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鍋店的人越來越多。

有幾個大學生頻頻向他們這邊張望。

“你們看到那邊坐的男女了嗎?男的長得好帥啊,女生長得真的好漂亮啊,不會是明星吧,好養眼啊。”

“男帥女靚,剛剛還被餵了滿滿一碗狗糧,還冇有吃飯,就已經吃撐了。”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真是閃瞎我的雙眼,我已經完全拜倒在他西裝褲下了。”

“那個女人看穿著像是學生,不會是傍上大款,出來賣的吧?”

“……”

周圍很多人議論紛紛,蘇安染今天穿著白襯衫,牛仔褲,一雙白色板鞋,紮著簡單的馬尾,看上去朝氣蓬勃的模樣。

一位學生掏出手機,對準兩人,按下快門鍵。

當她抬眸的時候,正好迎上一雙幽深的眼眸,她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

男人那一雙冇有溫度的眼眸,逼仄駭人……

“那個,那個……”女孩意識到她可能做錯了什麼。

她剛剛隻是覺得兩人在一起的畫麵很溫馨,他們一舉一動就像是畫卷一般,她忍不住掏出手機記錄下這美好的瞬間。

傅司寒緊繃著一張臉,他最討厭彆人拍照,之前有一個不懂事的記者,拍下他的照片,第二天,那家電視台就從雲城消失了。

傅司寒的目光透露著九幽之下的冰冷掃向女孩。

女孩一步步走到傅司寒麵前,顫顫巍巍開口,“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拍你們的,真的是很抱歉,我馬上就刪掉。”

“慢著,我看看。”傅司寒聲音很淡。

女孩將手機遞到他手中,不停地吞嚥著口水。

太嚇人了,這個目光簡直太嚇人了,男人的眼眸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隻是看一眼,就能徹底被吸進去。

那裡麵是無儘的冰寒,那是一種發自內心肺腑的畏懼。

“我隻拍了這一張,真的隻有這一張,如果您介意的話,我現在就刪掉。”女孩一邊說著,一邊想要按下刪除鍵。

“慢著!”傅司寒開口。

女孩怔在原地,久久回不過神來。

她都說了要刪除了,這個男人還想要這麼樣?

傅司寒掏出一張支票,遞到女孩麵前,“我買下這張照片,多少錢,你隨便寫。”

女孩吞嚥著口水,還冇有從剛剛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

什麼意思?

買下她這張照片?

這反轉……也太快了吧!

難道這就是傳聞之中的柳暗花明?

“不要錢,不要錢,就當我送給你們吧。”女孩笑了笑。

傅司寒隨手在支票上寫上一百萬,遞到女孩手中,“這是你應得的。”

女孩看到支票的時候,險些驚掉了下巴。

一百萬?

一張照片值一百萬,她可以,她還能多拍幾張。

彆說是一張照片了,哪怕是她把手機給他也可以,正好她手機裡麵還有花唄冇有還。

她從未想到,有一天,還能靠一張照片發家致富奔小康!

同樣吃驚的還有蘇安染。

拍個照片幾百萬,怎麼不讓她去拍?

彆說是一張了,今晚不睡覺,隻要傅司寒發話,她保準能給他拍出想要的照片。

她第一次相信,天上真的有掉餡餅的事情,而且還是那種砸不死人的餡餅。

蘇安染眼巴巴看著女孩興奮離開。

傅司寒望著照片,唇角幾不可查地勾起。

站在一旁的陸川,看著九爺盯著一張照片,眉開眼笑的模樣,不可思議的搖搖頭。

這還是他所認識的九爺嗎?

為什麼九爺在認識蘇小姐之後,所做的事情,他越來越猜不透了呢?

“傅司寒,我吃飽了。你呢?”蘇安染悠悠開口。

這個男人一直都盯著手機看,她從未想過傅司寒如此自戀。

“我吃好了。”傅司寒悠悠站起身。

蘇安染和傅司寒上車之後,蘇安染看向在前麵開車的陸川,“陸先生,麻煩送我回家。”

隨後,她將地址說出來。

靠著窗,她看向外麵的風景,不知道是最近這幾天有些疲勞,還是剛剛吃得太飽的原因,蘇安染睡著了。

她的頭靠在傅司寒肩上,傅司寒望著她精緻的臉頰,那如蒲扇一般濃密捲翹的睫毛在燈光下微眯著,看上去很乖巧。

那一張如櫻桃般的嘴唇微張著,像是在等人采擷。

傅司寒情不自禁低頭,在她唇畔上落下輕輕一吻。

陸川透過後視鏡看向九爺,老臉一紅。

這是九爺?

不,剛剛一定是幻想。

“九爺,去哪?”陸川不知道現在是回彆墅,還是回蘇安染家。

傅司寒涼薄的目光投來,“你說呢?”

“回彆墅嗎?”陸川再次確認一遍。

他知道不能惹怒九爺,可他也不想惹得蘇小姐不開心。

蘇安染現在在九爺心中的地位,遠遠超過她。

“難道去你家?”傅司寒清冷的目光陡然傾瀉出鋪天蓋地的壓迫感,語氣也瞬間沉了下來。

陸川吞嚥著口水,冇有說話。

很快,車子就到達怡海翠庭彆墅。

蘇安染睡得正香,冇有醒來。

“九爺,您回來了。”仆人站在門口恭敬開口。

“噓。”傅司寒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周圍鴉雀無聲。

蘇安染往他懷中不斷蹭了蹭,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繼續入睡。

彆墅內仆人看著九爺抱著蘇安染進房間,從此對她又敬重幾分。

這麼多年以來,蘇安染是九爺第一個帶回家的人,還親自抱著她回來。

她們難得看到九爺還有如此溫柔的一麵。

其他女人連碰觸九爺的機會都冇有,更不要說被九爺抱著回來?還擔心她被吵醒,不讓其他人驚擾?

之前他們還擔心九爺不喜歡女人,擔心他是個彎的,現在看來,是他們想多了。

九爺很正常!

一直都很正常!

隻是他一直都冇有遇到那個對的人罷了!

翌日

不到清晨,蘇安染翻身的時候,好像碰上什麼堅硬的東西。

難道又撞牆了嗎?

“嘶~好痛。”她摸了摸頭。

當她不耐煩往旁邊推了推的時候,燙人的溫度在她掌心傳來。

她繼續摸了幾把,牆怎麼還有溫度?怎麼還有心跳的聲音?

“摸夠了嗎?”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頭頂傳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