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燦不放心林雨晴一個人在醫院,去探望的時候,正看到林雨晴在給陸離山餵飯。

對人對事一向都大咧咧的林雨晴,喂一勺湯都小心翼翼吹了又吹,生怕燙到陸離山。

而病床上那個看上去絲毫冇有自理能力的男人,誰能想到他前兩天還生龍活虎的在康複室做複健運動呢?

薑燦笑了笑,忽然想到自家那位。

對外人黑著一張臉,滿身寫著“生人勿近”四個大字。

可一見到她就黏在身邊趕都趕不走,老婆長老婆短,樹上喜鵲都冇他能叫喚。

“你來了。”這時身後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薑燦回頭,沈驍朝這邊走來,看了一眼病房,神色黯然片刻。

不過很快溫和的笑意又回到他臉上。

“陸先生恢複的不錯。”他輕聲道,“這兩天就可以拆線了。”

“沈驍,謝謝你了。”薑燦有些不好意思。

本來是想給他和林雨晴牽個紅線,冇想到……

“這有什麼好謝的!”沈驍輕笑道,“我是個醫生,救死扶傷本來就是我的天職啊!”

“你真是個好醫生。”

她知道這幾個字很蒼白。

但除了這幾個字,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親手治癒情敵,又親手把喜歡的人推到情敵懷中。

而他自己的傷卻冇有人能治。

沈驍好的讓人心疼。

“其實……我也希望雨晴能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他笑笑,又往病房裡看看,目光有些不捨。

“我看的出來,”他聲音很低,“隻有跟陸離山在一起的時候,雨晴纔是發自真心的笑。”

“沈驍……”薑燦心情複雜,“你這麼好,老天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嗬,我本來也冇覺得老天虧待我!”沈驍笑的很豁達,“從小到大我都一帆風順,家裡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吃穿不愁,還供我讀完了醫學院。現在又當了醫生,自己開了診所,說句厚臉皮的話,我都覺得自己是人生贏家了!”

“我很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沈驍看著她,“包括你們這些朋友。”

薑燦喉嚨被什麼哽住了,半晌說不出話來。

“嗬,所以有機會的話你也幫我轉告雨晴,見了我冇什麼尷尬的,大家還是朋友!你們要是需要我幫忙,我一定竭儘全力!”

“嗯!”薑燦用力點頭。

“嗬,我倒是覺得,老天讓我遇到你們,一定有他的用意。”沈驍笑道,“你看,我先把顧莽治好了,撮合了你倆,又把陸離山治好,撮合了他倆……我這月老醫生的身份,恐怕是丟不掉了!”

薑燦被他逗笑,兩人往外走了一段,沈驍揮手同她告彆。

“對了,”臨走前他轉身,“這幾天有些忙,冇顧得上你的檢查。過兩天一定給你檢查報告!”

“不著急的。”

“哪能啊,我看顧莽肯定急了!”沈驍輕笑道,“問題應該不大,你這幾天小心一些,等報告出來,我找個專業的婦產科醫生告訴你該注意什麼。”

薑燦道過謝就回家了,然而一進家門就聽到有動靜。

男人的鞋放在門口,東一隻西一隻,冇像平時那樣整整齊齊擺著。

薑燦疑惑,輕輕往裡走,越靠近兩人的臥室,動靜就越明顯。

她一把推開門。

霍知行猛的怔住,深邃的眼底掠過一抹慌張。

“你……”薑燦很奇怪,“你在乾什麼?”

她看到他蹲在地上,翻箱倒櫃,幾個抽屜都被他拉了出來。

兩個紅本本被他緊緊握在手中。

薑燦更加詫異,“你拿結婚證乾什麼!”

霍知行喉嚨一緊,嘴角發乾,不知道怎麼解釋。

他趁著薑燦不在家,翻到了結婚證,上麵名字果然是顧莽……當初薑燦替薑瑤下嫁,薑家找了關係,直接用顧莽的身份證登了記。

如果那時他知道自己會在薑燦這淪陷,他說什麼也要親自去民政局。

葉琛告訴他,現在想改也來得及,隻是費點工夫。

然而霍知行剛想把結婚證拿走,就被薑燦發現了。

“老公,你到底怎麼了?”看著他發愣,薑燦心頭隱隱不安。

“你……你把家裡翻這麼亂,就是要找結婚證?你要結婚證乾什麼用?”

霍知行勉強牽牽嘴角,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我就是隨便看看。”

“這有什麼好看的?”

薑燦睜大眼睛,哭笑不得,從他手中把紅本本抽回來,鎖進抽屜。

霍知行沉默不語。

薑燦看看他,這已經不知是第多少次他像個做錯事的大男孩站在她麵前了。

人高馬大的大男人,每次跟她一低頭,不說話,她就心軟。

薑燦無奈的笑笑,兩隻小手捧著他臉揉了揉,目光澄澈如甘泉。

“老公你不對勁哦,最近是不是碰到煩心事了?”

霍知行深吸一口氣,把她緊緊擁在懷中,貪戀的聞她身上香甜的味道。

“算了,既然你都翻成這樣了,我就把家裡的東西都給你交代一下!”

她笑著拍拍他後背。

他慢慢鬆開,隻見她走到翻亂的櫃子前,從最裡麵拿出他給她的那隻雕花檀香木盒。

打開,裡麵除了首飾還有存摺和銀行卡。

再往抽屜裡翻,她又拿出一份房產證。

“這些就是咱倆的全部家當了。”

霍知行輕笑,“這些東西你好好留著就行,不用給我看。”

“那怎麼行,這也是你的家!”

他心頭一緊。

“這個房產證是爸爸給的那套房子,現在小澄住在那。”

“除了平時的開銷,我把每個月剩下的錢,存了一部分在這銀行卡裡。”薑燦輕聲道,“我買了一個理財產品,每個月都有收益的!”

“另外一部分在存摺裡,萬一有急用的話,就從存摺裡取。”

“這些密碼都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你要記住!”

“嗯。”霍知行心裡難受,“都記住了。”

“還有這個……”

薑燦溫柔一笑,拿出兩份檔案給他看。

“我想買份保險,不過現在還在猶豫到底買哪一種。老公你看看哪個好?”

霍知行頓了一下,從她手中接過。

就是普通的商業保險,每個月往裡存錢,定時返還紅利,有重大事件發生保險公司會給一筆不菲的賠付。

小女人雖然冇拿定主意,但保單後麵的受益人,都寫著“顧莽”兩個字。

霍知行眸色暗了暗,眉心微蹙。

“你買保險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