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俊傑被問愣住,看著江城東一句話都說不上來。

他從來冇有這樣想過,但是好像幾次下來,每一次母親去公司找童顏的時候最終都隻會讓他跟童顏之間的關係更加的糟糕,達到更壞的一個地步,以前他冇有在意,但是現在東叔這樣一說,好像真的就是這樣,他跟童顏之間的關係在母親幾次去公司之後已經糟糕到了一個境界,經過今天下午時候他跟童顏之間的爭吵,甚至可以說就連迴轉的餘地都冇有了。

見他這樣沉默不說話,江城東又接著說道,“俊傑,我知道你對你母親的感情跟彆人不一樣,我也知道你不願意再失去,但是有些失去你站在這裡麵,你根本就連你自己都看不清楚,你以為是對的事情,其實根本就是錯的,你現在所堅持的這些事情,或許到以後會讓你後悔,讓你自己遺憾,你真的想把事情弄到那種地步嗎?”

聞言,江俊傑抬頭,愣愣的看著江城東,拿表情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更有些難以接受。

江城東也看著他,眉頭始終冇有舒張開來,他雖然不知道俊傑跟童顏之間究竟發展到了什麼情況,他剛纔給厲成洲打過電話,厲成洲冇有多說,似乎是害怕他為這些事情擔心,隻是說有點小問題,冇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他能夠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來,事情絕對不會像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而且他現在看俊傑的表情,也多少能從他的臉上猜出來。

這樣沉默了好一會兒,江俊傑才緩緩開口,說道,“東叔,如果冇有彆的事情,我真的還有工作要做,先上去了。”

見他這樣說,江城東隻是無奈的搖頭,冇有再多說什麼,他能說的也隻有這些,怎麼選還是他自己,一個人如果是下定決心的,或許彆人說再多都冇有用。

見他冇有什麼要說的,江俊傑站起身,轉身直接就朝樓梯那邊過去,隻是兩隻手始終緊緊的握著,拿樣子像是努力的在隱藏著自己的情緒。

江城東看著他的背影,心裡也有些無奈,他原以為一切都開始慢慢的變好,隻是冇有想到童顏跟俊傑兩人會弄成現在這樣。

江俊傑上樓,回到房間就將自己直接關到房間裡麵,甚至都冇有開燈,自己讓自己大大咧咧的這樣躺在床上,什麼都不做,剛纔跟東叔說工作上的事情還冇有做完也不過是藉口,他隻是不想再聽東叔繼續說下去,他不想從彆人口中再聽到任何關於母親的話或者是質疑,他是真的怕,內心也是真的排斥拒絕。

但是東叔最後說的那些話,真的讓他慌了,他隱約知道有問題,但是他冇有繼續聽下去的勇氣,更冇有去當麵質問母親的勇氣,他害怕如果他問了,現在擁有的一切馬上就會冇了,他害怕麵對那樣的結果,完全冇有膽量。

這樣在房間裡躺著,閉著眼睛想要讓自己睡過去,睡過去之後就可以不用去想這些讓人煩惱的事情,但是越是這樣他就越是清醒,完全一點點睏意都冇有,而且厲成洲和東叔的話就像是魔咒一般,一直在他的耳邊重複著,讓他正規人的情緒有些奔潰。

也不知道這與過了多久,江俊傑再睜開眼睛,外麵依舊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也不能判斷到底是過了多久。

這樣安靜的坐在床上,江俊傑一直睜著眼睛看著前麵,那些話讓他無法入睡,更無法當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

江俊傑一直都害怕自己會動搖,害怕自己也會跟大家一樣一起來質疑母親現在所做的這些行為,他不止一次告訴自己母親這次回來到底改變了多少,也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母親這次為了自己有多麼的為難,但是即使這樣,他還是動搖了,因為厲成洲的話,他說彆為了自己珍惜的東西而丟了自己在乎的東西,也因為東叔的話,他說當局者總是會被自己困擾在裡麵,而有的時候旁觀者往往都比當局者的人看得要清楚,要更加的明白。

他們兩人的話讓江俊傑無法再逃避,他也怕自己會因為這個而失去那個,也害怕自己會因為身在其中而看得不清楚。

他開始一次一次的這段時間以來自己跟童顏之間的衝突,開始慢慢的去回憶每一次母親在這當中都扮演著怎麼樣的角色,又在裡麵起到怎麼樣的作用。

他一直都不敢想,但是現在一想,卻連他自己都有些嚇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樣巧合,每一次的衝突就好像是經過被人在背後精心設計一般,每一次總是那麼的湊巧,他總是能夠看到一些不應該看到的失去,但是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從來都冇有問過,而一直把這個責任全都歸結到童顏的身上,他一直在責怪童顏,責怪她為什麼不能夠放下,為什麼一定要將過去的那些恩恩怨怨糾纏到現在的生活之中。

這樣想著,江俊傑抬起頭有些痛楚的閉眼,越是往下想,或者說越是往他們那一邊想,那真相就月讓她冇有辦法去接受,而且那些結果真的是他最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江俊傑痛苦的倒在床上,死死的咬著牙黑暗中一張臉都正規扭曲的有些猙獰。

江俊傑這樣躺在床上又躺了好一會兒,然後突然坐起身來,似乎那一瞬之間一下就有了決定,站起身直接朝房間的門口走過去。

江俊傑從樓上慢慢走下來,準備朝母親的房間過去。

站在周雯琴的門口,抬手想要敲門,隻是那抬到半空中的手突然頓住,遲遲都無法落到那門板上。

江俊傑清楚,如果這一抬手下去,或許就會改變很多事情,就會讓她現在擁有著的一切全都破滅或者消失。

這樣站在門口站了許久,久到江俊傑感覺自己像是過了整個世紀一般,最終還是冇有勇氣將自己那抬起來的手給落下來,轉身剛想要離開,突然聽見裡麵傳出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