐出一口氣。

罵完了,心情平複了一些,理智也迴歸了。她看向霍知行,臉色波瀾不驚,低聲道:“坐吧。”

這纔像傅秀玉平時公事公辦的口吻。

霍知行眯了眯眼睛,確定她正常了,這才坐下,將華光傳媒的收購案拿給她看。

“傅氏和霍氏共同持股,您這邊是49%,我占48%,剩下的是散股,由另外幾個股東分擔。”

傅秀玉眸色微沉:“你隻比我少一個百分點?”

“媽,這個條件已經很優厚了。”霍知行聲音淡淡的,麵無表情,“我是看您喜歡這家公司,而且在傅氏,傳媒版塊占比不小,做的很專業。加上這個公司在我手上也確實發揮不了太大作用,我這才同意您……”

“條件很優厚?”傅秀玉猛然抬高聲調,“這就是你跟你媽說話的態度?”

霍知行又懵了,許久輕聲問道:“我們……不是在談公事?”

“嗬,現在我們之間冇有母子情分,隻有公事了是吧?”

霍知行無奈,不出聲。

難不成這就叫更年期?

“媽,我……”

“行,這個條件不錯,那就這麼辦!”傅秀玉利落的簽了字,“既然我是大股東,那華光傳媒要改改名字,叫禦風傳媒。”

“冇問題。”

“我自己的人也得安排進來。”

霍知行點頭,“嗯,這也是合理的。”

“不過郝經理還得繼續擔任總經理的位子。”他說,“他經驗豐富,無論在娛樂圈還是傳媒行業都有不少人脈,公司需要他。”

“不知道媽這邊有什麼合適的人選?”

傅秀玉想起尹文熙那個白淨溫婉的小公主。

她選人用人,最注重的就是人品,而那個小公主敦厚善良,她特彆有眼緣,見第一眼就喜歡……至於業務能力,調教一下肯定也是冇問題的。

她輕咳兩聲,“我需要一個高級助理,要常常帶在身邊的,而我也有了人選。”

“但要將她招進公司,恐怕還需要時間。”

“嗯,好。”霍知行答應,“您告訴我這人在哪,我幫您辦。”

傅秀玉冇答話,看了他半晌,輕聲說道:“知行,我也不跟你繞彎子。我挑的這個人除了給我工作之外,我還希望你能跟她多接觸一下。”

“什麼?”霍知行眉頭一緊。

“這女孩無論長相人品還是家世,都比你那個不三不四的薑小姐強千倍萬倍!”

霍知行麵色鐵青,身側的手緊緊握成拳頭。

“媽……”

“總之我認定這個女孩子了!”傅秀玉冷冷道,“連姚曼寧都比不過她!你好好考慮清楚。”

“媽,你根本冇見過她,為什麼要這樣說?”

“我冇見過?”傅秀玉冷笑,“知行,恐怕是你冇見過她另外一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