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給我住手”在這個時候一個高壯的大漢喊著。

冇錯這個人就是柳雲龍,柳雲龍進場的時機非常巧妙。

就當陳飛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他如天神下凡般的出現了。

陳飛感覺到了事情的微妙之處,“兄弟,你快來,快去看看我的女朋友們”

這柳雲龍聽到了陳非的這番話,也是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

本來陳飛是一個打著幾個人的,可有又能出現了,他也就冇有必要分擔這麼多的壓力了。

隻見柳雲龍,一個左勾拳一個右踢腿,瞬間就把那些小混混給揍趴下了。

這些人看到劉雲龍這標準的身體,也是冇有一個人敢上前來動手的。

陳飛和柳雲龍一起無所畏懼的向前衝著,此時的他們,像入無人之境一般。

而在這個時候,袁靜怡和胡璃那邊。

兩個也是有些身手的,不然也不敢在這江湖上如此猖狂的混著呀。

隻是一直不敢在陳菲麵前表現罷了,可到了現在嘛。

陳飛可是在外麵被人暴打的呀,他麵前又是一個葉龍飛這樣的粗壯大漢。

他們兩個人是絲毫不虛,葉龍飛這樣的人的。

兩人三下五除二就把葉龍飛乾倒在了地上,“讓你欺負我們”

“我們兩個人可都是有些功夫的呀,你現在就給我好好在地上躺著”

此時的葉龍飛聽到這話,也是欲哭無淚呀,冇想到自己一個人居然會被兩個小妞給乾倒在了地上,這可是奇恥大辱啊!

也難怪,為什麼最近,他們敢如此猖狂的出現在他們的對麵,葉龍飛就在地上躺著的時候想出了一個問題。

既然他的兩個女朋友都這麼厲害,那陳飛的實力自然也不差,那很快,陳飛,就會把他的那些人給打趴下來到這個地方,那自己必須得趕緊離開。

萬一被這陳飛突然給趕了過來,那自己必然是免不了一頓暴打的,那既然靠你解決不了這個陳飛,那隻能在投資之上乾掉陳飛了。

“我要讓這陳飛在臨安區永無立身之地,隻要他敢來這地方投資,我就讓他破產”

此時的葉龍飛,心裡隻有這一個念頭,如果這個念頭一直存在,浙江衛視對陳飛的一個巨大的威脅,同時,這說龍飛也是陳飛近段時間最疼痛的存在。

坐在地上的葉龍飛撒腿就跑了,他可不蠢呀。

至於自己的那些人,肯定已經難逃一頓揍了,可他並不想捱揍呀。

不一會兒的時間,陳飛帶著柳雲龍果然趕到了這個地方。

在這個地方,袁靜怡和胡璃則在悠閒的喝著咖啡。

“那葉龍飛冇對你怎麼樣吧?”陳飛關心的對著兩人問道。

“那葉龍飛剛剛有事突然就走了,我看他並冇有對我們動手動腳呀”胡璃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還希望他對你們動手動腳了?”這個地方陳飛有些吃醋,於是回問道。

“哈哈,冇有冇有,那葉龍飛隻不過是來氣你的”

“看他還給我們各自買了一杯咖啡呢,他就是讓我們在這裡等著你”

“他跟我們交代,隻要我們呆在這兒,你就不會受傷,說完她就走了”袁靜怡對著陳飛回答道。

很明顯,這裡袁靜怡對著陳飛說謊了,他不想讓陳飛知道他們兩個人的功夫這麼好,不然那會降低他們在成飛心中的地位啊。

兩個會打架的女孩子,誰會喜歡呢。不過,這些成分還是蠻不在意的,減肥自始至終都是喜歡著他們的內心人格,喜歡他們的聰穎,更喜歡他們的那種活潑的性格。

陳飛看到他們兩個人冇有什麼事情,也是非常掃興的,對著柳雲龍說道。

“兄弟,這次真是麻煩你了呀,麻煩你又跑一趟了”

“哪裡哪裡,你不也幫我再處理我工廠的事情嗎,咱們兩個人這叫互幫互助”

“你主內我主外你負責處理投資的事情,我負責打架,這纔是我最在行的呀”

“這樣我們才能發揮最大的優助”柳雲龍對著陳飛解釋道。

不過這柳雲龍也是看到陳菲的簡訊之後,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此時的肚子還在哇哇的直叫呢。

“哈哈哈哈哈,都冇吃飯吧?我帶你去喝兩蠱”

“好好好,咱們兩個人這麼久冇有聚了,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好就依你”

兩人說完便轉向了袁靜儀和胡璃兩人。

“兩個弟妹,我們還是先送回去吧!不然我們兩個人可能會掃興呀”

這裡劉雲龍也是十分的有趣,他之所以敢在他們兩人麵前這樣說,就是有把握相信他們兩人會讓陳飛晚上出來喝酒。

果然,就如柳雲龍所料。

袁靜怡和胡璃兩人很識趣的回家了。

而在這個時候,陳飛也和柳雲龍轉向了一個酒館之中,在這個繁華的街道裡麵。

像這種,酒館都是24小時不停營業的,這樣能給他們兩個人喝一個痛快的時間。

“唉,最近遇上了一個麻煩的事情,咱們工廠的原料問題,你知道嗎?”陳飛問著柳雲龍。

“咱們的原料有什麼問題啊?我暫時還不知道呢,我看咱們的產品也差不多呀”

“差不多?那可差遠了,本來由我親自設計的衣服,是質量絕對可靠的”

陳飛對著柳雲龍說道。

“你看看現在吧,咱們的衣服可真是為希碎啊!”

“如此不堪,如何打開咱們的市場啊,還有那個李開夫”

“就是上次咱們喝酒的時候,他毛遂自薦的那個他可真是一臉的壞心思呀!”

這,柳雲龍聽著陳飛的這段話也是十分的懵逼。

“怎麼可能存在這些問題啊,這貨出的第一批我都看了,我感覺這些都冇有什麼問題啊!”

“至於你說的那個批發商人,看樣子和外表蠻可靠的呀”柳雲龍有些質疑陳菲的話。

現在著實是冇有必要來進行矇騙柳雲龍的,畢竟所有的東西都是陳飛出資的。

冇有必要拿這些事情來跟柳雲龍較真。

“問題就出現在這第二批貨裡麵呀,這第二批貨是著實的不可靠”

“原料有問題,至於那個李開夫嘛”

“我已經跟她聊過了,他著實的不可靠,在上次的飯局之中,我對這個人的印象極其不好”-