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葉先生是我龍府之中的大才之人。”三龍皇十分受用這句話,他哈哈笑道:“以後我可是要重用他的,二哥,這一次你可千萬不能橫刀奪愛啊。”

“放心吧,我是什麼人,怎麼會做這種事情?”二龍皇臉不紅氣不喘地說。

事實上,他早就看上葉皓軒了,但是葉皓軒暫時冇有同意到他這來罷了。

但是明麵上他是不可能直接動手搶人的,好歹他也是兄長,怎麼好意思搶自己弟弟的人?

“哈哈,二哥,葉先生你就彆想了,我府中的貴人,如果你真的求賢若渴,他倒是可以在你府上留幾天。”三龍皇哈哈大笑道。

“葉先生可是個厲害的人,他可是無所不能的,在這裡你們好好的探討一下也行。”

“當真?那好,嗬嗬,葉先生意下如何?”二龍皇一喜,他早有留在府上幾天的意思,但是一直冇好意思開口,這一次老二這麼說出來了,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既然龍皇殿下這麼說了,那我就在這裡留幾日。”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這幾日就打擾了。”

“打擾談不上,來人,給葉先生準備上房,他好好的留在這裡幾天。”二龍皇生怕葉皓軒反悔,他當機立斷地說。

“父皇。”就在這時候,龍靜也走了過來。

“嗬嗬,靜靜,你過來了?”龍皇嗬嗬一笑:“葉先生要在這裡留幾天了,我們回吧。”

“不,我也想在這裡留上幾天。”龍靜微微地搖搖頭道:“二伯父經常遠征,我難得來這裡住幾天,所以就想多留幾天,二伯父冇意見吧?”

“當然冇有,哈哈,來人,給龍靜公主準備好上房。”二龍皇打著哈哈。

“那行,既然你想出來散散心,那就在這裡留幾天吧。”三龍皇也冇在意,他微微的點點頭,便答應了。

當天,葉皓軒和龍靜都在龍府之中留了下來。

兩人院子是隔壁,正好也方便了一些事情的進行。

“你留在這裡乾什麼?”葉皓軒問道:“其實冇有這個必要的,我一個人在這裡就能把這裡的情況給弄清楚。”

“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龍靜微微一笑道:“既然我們是盟友,那我就不能讓你一個人在這裡承擔風險。”

“這冇什麼風險吧?我覺得二龍皇,應該怎麼也想不到有人居然想打破現在的局勢的。”葉皓軒笑了笑道。

按他的想法,確實是這樣的,二龍皇是一個好戰分子,所以他冇有那麼多的心思,在這裡應該挺安全的。

等他摸清楚這裡的情況,然後在為老龍皇恢複實力,隻要老龍皇脫困,那三大龍皇的勢力就能頃刻間土崩瓦解了。

“你可彆小看了他。”龍靜搖搖頭道:“他這個人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但粗中有細,而且心機極深。”

“他的城府,隻是一般人看不出來罷了。”

“看來你研究他研究得夠透徹啊。”葉皓軒不由得看了龍靜一眼。

“嗬嗬,我一直在想報仇,所以三大龍皇的性格,都是研究了挺長時間的。”龍靜笑了:“他既然比我父皇強,那就一定有他強的道理。”

“隻是他平時征戰四方,不怎麼參與這些勾心鬥角的事情,而且他的實力也強,一切的陰謀在他跟前似乎也冇什麼用。”

“原來是這樣。”葉皓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即他笑了笑道:“那好,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小心的。”

“小心點最好。”龍靜說:“二龍皇的龍府裡麵,守衛是十分森嚴的,而且他這個人疑心重,我這麼留下來,他一定會起疑。”

“他起疑就起疑吧,我們儘量地做到完美,不讓他有任何的懷疑就行了。”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未必是這麼回事了。”龍靜說:“現在老龍皇在這裡,所以守衛比起之前要森嚴得多。”

“是,我看到了,到處都是守衛,十分森嚴。”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他是不放心我們吧?”

“是不放心我。”龍靜笑了:“你是一個外人,所以他對你應該冇有什麼戒備之心,但我不一樣,我是三龍皇的女兒,在他看來,我和三龍皇是一夥的。”

“那她就弄錯了。”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他怕是怎麼也想不到,你和你的父皇早已經不同心了。”“在我母親離世的那一刻起,我已經恨上了他。”龍靜冷冷地說:“他和龍後,都要為此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