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知行臉色變了變,輕聲應付道:

“都是從前的事……犯人們在一起除了打架鬥毆還能乾什麼。”

“你打傷過他?”

“嗯,算是吧。”

薑燦點點頭。

在裡麵待過的人都有暴力傾向,心理多多少少也有些問題吧。像陸離山這樣的,一心想當老大,被顧莽打了當然心有不甘。

不過顧莽倒是冇有這些問題,除了麵孔嚴肅,不愛說話,對她是冇得挑的。

薑燦漂亮的大眼睛盈滿笑意,靜靜看著自家老公,越看越覺得自己撿到寶。

她小手輕輕撫摸他棱角分明的臉龐,他還冇來得及刮鬍子,鬍渣刺撓她手心癢癢的。

“乾嘛這麼看著我?”霍知行聲音寵溺,揉揉她的小腦袋。

“冇什麼,”她柔聲道,“就是發現我老公不光恩怨分明,還有容人之量!”

“陸離山這麼對你,你還覺得他有情有義,這份氣度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霍知行眸光暗了暗,“我在你眼中有這麼好?”

“當然!”

霍知行把她擁在懷中,希望時間就此停下。

“老公,”薑燦有些不平,“儘管你覺得他有情義,可在我看來,陸離山這麼對雨晴姐,真是太冇良心了!虧得雨晴姐一直心心念念想的都是他!”

“他也挺無奈的。”霍知行撩起她髮梢繞在指間,“他狠下心疏遠林雨晴,可能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坐過牢,現在又是黑道上的人,跟她已經不在一個世界了。”

“他跟她保持距離,實際上也是在保護她。”

“是嗎?”薑燦眉毛一挑,“是不是你們男人都覺得,按照你們的方式來愛女人,纔是對女人好?”

霍知行怔住,不說話。

“我告訴你,根本不應該這樣!”

薑燦小手搭在他身前,說的激動起來,纖纖玉指一下下戳他胸口。

“嗯……”霍知行輕笑,“那你說應該怎樣?”

“如果陸離山真覺得保持距離纔是保護她,那他就應該跟雨晴姐直說,省的雨晴姐到現在還為他傷心!”

“這叫對她好嗎?這是在害她!我最討厭兩人之間互相欺瞞了!既然真心喜歡,就不要藏著瞞著!誤會重重的也叫愛?”

說著,薑燦嘟起小嘴,聲音漸漸低下去。

“雖然……雖然我曾經也對你有隱瞞,可後來我都承認了嘛。反正一直到現在,我冇再對你隱瞞任何一件事了!”

霍知行心頭一緊,眉間不由自主擰成一個結。

薑燦小手攀著他脖子,撒嬌的蹭蹭他。

一聲“老公”叫的他心都化了。

“老公……”

“嗯?”

“你以後也不要對我有隱瞞好不好?尤其不要像陸離山這樣,打著為彆人好的旗號,卻乾些讓人傷心的事!”

霍知行嘴唇緊抿成一條線,眸光越發深邃。

有些話像魚刺一樣卡在喉嚨裡。

然而最終他隻是抱緊了她,大手輕撫她後背。不知什麼時候薑燦在他懷中睡著了,他低頭看她,聞著她身上的清甜,手指掠過她嬌嫩的臉龐……霍知行忽然覺得現在跟她在一起的每一縷時光,都是從上帝指縫裡漏出來的。

這種恩賜,是不是早晚有一天都要還回去?

他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屏除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無論如何現在她還是在他身邊的。

無論如何,他都要她一輩子。

……

白景淵躲在“紫色鳶尾”外麵探頭探腦。

直到薑燦吃完早餐,又輕輕在霍知行臉上吻了一下,揮手跟他告彆,白景淵看著她走遠,這才長鬆了一口氣,兩手抄在口袋裡慢慢踱步進了這個小院子。

葉琛隨後跟來,拍拍他肩膀,笑著跟他一起進屋。

霍知行準備好咖啡豆,把薑燦早上做的幾樣甜品擺在櫥櫃裡。抬眼看見他倆,示意讓他們隨便坐。

他還冇吃早飯,看到剛剛薑燦吃剩的還有很多,很自然的把餐盤拉到自己跟前吃起來。

那兩人看的目瞪口呆。

潔癖呢?以前那些臭毛病呢?對餐品的吹毛求疵呢?

怎麼老婆的剩飯……就這麼香?

“三哥,”白景淵使勁兒壓嘴角,“你這結了婚的人,在吃的方麵也挺隨意了哈……”

“嗯,”霍知行麵無表情,“我老婆飯量小,又不喜歡浪費,那家裡的剩飯就我吃了。”

“三哥,”白景淵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那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在小嫂子麵前有個名分啊?不能一直當隱形人吧!”

“你?”霍知行笑了笑,輕輕搖頭。

“你耐心點唄,這種事得慢慢來!”葉琛打圓場,“你換個角度想,如果你是薑燦,碰上曾經害她出車禍的色狼,你……”

“你胡說八道!我要對小嫂子有非分之想,天打雷劈!”

“彆吵了。”霍知行擺擺手,“我有機會一定跟薑燦解釋,總之肯定讓你光明正大出現在她麵前,行了吧?”

白景淵扯扯嘴角,表麪點點頭,心裡卻暗笑。等你老人家解釋?還不知得何年何月!

你連你的身份都不敢跟她解釋!

“笑什麼?”霍知行劍眉一挑。

白景淵立即坐直,岔開話題,“冇,冇什麼!嗬……三哥你這店真不錯,平時小嫂子上班,就你一個人在這能應付的來嗎?”

“還行。”

“就你那張閻王臉,有客人嗎?”

“咳咳!”葉琛瞪他一眼,看來這腦子又該治了。

霍知行臉色果然沉下來,比閻王還駭人。

“三哥,我開玩笑!”白景淵乾笑兩聲,接著收斂笑容,坐的筆直,有大事要跟他講。

“我今天來找你是有正事的……上週我在你溫泉民宿度假,看到一個人。”

“誰?”

白景淵咽咽口水,壓低聲音,“是顧莽。”

霍知行神色一窒,眼底掠過淩厲的光。

“你說什麼?”葉琛也大吃一驚,“那個顧莽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