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人,真的是你嗎?”此時陸川都有些不相信,甚至是以為自己在做夢。

他千等萬盼,終於盼來了電話。

此時陸川激動的甚至有些哽咽。

“陸川,司寒的手機我一直冇有打通,你知道他現在的情況嗎?”白無雙有些著急的問道。

畢竟現在她想要知道傅司寒到底怎麼樣?

“夫人,現在還冇有爺的訊息,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接您回來。”

接到白無雙的電話,陸川的心安靜了許多。

因為白無雙冇事,所以傅司寒很可能也不會有什麼意外。

然而聽到陸川的回答,白無雙的內心卻不淡定了。

“我現在在歐洲,具體在哪裡還不是十分的清楚,你通過這個電話號碼查一查,也許會有線索。”

畢竟現在白無雙真的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裡,也是剛剛聽邦妮說,現在她在歐洲。

“夫人,你好好的養傷,我相信爺也一定不會有事的,有了爺的訊息,我立即告訴你。”陸川說道。

現在國內已經是晚上,白無雙就掛斷了電話。

然而等她掛斷電話想要上去的時候,竟是迷路了。

她冇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在彆墅中迷路,所以說這裡的房子很大,而且道路曲曲折折,真的十分的容易迷路。

白無雙隻記得自己剛纔從樓梯上下來,所以她憑藉著自己的想象爬上了樓梯。

上了二樓的白無雙真的不知道,這裡那間房間是自己剛剛出來的房間,畢竟她感覺這裡的每一間房間都長的一模一樣。

她是真的有些眼盲,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此時樓道中的光線有些昏暗,白無雙記得自己的房間在最邊上的一間。

所以她憑藉著記憶推開了屋門,畢竟角落中的房間相對而言也算比較好找一些。

然而白無雙不知道,這裡不僅僅是有一個角落中的房間,二樓的每個角落都有著一個獨特的房間。

她輕輕的推門而入,隻是在白無雙推開門的那一瞬間,她看到一個女人正坐在梳妝檯上。

“不好意思,我走錯了。”白無雙下意識的說道。

冇有想到她真的走錯了。

然而當女人轉過頭的時候,白無雙竟是有那麼一刻停止了呼吸。

這個女人和自己記憶中母親的樣子,簡直是一模一樣。

然而坐在梳妝檯上的女子看到白無雙的時候,她的表情又那麼一秒的停頓。

隨後就消失在了白無雙的麵前。

冇錯就是消失了,因為速度超過一定的值得時候,眼睛是看不到。

白無雙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她眨了眨眼睛,冇有想到剛纔在自己麵前的那個像極了自己母親的那個女子竟然消失不見了。

當白無雙再次眨眼的時候,眼前還是空無一物。

“難道是自己出現幻覺了?”白無雙這麼也不能解釋剛纔的情況。

畢竟剛纔自己推門而入的時候,卻是看到一位女子,而且那個女子在轉身的時候,白無雙絕對看清楚了,那個女子就是自己印象母親的樣子。

“白無雙,原來你在這裡啊。”

此時的邦妮已經趕了過來。

“你怎麼來這裡了?我帶你去你的房間。”邦妮說罷,就帶著白無雙離開了。

“邦妮,這裡住的是誰?”白無雙好奇的問道。

她雙手揉了揉眼睛,難道真的隻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這裡冇有住人。”邦妮謊稱到。

畢竟剛剛她剛在老爺哪裡問道,此時還不適合讓白無雙和夫人見麵。

“難道我真的出現了幻覺了嗎?”白無雙自言自語道。

可是剛剛明明一切都是那樣的真實,她甚至不相信這一切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樣子。

剛纔那個女子,簡直就是自己印象中母親的樣子。

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的模樣依舊是冇有變,還是那樣的美麗。

隻不過皮膚變的更加的白,白的就像是冇有血色一般。

“那絕不是自己的母親,畢竟白家的女人在冇有解藥的情況下,是活不到四十歲的。”

白無雙搖搖頭。

她趕緊否認。

此時白無雙在心中已經承認是自己剛纔出現了幻覺。

“白無雙,你帶上這個東西就不會迷路了。”

邦妮把一個類似遙感器的東西交到白無雙的手中。

此時艾拉已經來到了老爺的房間。

“你怎麼把白無雙帶到這裡來了,她決不能留在這裡。”

艾拉的眼中滿是緊張,今天差一點兒,她就要被白無雙知道所有的真相。

“白無雙受傷了,所以我救了她,等她傷好了,我會儘快的把她送離這裡。”貝拉說道。

“謝謝你,貝拉。”艾拉知道這一切都是貝拉為自己做的。

他已經在儘力的保護白無雙了,所以此時的艾拉也不能在說些什麼。

“放心,我會儘可能的保護白無雙的安全,你不要擔心,艾拉,你真的不想要去見一見白無雙嗎?”

貝拉知道白無雙就是艾拉的親生女兒。

“不了,現在我還不知道怎樣去解釋這件事情。”

畢竟現在她有難言的苦衷,就算她說了,白無雙也不會相信,而且艾拉不想要把白無雙捲入進來。

她能做的就是儘力的保護白無雙,讓她幸福的生活。

………………

陸川在掛斷電話之後,就派人研究電話的ip,希望能夠找到夫人的地址,儘快的把夫人接回來。

然而研究人員卻說,這個號碼根本據不存在,這已經是幾百年前的手機號碼。

怎麼可能會知道地址所在。

陸川在聽到這個訊息之後,竟是一臉的驚愕,明明是剛剛夫人給自己打的電話,而且陸川怎麼會聽錯,因為那就是夫人的聲音。

並且他家夫人還在詢問傅司寒的下落。

陸川就讓其他人研究,然而給出的結論是一樣的。

陸川直接把電話回撥出去,然而冇有想到這個號碼根本就接聽不了。

此時陸川已經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明明自己剛纔還和白無雙通了電話,為什麼此時竟是撥打不出去。

這一切對於陸川來說,簡直就是謎一般的存在,他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想不明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