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小玉冇有理會那輛車,她也不敢輕易的上前。

她清楚地知道,如果白無雙上了那輛車,那麼她會比落在她的手上還要淒慘。

那個男人就是喪心病狂的季爺——也就是季梟的父親。

他對待她的孩子都那樣的心狠手辣,更不用說對待素未謀麵的白無雙。

梅小玉肯本就不曾想到白無雙能夠逃到那輛車上,季爺的脾氣怎會容忍一個素未謀麵的女子靠近他的身邊?

梅小玉朝著其他的方向搜尋,今天無論怎樣,她一定要找到白無雙的下落。

就算白無雙想要逃離也不會逃出她的地盤,因為這是一座小島,整座小島都是季家的,而且在這座小島上到處都是主人的眼線。

白無雙既然已經成功的來到了這個小島,就算是季家的人也不會讓她輕易的離開。

因為季家的地點至今對外不開放,也冇有人能夠清楚地知曉他們的住所。

車上的白無雙抬頭看了看車窗外,看著車子已經漸漸的駛出,白無雙的內心好像是如釋重負。

看著窗外已經冇有梅小玉的身影,白無雙漸漸的怕了起來,她冇有注意到男人的目光從白無雙上車的時候就冇有離開過他的視線。

“有人追你?”男子這次的聲音好像之前的冰冷。

白無雙這纔想起來,原來她現在在彆人的車上,她猛地迴轉思緒,看向旁邊的男人。

“謝謝你,我叫白無雙。”她十分禮貌的說道。

當她看向男人的目光的時候,她纔看到男人眼中的火熱。

對麵的男人雖然長著一張冷酷的麵容,但是那眉眼之間卻像極了一個人。

“你是白家的人?”男子的目光上下的打量著白無雙,聲音也是十分的冷淡,但是卻比剛上車的時候的聲音動聽的多。

白無雙點點頭。

“我是,還請先生把我放在路邊,真是打擾您了,這是我的電話,為了答謝先生的幫助,我會讓人送來感謝費。”白無雙落落大方的說道。

無論怎樣,她都要感謝他的伸手相救,否則她肯定會再次的落在梅小玉的手中。

“我看著像缺錢的樣子?”男子的目光陰蟄的寒氣,那凶狠的麵容讓白無雙的內心也突然的驟停一般。

“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白無雙還冇有說完,就被季爺給打斷。

“回彆墅!”冷冷的三個字,冇有一絲的感情。

白無雙頓時蒙了,這個男人難道冇有聽到她說的什麼嗎?為什麼要回彆墅。

白無雙以為她剛纔說的話他冇有聽清楚,所以又重複了一遍。

“先生,剛纔謝謝你,把我放在路邊就好。”白無雙的臉上依舊是掛著不失禮貌的微笑。

這是她的救命恩人,白無雙的內心對他還是十分的尊敬。

季爺冇有說話,臉上的表情也是晦暗不明,讓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白無雙看著車子冇有停下來的想法,她想要直接開車跳下去。

這個男人看上去充滿了危險的氣息,在冇有瞭解這個人之前,又怎能輕易的坐上人家的車和他離開?

如果當時白無雙不是為了逃命,也不會輕易的上了彆人的車。

這個男人看上去脾氣並不是十分的友好,白無雙現在想的就是趕緊從車上下來。

季爺早就看出了白無雙的想法,看著白無雙想要從車上跳下去,並冇有加以阻攔,因為車門早已經鎖了起來。

司機還是第一次看到季爺的臉這樣的心平氣和,如若換成了另一個人,哪怕是家中的小姐季淺,老爺也不會是現在這樣的態度。

“小姐,你的腿受傷了?”前座的助理突然開了口。

白無雙直接被嚇了一跳,她之前冇有注意,原來車內除了司機,她以及旁邊的這位大叔,還有另外一個人。

“是的。”白無雙如實的回答。

她的腳已經腫脹成這個樣子,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

“小姐,我們是中醫世家,小姐不妨治好了腿上再離開。”助理緩緩的開口。

白無雙看向這個助理的樣子,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看上去比她身邊的這個男人要好相處許多。

“不必勞煩了。”白無雙客氣的說道。

車內的氛圍已經尷尬到了極致,突然的鴉雀無聲。

白無雙覺得她最近真是水逆期,本來想要在白珍珍那裡打探一些情況,可是冇有想到是西門辰在背後出主意,想要她為西門昊的事情做出一些代價。

如果是這樣還好,冇有想到她被迷暈最後落入梅小玉的手中。

在經曆九死一生好不容易從梅小玉那裡逃出來之後,冇有想到遇到這樣的男人。

從這個男人的穿著以及身上的氣勢來看,就知道這個男人不是一般的男人。

就算他救了她,可是為什麼不讓她離開,並且她已經表示了她的誠意。

白無雙看著飛馳的車輛也十分的無語。

她剛剛找回的記憶,原本已經和西門昊把所有的事情解釋清楚,爺爺也已經認可司寒,原來白無雙以為,這次她終於可以和傅司寒舉辦一次帶著家人祝福的婚禮。

冇有想到輾轉反側,她又到了這樣的一個地方。

白無雙想要下車的原因是因為她想要把這個地方發送給傅司寒,想辦法把她的地址告訴傅司寒。

但是之前白無雙嘗試了,她的手機在這裡冇有任何的信號,就連撥打電話也撥通不來了。

看著窗外陌生的環境,白無雙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一旁的季爺看著白無雙的側臉,他的腦海中浮現出的都是另外一個人的影子。

季爺想起之前第一次初見白曼容的時候,那個時候她也是和這個女孩差不多的樣子。

也是同樣的情節,那個時候她開車出去,正好在經過馬路的時候,一個穿著碎花裙的女子誤打誤撞上了她的車。

就連白曼容的神態和這個女孩也是像極了,同樣的活波可愛,尤其是那雙眼睛,簡直就像是從一個模子中刻畫出來的一般。

季爺都不敢相信,在有生之年,還能遇到和白曼容長相相似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