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網 >  花昭 >   第1245章 集體中毒

-

獲取第1次

小韓也冇聽見冇看見,潘麗珍把藥下在牛奶裡,也冇聲音,她更不會自己說出來。

葉名皺眉:“現在要麼提前公佈他們的陰謀,阻止事情發生,要麼就等一等...”

提前把金家的陰謀抖開,能省一些麻煩。

關鍵是能救下兩個孩子...

但是對於敵人的孩子,他缺少同情心。

他不用花昭做選擇,自己又說道:“算了,我們還是等一等,等到他們來找我們對質再公佈。”

到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才能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花昭也是這麼想的....

既然現在葉名自己說出來,就不用她當惡人了。

“冇什麼事了,我回去休息了。”花昭伸個懶腰道。

今天請了十幾個人來,親手做了兩桌飯,她要趕緊洗洗身上的油煙味。m.

“你可真是心大。”葉舒無語地看著她。

她掃了一眼狼藉的院子,心疼地都在滴血。

那麼多花花草草啊,有些真的是她和花昭親手種下去的。

看著荒蕪的庭院變成漂亮的小花園,真跟養個孩子似的開心。

之前誰踩壞了草坪,誰摘了朵花她都心疼。

現在好了,被人連根拔起渣都不剩,她就不心疼?

還有她閣樓裡那些奇異的花草,肯定都是花昭的心血,被人連盆端走了,她怎麼冇事人一樣?

養氣功夫如此厲害了?

花昭笑道:“怕什麼,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你也快回房間好好開心一下吧,大寶子天生的富貴命,高興吧?”

葉舒頓時笑了。

確實,簡直開心死了!

再也不用半夜惆悵了!

花昭笑笑回房間了,洗漱過後趕緊聯絡被搬走的花花草草。

它們已經到了城外一個什麼機構裡,所有花草,都被擺到了一個廠房樣的空間裡。

地方夠大,倒是裝得下。

一群白大褂走了進來,直奔花昭閣樓裡那些奇異的花草。

有人驚奇,有人帶著手套摘果子、摘葉子、摘根莖,拿走化驗去了。

也有人圍上了玻璃罩裡的金皮樹。

這個一看就是重頭戲,冇有人動。

許多人都看向門外,似乎在等什麼重要的人物。

冇一會兒,大門打開,一個50多歲的男人走了進來。

花昭眼睛一眯,她認識這個人。

她四處參加聚會,已經認識了圈子裡所有人。

這是汪家人,汪老的長子,汪偉。

這樣...就不奇怪了。

當初汪家人指使許潔撞牆自殺,想把葉名拉下馬呢。

“東西都在這了?”汪偉問道。

“都在這了。”簡博文說道:“不過事情出了點意外,花昭說如果7天之後花草不能原樣交回,就照著這個賠償。”

他把鐘老記得價格遞了上去。

周圍人看見頓時大罵。

“冇見過錢嗎?要這麼多!”

“一個破繡球值5000?我家也有,好幾顆呢,我賣她!”

“我家有這個,有很多,1000一棵我能賣到她破產。”

“100萬一棵?這是人蔘果樹嗎?”

“這是鐘老定的價。”簡博文沉聲把今天花昭請了一屋子大佬作證的事情說了。

所有人頓時閉嘴。

汪偉把單子遞給其他人,說道:“大家下手都清點,彆弄死了,到時候原樣還她就是了。”

“真還啊?”有人立刻小聲問道。

他們費了這麼大功夫,好不容易饒了偌大個圈子,跑到港城,請了安大師,找了金家,偷偷跟金承望達成協議,才找到機會把這些東西都弄到手。

不把花昭藥酒的秘密研究出來,就把東西還回去?

“該留的,當然要留下。這些普通的就冇必要了。”汪偉道。

“是是是,您說的是!我怎麼冇想到呢!”立刻有人討好道。

“可是到時候怎麼辦?100萬一棵賠她?這裡可是有100多棵,加起來一億多...”有人小聲道。

汪偉皺眉:“到時候再想辦法,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研究這些東西!如果誰能把提取藥酒的植物找出來,工藝找出來,獎勵100萬!”

一句話讓眾人的熱情頓時高漲,冇人再去管到時候汪偉怎麼賠錢,他們隻想著自己怎麼賺錢。

汪偉站到玻璃罩子前,端詳裡麵的植物。

被重點保護的,嫌疑當然最大。

立刻有人上來道:“我把它打開?”

“不要。”有人反對:“我覺得照著它肯定是一種保護,也許它不能接觸外麵的空氣?”

眾人頓時一臉“你在說人話?”的表情。

什麼綠色植物是不接觸空氣的?

這玻璃罩子保護它,可能是怕它被磕磕碰碰了。

兩種意見吵了起來。

汪偉突然道:“打開它。”

聲音立刻消失了,有人上前小心翼翼地拿下玻璃罩。

冇什麼事情發生。

就有人上前過來采集樣本,摘幾片葉子,刮點樹皮什麼的。

但是金皮樹這種東西,離它近了都不行。

特彆是晃動它的枝葉,它上麵帶毒的毛細纖維頓時飄蕩起來。

而花昭養這棵,纖維尤其多。

緊緊貼著小樹摘葉子的人突然感覺自己的鼻子有點癢,有點疼,他突然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一口氣吹得滿樹葉子亂顫。

他的頭也不小心碰到了幾片葉子上。

這可毀了。

“啊啊啊!”男人頓時滿地打滾,慘叫起來。

嚇得所有人飛快後退。

有膽子小的直接跑出大門外了。

汪偉被人保護在身後,退了幾大步,倒是很快鎮定下來。

“趕緊看看他怎麼回事?”

冇人上前,用眼睛看就行了。

男人的額頭已經紅腫,一看就是中毒了。

但是隻是紅腫了一點,他怎麼叫得像被潑了硫酸似的?

“你怎麼了?”汪偉喊道。

“疼疼疼!好疼啊!啊啊啊!”男人拚命喊道。

也許是喊得太嚇人了,太讓人感同身受了。

突然有人道:“我怎麼感覺也有點疼?”

“我嗓子疼。”

“我鼻子疼。”

“哎呀我怎麼流鼻血了?”有人摸了一把頓時驚恐地喊道。

汪偉也感覺自己嗓子疼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覺越來越疼,喘不上氣似的。

“我們肯定是中毒了!趕緊把花昭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