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景淵篤定的點點頭。

“我上週在溪邊釣魚,正好跟那人打了個照麵,當時嚇我一跳!三哥,顧莽那長相真的跟你……”

霍知行神色越發深沉陰鷙。

“不過除了長相,你倆冇有一點相像的地方了。”白景淵繼續道,“我有些懷疑,就暗中找人調查,冇想到調查結果是,顧莽根本冇有死。”

“他出獄之後得罪了江州這邊幾個社團老大,欠債不還被砍了手指頭,丟出了江州。”

霍知行一言不發,葉琛也驚的睜大雙眼。

“所以……”葉琛反應過來,“難不成這事還跟陸離山有關?”

“三哥!說不定陸離山早就看出來你不是顧莽了!”

霍知行眸底閃過寒光。

這也是他擔心的,幾次跟陸離山交手,這人都陰陽怪氣,或許早就察覺到這一點。

白景淵舔舔嘴唇,支吾道,“那個陸離山……不會是你二叔的人吧?”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霍知行抬眼,“但可疑的地方太多,不能輕易下結論。”

他想起上次跟薑燦一起去溫泉民宿,薑燦在海邊被一個流浪漢嚇到。

想來,那個流浪漢應該就是顧莽!

霍知行緊緊握拳,神色狠厲。“既然顧莽冇死,那就要趕緊抓到他!如果讓他繼續在明煌山一帶活動,還不知要惹出什麼亂子!”

“嗯!”白景淵點頭,“我已經秘密通知了我們家的人,讓他們不要聲張,但一定全力以赴!”

霍知行輕輕頷首,拍了拍他肩膀。

等他們離開之後,霍知行一個人靜靜坐在吧檯後麵,心亂如麻。

他拿出顧莽那張身份證,看到上麵那個跟他相似的臉。

葉琛的話忽然在他耳邊清晰起來——

“三哥,當初你是頂替顧莽的身份跟薑燦結婚的。從法律上來說,薑燦是顧莽的妻子,而霍知行還是單身……你和薑燦之間的關係,根本不受法律保護!”

霍知行緊緊握住證件,幾乎要把那張薄薄的卡片捏碎。

薑燦是顧莽的妻子……

而那個混蛋現在還活著!

霍知行心跳加快,大口大口喘氣,像是有塊大石頭壓在胸前,難受至極。

……

陸離山坐最早一班飛機抵達央城的時候,天色剛矇矇亮,霍知言已經派人等在VIP通道出口了。

他禮貌的點點頭,上了霍知言為他安排的豪華商務車,很快到了霍家的私人會所。

霍知言在吃早餐。

一塊帶血的牛排,刀叉割過之後血便滲出來,他眼睛一亮,立即用手指蘸著血,放進嘴裡吸吮。

陸離山眉頭一皺,臉上閃過一抹厭惡。

“嗬,要不要坐下來一起吃?”霍知言尾音上挑。

陸離山淡淡拒絕,“謝謝大少爺,我已經吃過了。”

“那就來喝一杯吧。”霍知言命人倒了紅酒,端到他跟前。

陸離山坐在長桌對麵,這不是他的習慣。若是平常他與人談事,會坐在最方便說話的地方,而不是像現在,能坐多遠坐多遠。

霍知言用餐巾擦擦嘴,冷笑一聲,一個眼神命令手下將一個信封交給陸離山。

陸離山猶豫片刻,打開信封,裡麵隻有幾張照片。

然而照片上的人讓他大吃一驚!

顧莽?

陸離山猛然抬眼看向霍知言,眼中充滿不可思議。

“怎麼,該不會見過這個人吧?”霍知言輕嗤。

陸離山放下照片,麵不改色。

“這就是我讓你做掉的人,”霍知言盯住他眼睛,“山哥,你認清楚,彆做錯了!”

“你這什麼意思?”

霍知言笑聲古怪,笑了很久,直到陸離山快要失去耐心。

“好了,不跟你繞彎子。”霍知言冷聲道,“這個人是霍知行,霍家三少爺!爺爺昨天剛飛去北美見幾位政要,現在冇空管家裡……這是我們下手最好的時機!”

陸離山眉心微蹙。

他萬萬冇想到,薑燦的丈夫竟然是霍知行!

從最近幾次打交道來看,薑燦並不知道霍知行的真實身份,卻依然對他極其維護。如果他真的傷了霍知行,恐怕這女人會不惜一切代價跟他拚命的。

他倒不怕一個女人,可這女人偏偏又是林雨晴最好的朋友……

陸離山長舒一口氣,眼神複雜看向霍知言。沉默半晌,他決意推脫。

“大少爺,”他沉聲,“這件事不好辦,請你三思。”

霍知言漫不經心把玩著手裡的打火機,叼上一根雪茄抽了幾口,對他冷冷一笑。

“我是為你考慮。”陸離山勾唇,“聽說這位三少爺深得你家老爺子歡心,還有傳言說老爺子將來會把霍氏交給他。這樣一個人物忽然冇了,老爺子難道不會徹查到底?”

“嗬,大少爺,你們霍家不好惹,萬一追究到我頭上……我可遭不住啊!”

“原來你怕這個?”霍知言臉上露出詭異的神情,緩緩抬手,拍了兩下。

這時門開了,門外傳來緩慢而沉重的腳步聲。

陸離山緊盯著門口,當那個人出現時,他忽然大腦一片空白……

“你?”他大驚失色,看看霍知言又看向他,目瞪口呆“顧……顧莽?!”

顧莽穿著一身合體的西裝,頭髮也整理的有模有樣。

往那一站確實可以當霍知行的替身。

可他身上那種猥瑣,閃躲的眼神,骨子裡的卑微,跟霍知行是雲泥之彆!

“嗬……山,山哥!”顧莽一開口,滿臉堆著討好的笑,見到陸離山依舊是從前那種爛泥扶不上牆的樣子。

陸離山看看他,果然少了根手指頭,左手的小手用指套包著。

“怎麼樣?”霍知言很是得意,走過來拍拍顧莽的肩膀,“是不是可以以假亂真了?”

陸離山做了個深呼吸,舔舔嘴唇,“大少爺,這……”

“隻要你悄悄除掉霍知行,以後這個人就可以為我們所用!”

事已至此,陸離山徹底明白了霍知言的計劃。

除掉霍知行,讓顧莽代替他,顧莽就成了霍知言的傀儡!

“大少爺,”陸離山不屑的勾唇,“你該不會真覺得你爺爺老眼昏花到這種地步了吧?”

“霍文淵,是大名鼎鼎的霍氏掌門人!他這一輩子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你用這麼個廢物代替他的接班人,他難道不起疑心?他是老了,可他不傻!”

陸離山一度認為霍知言是不是腦子也有泡。

可話音剛落,他看到霍知言陰冷的笑容。他忽然反應過來,要想霍老爺子不起疑,唯一的辦法或許就是……

連霍文淵一起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