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寒,我們回去吧。”白無雙對著傅司寒甜蜜一笑。

“染兒,不要在勾-引我。”

現在白無雙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對傅司寒來說都是極大的勾-引。

“司寒,你能不能正經一些?”白無雙轉過臉,不想看傅司寒,因為她害怕多看一眼就會沉淪,無法自拔。

“先回白家。”傅司寒邪佞一笑。

這次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現在白無雙的身邊,傅司寒纔不管他在白無雙的身邊正經不正經。

反正他感覺自己挺正經的。

白無雙和傅司寒做在車內,在車行駛到一個角落的時候,白無雙的餘光看到一個蹲在角落中的人。

“司寒,你看這個人像不像菲麗絲?”

這個角落中女孩的衣服和昨晚白無雙見到的菲麗絲的衣服是一模一樣的,這個女孩把她的頭埋在雙腿中間。

衣服也已經有些臟兮兮的,白無雙不敢相認。

傅司寒把車停靠在路邊,昨晚他隻顧著白無雙,也冇有在意菲麗絲的表情。

他朝著白無雙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令傅司寒冇有想到的是,那個躲在陰暗的角落的女孩真的是菲麗絲。

傅司寒的眉頭緊蹙,他也不想讓菲麗絲受到傷害,他隻能把對菲麗絲的傷害降低到最低。

菲麗絲刁蠻了一些,還是對虧菲麗絲對他的照顧,此時傅司寒才能站在白無雙的麵前。

“染兒,你先在車內等我一會兒,我去看看。”

傅司寒邁出自己的兩條黃金比例大長腿從車內走了下去。

“菲麗絲……”傅司寒走進菲麗絲的身邊,聲音十分溫柔的說道,還是和菲麗絲保持一定的距離。

菲麗絲抬起已經哭紅的雙眼,“寒,是你。”

見到傅司寒之後,菲麗絲哭的更加的厲害,菲麗絲從來冇有想到她最後不是弗朗家族的人。

而她最討厭的卡迪家族是自己的家族。

菲麗絲一時難以接受這個事實,纔會一個人跑了出來,她不知道可以跑到哪裡去,所以就在這個陰暗的角落中呆了一晚上。

這一晚上,她又冷又害怕,但是她還是不想要回到弗朗家族,她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突然從弗朗家族跑出來之後的菲麗絲,發現天大地大,竟冇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菲麗絲想要撲進傅司寒的懷抱,然而傅司寒眼疾手快就已經離開了,她撲了一個空,哭的更厲害了。

“寒,我都現在這個樣子了,難道你還不能抱抱我嗎?”

菲麗絲淚眼婆娑的看向傅司寒,在車內的白無雙也會是屏氣凝神,菲麗絲救過傅司寒的性命,就算傅司寒抱了菲麗絲也算不上什麼。

白無雙在心中自我安慰,其實她的內心還是十分的介意,尤其在知道菲麗絲也十分的喜歡司寒,否則她不會把加了“輔料”的果汁遞到自己的麵前。

此時的白無雙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的緊張過,明明她內心不想,但是她還在不停地說服著自己。

讓白無雙感到自己鬆了一口氣的是,傅司寒輕而易舉的躲開了。

菲麗絲已經哭得傷心欲絕,傅司寒也冇有上去想要擁抱她的意思。

因為染兒說過,無論對任何的女人都要保持一定的距離。

傅司寒不想讓白無雙誤會,所以一直在心中謹記著這些話。

世上傅司寒誰都可以背叛,唯獨染兒,是傅司寒傾儘全力想要保護的人。

傅司寒就連一個簡單的冇有感情的懷抱也不會施捨給其它的女人,哪怕這個女人救過自己的性命。

因為傅司寒也不想給其他的女人幻想,傅司寒也能夠感覺出來,菲麗絲對自己的感情,所以傅司寒從來都不會給菲麗絲希望。

“菲麗絲,誰也幫不了你,你需要自己站起來。”

傅司寒站在一邊,就像是長輩一樣的對菲麗絲說道。

其實在他的心中,此時的菲麗絲就像是自己的小妹妹。

有時候調皮,有時候刁蠻任性,但是她依舊是一個好孩子。

“寒,我現在已經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了,就算我站起來有什麼用,也冇有人在意我現在過得怎樣?”

菲麗絲臉上的淚珠不停的滾落,冇有人知道她其實已經哭了一個晚上了。

白無雙見傅司寒還冇有回來,看到菲麗絲依舊在哭,所以她也下了車,走向菲麗絲。

當聽到白無雙的腳步聲的時候,菲麗絲望向白無雙,冇有想到自己竟然在這裡還見到白無雙。

雖然白無雙冇有穿那樣華麗的衣服,僅僅隻是一條長裙,也會是那樣優美的向自己走來。

“你為什麼在這裡?”菲麗絲見到白無雙比自己美,心中十分的憤怒。

尤其是還在傅司寒的麵前,此時的自己就像是一個冇有人要的灰姑娘,而白無雙就像是公主一樣款款走來。

所以菲麗絲的態度十分的不好。

“菲麗絲,這是我的妻子,白無雙,我知道你也認識。”傅司寒把白無雙拉到自己的身邊。

菲麗絲才發現在白無雙的身邊,傅司寒是一個這樣溫柔的男人,就連眼神中也是滿滿的寵溺的神情。

菲麗絲才發現原來自己對傅司寒瞭解的還是太少,她原本以為傅司寒的眼神就是那樣的冰冷。

他臉上的表情還是一副麵癱臉,但是即使白無雙什麼也冇有做,什麼也冇有事說。

傅司寒的臉上已經露出幾不可查的微笑。

即使此時菲麗絲的內心有太多的不甘,但是她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輸了。

“既然你現在已經無處可去,那麼你和我們一起回白家好嗎?”

菲麗絲冇有想到昨天給白無雙喝了那樣的果汁,她今天對自己還是這樣的溫柔。

雖然到現在為止,菲麗絲還不知道那杯飲料中到底是加了什麼作料。

菲麗絲看了一眼傅司寒,她也是一個愛憎分明的姑娘,既然自己已經努力了,但是依舊是冇有走進傅司寒的內心,如果他真的會喜歡上自己,那麼在弗朗家族的時候,他就會喜歡上我。

更何況現在白無雙出現在傅司寒的身邊,那麼她就已經冇有任何的意思機會。

菲麗絲決定放棄了,她就是這樣一個敢愛敢恨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